刚刚更新: 〔天庭最牛系统〕〔盛世独宠:黑帝的〕〔千亿宠妻〕〔邪王独宠:纨绔异〕〔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甜妻逆袭,霸道老〕〔Hello,小甜心〕〔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飞穹剑〕〔重生九七之锦绣人〕〔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之乖乖做上将〕〔七实姐的日常旅程〕〔刻写永世爱你的碑〕〔仙野纪〕〔楚臣〕〔剑鸣九天〕〔99亿闪婚:豪门总〕〔雷霆之主〕〔吾道多情之众里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势婚宠,首席不讲理 第298章 一切的一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她的话,陆瑾熙慢慢的回过了头,看着她撩起衣袖,将手臂伸直,让自己看清的模样,心底早已经有了答案。

    可是她却还是挑了挑眉头,询问了一句,道。

    “谁呀?竟然对一个美女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嘴角勾了勾,看着她调侃的神情,脸上的不悦更加的清晰,道。

    “谁?除了你那最亲爱的人,秦少灏,还会有谁?”

    停顿了一下,把撩起来的衣服放了下来,继续道。

    “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那么狠,下得手这么重!”

    咬牙切齿的说道,感觉就像是要将他嚼碎一般,眼神犹如淬了毒一般。

    意外的瞧见她脸上没有一丝因为他的狠毒而退却的神色,很是淡然自若,浮现了一丝不悦,道。

    “怎么?你竟然不会因为觉得他的手上好像沾染上了血腥,而退却吗?”

    一般来说,任何女人,如果看见这么血腥的一面,估计都会退却的吧?

    可是她却没有。

    这让聂芷兮更加想要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了。

    轻飘飘的了她一眼,又看了她身上的伤口。

    第一眼看见那狰狞的伤口,的确,她害怕得想要后退。她也是第一次瞧见他会变得这么血腥,想要弄死一个人般的殴打着。

    抿了抿嘴,等待了一会儿,等到了聂芷兮都有些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了,觉得浑身疼痛得难受。

    虽然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可还是让她感觉很痛。

    连忙扶着墙壁,又蹲回了墙角处。

    “你知道吗?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你根本就不会因为他做了什么,而感觉害怕而退却。”

    刚蹲下去没多久,就听见了她轻描淡写的将这么一番话说了出来。

    可是偏偏她的轻描淡写,却让人觉得她对于他满是信赖才会如此。

    她看着墙角处的她因为自己这番话而低头思考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原本想要动手从她身上讨回来的怨气,在看见她满身伤痕的那一刻,已经消失殆尽了。

    转过身,想要直接离开。

    也不知道是听见脚步声的原因,还是她突然间有感而发的开口,一字一句,不紧不慢的,道。

    “也许,你根本不懂,也不明白吧。在活在最低端的人,突然之间,有一天,被拉向了最高端,那种感觉,让你很贪恋,觉得再也放不下了。”

    乌黑的头发严实的遮住了她的小脸,感觉似乎与这阴森黑暗的监狱练成了一体一般,让人瞧见她,不禁觉得有些负担。

    轻幽幽的开口,让人不知道是从哪儿传来的空灵的声音般。

    像是自言自语,也不听她的说话,聂芷兮又继续,道。

    “从我被韩琴带回去,认定了我这张酷似你的脸,可以让他会公司,多注重公司的那一刻,我有多幸福,因为我可以翻身了,可以把以前那些看不起我的人踩在脚下。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没有死,你竟然回来了……你知道吗?他为什么独独不动我的脸,只是打我的身子吗?因为太像你了,他动不下去手!”

    她伸出了一只手,透着微弱的光亮,举高着,看了看。

    那只手上,沾满了这间监狱里地上的灰尘,指甲里,紧紧的陷入一层黑黑物质,让人一看,就反感到呕吐。

    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只手转为抚摸着自己的脸蛋,疯狂的笑了起来,模样很是狼狈不堪。

    听见她的话,缓缓的回过身看着她,不懂她说这一番话的意义,还有那最后的一句话。

    “你想要说些什么?”

    冷着一张脸,红唇蠕动着,道。

    “其实,未婚妻是韩琴硬塞的,我是自愿贴上去的,一直以来,他都不接受我,也没有对我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除了初见的时候,他将我当做你,却爱惜到不愿意碰我。因为他认为我是你……”

    因为她刚刚的那一句话,聂芷兮想通了,这两个人,原本就是想爱的一对,自己又怎么可以为了钱而拆散他们呢?

    沉默着没有开口,一直紧盯着她。

    因为她的话,呼吸差点停住了一般,舔了舔干燥的唇瓣。

    她的确会因为嫉妒,而吃醋不理会他,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开口澄清一切。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事情?”

    对她还是不能够放下警惕,脸上没有一丝松懈,追问道。

    “我想通了,我不应该拆散那么恩爱的你们,你不在,他为了你,做了那么多事情,我早就看在了眼里了,因为你,他烂醉如泥就足够说明了……”

    她趴在了地上,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闭了闭眼睛。

    用手臂撑着身子,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直到爬到了陆瑾熙的脚边,一把抱住,卑微的祈求,道。

    “求求你……救救可怜的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打你的孩子的,我迫不得已!”

    想着身为女人的她,可能会因为同情她而心软,请求道。

    可是她不知道,陆瑾熙的底线,就是孩子和他,她却触碰了两样。

    伏下身子,伸手扒拉开了遮住了她眼睛的头发,与她对视着,缓缓开口,道。

    “你知道吗?我最重要的,就是孩子,偏偏你触碰了,让我怎么原谅?我不杀了你,就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说完,用力的将她抱住了自己脚的手掰开,直起了身子,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姿态,俯视她一眼。

    她的话,犹如是最后一道枷锁,直接将她仅存的那一个念头,直接的锁住了,让她怎么破,都破不出这座监狱。

    犹如破布一般的躺在了地上,眼睛空洞的望着前方。

    聂芷兮其实不知道,因为她身上的伤口,早已经救了她一命了。

    没有再在里面逗留,她拢了拢他刚刚出去前搭在了她身上的西装外套,走了出去,到了门口,不忘开口说了一句,让她的心更加凉透了的话,道。

    “把她看好,千万别丢了,她可是要在这里面,好好的度过她下半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