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特种兵〕〔洪荒大吃货〕〔喜剧天王〕〔筝仙无双〕〔龙王劫,盛宠逆天〕〔网游之机械时代〕〔重生之秦帝万年〕〔最强请鬼上身系统〕〔赤子球心〕〔极品逍遥行〕〔秘战〕〔老师萝莉乐〕〔伊森的奇幻漂流〕〔时光和你都很美〕〔一本仙经〕〔海贼之化身为雷〕〔三国之召唤时代〕〔纯阳剑尊〕〔星路求生〕〔我可以吊打全游戏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二十四章 清泉换贤士
    “不知是云英雄大驾本店,小的真是,真是···”掌柜说着激动地,流涕道:“多谢公子及诸位解救我们一方百姓,请受小的一拜。”

    掌柜说着拉住店小二又要向云襄等人弯腰伏叩,忽见云襄手心向上托住二人手肘,连忙劝阻道:“二位不必行此大礼,快些请起。”

    二人只得点头拜谢缓缓退下。

    司马言见二人离去,拉长语气,问道:“翼德,你怎么来了,在那太守府不是有好吃好酒备宴中,你为何来此呢?”

    张飞边放下卷着的袖子,卸掉袖缝中藏匿的沙尘,边长吸短叹道:“太守刘焉,酒囊饭袋之徒,竟敢自居与我大哥同为汉室宗亲,还不停叫喊大哥任职范阳城;还有他身旁那名喝得伶仃大醉的书生,净是瞎话,俺听不惯就借故如厕出来找你们,对了!公子所寻之人,郭嘉那厮可曾见到?”

    “见到?”云福声音沉闷,干燥的裂唇微微抖动手心朝下,如枯竭的树杈,垂危而下。“要是见到,我们还会在这啃馒头、嚼野菜吗?”

    张飞眉目拧骤,不满道:“公子,郭嘉当真值得你这么等候他吗?公子,依俺看他也是个沽什么名,钓什么誉的穷智之徒,咱别等他,去太守府吧!”

    “太守府!”

    司马言三人乍一听,如淋大雨般猛然直起身来,眼里嘴里垂涎着都是对太守府,那一道道未知名的美食佳肴,齐声叫喊道:“真是太好啦,去太守府。”同时抽离座位,准备奔向门外。

    “你们且先去吧!我想再等等。“云襄低声说道。

    “妙杰!”司马言拉长的胯,瞬间又折返回桌下,瘫软在桌,嘘声道:“你就别再等了,说不准,他只是和我们开个玩笑而已。”

    云振和云福异口同声道:“就是,就是。”

    云襄手提茶壶,默默地注视着倾斜流淌的茶水,映着破窗外的缕缕阳光,仿佛遗世独立的仙人,给人一种猜不出的神秘。

    云襄的不言不语很快抚平三人激荡的心灵,三人放下食欲的念头,将身体回归原位。

    “你们这是怎么,怎么又趴下,公子不是准你们去太守府赴宴,你们尽管去,公子不去,尤俺陪着便是。”张飞提议道。

    司马言淡然拒绝道:“算了,我自认福泽太薄,吃不上太守的酒宴。”话音刚落就将脸颊埋入双臂围圈中,不再发出抱怨。

    云襄见状,心中暗自欣慰,他深知司马言等人绝非贪图酒食之徒,原本微凝的眉宇也恢复温和,重拾自信的阳光,笑道:“既然如此,那大伙就一同在这客栈作息。”

    ······

    范阳城,太守府。

    这一日,艳阳久久不肯西下,就同于庆祝的烟火,为范阳城得以保全而燃放不熄。

    太守府大堂之上,高朋满座。左右宴桌布满酒菜,宴中舞女奴婢环绕吟唱,当中偶见一名衣衫不整的醉汉,来回跟着酥胸波涛汹涌一波接一波,醉汉**不羁,灼热的眸子里竟是缭乱淫意,轻撩晃过自己身前舞女的酥胸,引得此女嘤咛一叫,慌乱散窜。

    “哈哈哈。”醉汉大淫一笑,搂住随身奴婢,朝右宴桌上的刘备说道:“今日真是双喜临门,不想范阳城围城之危得以解救,更得认玄德贤侄,汉室宗亲一血脉,着实是喜不胜喜啊,来,我们尽情的喝。”

    “叔父言重,叔父不嫌玄德家室卑微,认我为亲,实为备大幸。”刘备连忙拱手拜谢道。

    “哈哈哈!”醉汉拉拽着奴婢踉跄地走到刘备桌前,依案拍桌道:“甚是欢喜,甚是大喜。云公子如此年轻有为,贤侄加之辅佐,实乃范阳百姓之福,天下百姓之福,大汉朝廷之福啊!“

    “叔父言重。”刘备低眼谦道。

    “哈哈哈!”醉汉又是放怀一阵大笑,正色道:“我今晨便将诸位功绩奏表朝上,相信不久定能受朝廷册封,食君之禄与我同为朝廷重臣。话说云公子怎么还未入宴?”

    “禀太守大人,云公子去客栈寻郭嘉先生还未归。”邹靖道。

    醉汉醉眉稍肃,冷冷道:“又是郭嘉!他到底有何能耐,竟然令云公子等待至今,真是年少狂妄,比郭图先生相差胜远。”

    左侧坐席上郭图手揽酒杯,啜啜入喉一杯酒,眯眼相望醉汉太守,嘘嘘道:“刘大人过奖,郭嘉毕竟不过年仅二十之辈,虽是一身才智,却还缺些火候,不解风情。”

    刘备与关羽同投异样眼眸,凝视对桌的郭图,心中暗暗讨厌。

    醉汉附和道:“先生所言甚是,来呀!”

    “在,大人!”门外忽地窜出一名士兵,跪地道。

    “速速替我去客栈宴请云公子,及其他三位义士前来。”醉汉醉醺醺道。

    “遵命!”

    士兵疾声一应领命而去。

    ······

    等候,与被等候,是时间的作弄,还是命运的相隔。

    大好时光穿过纸窗一点一滴的变化,把茶壶的影子扭曲拉长,地上倒映的人影形状虽有变化,可数量并未有所改变。在这个寂寥无过客的客栈里,连蝇虫也十分少见,却有五个人久久不肯离去。

    此刻,司马言四人早已伏案就梦,独剩下云襄一个人在旁轻啜淡茶,一饮而尽,在嘴边可以说是丝毫无味,就如白开水般清淡,他已然不记得举过多少次茶杯,又落下多少次茶壶。

    “吱扭···”

    忽地客栈除了茶水与茶杯清脆的撞击声外,一扇老旧房门被开启的声音骤然响起。

    “征军若行十八载,白首方得卸甲归。一梦范阳解城围,白纸空留君多时。”

    云襄心中不由得一惊喜:“想不到他竟将我随口念出的残句复合成诗,看来这几个时辰并非白等。”

    云襄微微仰首,只见阁楼之上,一名与他年纪相仿的书生,缓步下楼,男子长得清瘦俊朗,又有一双清澈深邃的眸子,身着蓝色青衫,嘴角轻扬露出自信的微笑。

    “想不到郭嘉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定性,当真要是换做别人先寻到他,岂不多一劲敌。”云襄暗自心喜,他比任何人都知道,郭嘉之才,堪比张良、萧何,若得他相助,日后面对曹操、袁绍等枭雄将更胜一筹。

    来者正是郭嘉,尽管云襄与他素未谋面,可郭嘉那股与生俱来的自信感,令云襄十分肯定。眼前这位便是三国时代有名谋士之一,后世称为鬼才的郭嘉,郭奉孝。

    云襄上前拱手笑道:“阁下,可是郭嘉!在下云襄恭候多时。”

    然而,云襄话语未歇,郭嘉前脚方踩稳平地,后脚便弯曲单跪于地,云襄转而挽扶呼道:“奉孝,你这是何意?快快请起。”

    这···郭嘉为何向我下跪!

    在扶起郭嘉的下一刻,云襄脑中闪出一个念头。

    “这一拜是感激云公子为我等候多时!”郭嘉激动道:“我同乡友从颍川寻到幽州郡,只愿寻一明主,为百姓造福,遇到不少太守,官员,他们待我等皆为表面敬之,认为我等皆为恃才为傲之辈,背地如草履弃之亦不可惜,今日公子为求见某一面,不惜在此空等多时,奉孝感激不尽。”

    云襄淡笑道:“良将易得,贤才难求,就算让云某等上三天三夜,我也心甘情愿。”

    “妙杰···你在和谁搭讪呢?”司马言两眼惺忪,突然开口问道。

    搭讪?郭嘉愕然地看着桌上翻身的司马言,听他口中之言皆属不知何解。

    云襄得一苦笑道:“奉孝莫怪,我这兄弟陈词怪语。什么搭讪啊!是郭嘉,他回来啦。”

    “郭嘉!”

    司马言闻名跃起,双眸四望,晃动未止的眼珠最终落在云襄身旁的郭嘉身上,问道:“此人便是郭嘉!”

    “郭嘉!”

    司马言乍响的声音,相继把张飞等人惊醒。

    “哥,郭嘉来是没来。”云福稚气未脱,迷糊道。

    云襄手指身边的男子,介绍道:“这位便是郭嘉!”

    “郭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阁楼之上,小儿不是说您出门去了,这位云公子已然在此等候多时,总算把你盼来了。”掌柜埋怨道。

    郭嘉拱手赔礼道:“实在对不住,掌柜,对不住,对不住。”

    他就是郭嘉!云福与云振怔怔相望,百般惊讶于疑惑集结于脸上,嘴角稍作抽搐,仿佛在说这也忒年轻吧,年纪竟与自己相仿。

    张飞虎着脸面,厉声问道:“你就是郭嘉!”

    郭嘉微微点头道:“正是在下。”

    张飞见郭嘉并非什么年长智者,不过牛犊书生,不免有些替云襄的等待感到不值,刚要抱怨不平时,就让云襄阻止道:“翼德,不可鲁莽乱言。”

    张飞原先的千万种不情愿,终被云襄给打消,最后只剩下低沉的一声闷应:“是!”

    “奉孝!”云襄调转话题,向郭嘉请教道:“敢问,当今天下观之何局?”

    “自是乱世之局。”郭嘉自信不疑,回答道。

    “英雄所见略同。”云襄微微点头赞同道。“殊不知,要如何使天下百姓太平生活?”

    “这!”郭嘉凝神深思了片刻,随口自诩道:“公子欲使民得太平生活,当以仁义顺治,税不加减,人口自增,使法有度,民亦有情,则可安天下太平。”

    “好一个仁义治国。”云襄称赞道:“不知奉孝可向范阳太守提过。”

    “自然是提过,只可惜!”郭嘉又是摇头,又是叹气道:“说教我等竖儒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狂悖可恨,都不过敷衍了事,所以未可实施,实在惭愧。”

    “既然如此,可否将你的雄才伟略为我所用,去拯救更多百姓呢?”云襄拱手施礼道。

    “云公子如此屈伸等候郭嘉多时,郭嘉这一生只愿追随公子,已报公子知遇之恩。”郭嘉一腔热血,随即将眼眶给湿润。

    多少年如一日的理想抱负,饱览群书,苦研兵法、谋略,深理治国之道,就是为了求一识贤之君主,然而,多少次的碰壁令他心灰意冷,所以这次才故意施计对云襄避而不见,令其空留多少,就是在试探云襄,云襄在楼下坐了多久,郭嘉亦在厢房里看了多久,像有一条无形的细线牵住自己,片刻都未将云襄移出视野之外。

    云襄心中更是欢喜,自此能得郭嘉相助,十胜十败,生后妙计安辽东的,决然不会再是他曹孟德,这驰骋天下的胜率有多出几分,连声叫好道:“好好好,这真是太好啦!”

    云襄难以压抑心中的喜悦,眼泪悄悄地侵袭入角,轰然溢出眶外,他忙擦拭泪水,欢呼道:“从今以后,奉孝与我等共同进退。”

    几壶清泉换贤士,数载光阴报君恩。

    “啊!早知道就去太守府啦!”云福与云振相继抱怨道。

    “想不到公子,一早便猜到郭某躲在附近,实在惭愧。”

    “奉孝过谦,云襄不过胡乱猜想而已。”

    “妙杰原来你早就知道郭嘉就在厢房内,你干嘛不告诉我们,害我们与你在此苦苦等了半天,连口像样的酒菜都没吃上。”

    “哈哈哈,文仕对不住,对不住。”郭嘉拱手赔礼道。

    司马言抱手在胸,淡然道:“罢了,罢了。一顿美酒佳肴换一无双国士,自然是划算,酒菜不吃也罢。”

    “好气量,文仕,看来俺今日起后要对你刮目相待啦。”张飞竖起大拇指,称赞起司马言气度不凡。

    “哈哈哈···”

    六人又不知呆在客栈多久,寥寥几语交谈下来,郭嘉自叹不如,原来,云襄道明所有,从接到那封张白纸开始,就已经猜想到自己就在附近,之所以不直接去寻他,是出于尊重的想法,令郭嘉对云襄的敬佩之意徒然自增几分,却引来云福、云振兄弟俩的不满。

    然而,司马言虽然有些抱怨,却终为云襄得到郭嘉相助感到高兴,随后释怀道。客栈訇然间人声鼎沸,成为范阳城一隅热闹之地,此刻几分残阳焦灼着大地,惬意地映红每个人的脸庞。

    ······

    ps:希望各路大神支持,豆豆将不胜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