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不恋爱就〕〔三国杀之运筹帷幄〕〔萌妻是萝莉〕〔泰坦之箭〕〔重生都市之造化仙〕〔帝少追缉令,天才〕〔一胎三宝:总裁大〕〔我死党穿越了〕〔三国大气象师〕〔垂钓未来〕〔盛世独宠:黑帝的〕〔快穿:男神,有点〕〔林语嫣冷爵枭〕〔冰冷少帅荒唐妻〕〔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大叔,轻轻吻〕〔山村透视兵王〕〔这个大叔有点二〕〔最强修真之刹神〕〔重生至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二十九章 不谋必败
    “告辞!”

    众人听完云襄的话,随后纷纷扬眉拱手拜别,语气中夹杂着不解,一幅幅面孔不善的对视邹靖一扫而过。

    “邹先生,郭某就此要追随云公子去捉拿张宝,以表清白,之于是何人栽赃,还望太守和你给个说法,有劳你代为转告公则,郭某就此与他别过,让他好之为之。”郭嘉上前整顿衣袖,对邹靖说道,言之即毕时,眉宇顿时皱起。

    “邹兄,不想你我二人才刚刚见面,又要匆忙别过,还望恕罪,”郭嘉后跟刚转向,刘备前脚便踏足邹靖面前,拱手作揖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再逢。”

    十二人准装待发,匆促地道别告一段落,三千号云军在符伯与管亥的指挥下,迅速集结成队,整齐有序。邹靖深望背对自己的云襄,以及他身旁的众人,自知若是就此让云襄他们一走了之,不久宿醉醒来的太守会责怪,朝廷更是会怪罪下来,可偏偏他一接到张宝逃窜的消息,第一个先汇报的恰巧不是太守刘焉,还是眼前的这位少年郎云襄,因为他心中早已对云襄产生莫名的敬畏之心,看着云襄即将远去的身姿,恨不得就此撇下太守府参军一职,自此追随云襄绝无悔意。

    如此贤德之主,当真是令人不得不心有所向。

    “罢了!”

    邹靖一甩拂袖,作揖道:“如此,就只能拜托云公子,以及诸位了,太守大人那里我自会如实禀报,诸位放心。”

    “那就有劳邹先生了,告辞!”

    云襄纵身跃上马背,拉正马疆,凌然道。

    “驾···”

    “律···”

    长鞭凌空高举,倏然而下,重击马背,战马嘶鸣一声,拔腿张弩,身后众人随即策马而驰,浩浩荡荡的战马群,夹杂着混重的步伐声,声如震天,将整个范阳城变得摇曳起来,浮响彻耳的嘈杂惊醒全城的百姓。

    百匹战马气势如虹的席卷起滚滚烟尘,向着范阳城门口而去,千号士兵步伐稳健如飞,紧紧随后,毫无松懈擅自逗留之辈。

    邹靖挥袖遮掩刺鼻的飞尘,不由得微微颔首,如此声势浩大的军队,正是眼下范阳城守军最匮乏的士气,更令邹靖赞叹的是他们的主公,并非王侯名将后裔,仅仅是位年纪轻轻的少年郎,不知来历的神秘少年而已。

    “此人,他日必然能颠覆天下乱世之局。”

    ······

    高唐县,北门。

    “咻咻···”

    “哈···啊!···呃呜”

    天色渐变得明亮,几名守夜的士兵纷纷懒散的伸展懒腰,张大嘴打着哈欠。忽地,一名士兵张大的嘴巴变得扭曲起来,眸子骤然晦暗,缓缓转过剧烈颤抖的上身,身旁的伙伴睁眼一瞧,顿时激冷冷的打了个寒颤,嘴里咕咕觳觫无法言语。

    “张鞠,你这是怎么啦!”另一名士兵见其举动怪异,问道。

    “···”那名士兵依旧没有回答,如陷梦魇勾魂般,纹丝不动。

    “喂!张鞠!”

    士兵上前摇晃男子,猛然间,发现张鞠正竖指指着,不远处的另一名士兵,这名士兵抬眼望去,愕然后倾,迟迟方喊出:“···敌袭,黄巾贼,是黄巾贼。”

    “扑···”

    那名早已被狼牙箭羽穿透穿透喉间的男子,最终在士兵的叫喊声中,砰然倒地,鲜血霎时染红一片,缓缓朝士兵二人流来。

    “什么?”

    其余几名士兵纷纷转过目光,顿时被半空中黑压压的一片给蒙了头脑,瞠目眼睁睁看着那团黑云靠近,越来越靠近。

    “弓箭!”

    眸子里惊怖映出来物,一枝枝狼牙锋羽,仿佛一头头嗜血如嚎铺天盖地而来,待到士兵反应过来之际,毫无征兆的敌袭,更毫无征兆袭来的弓箭,站在城墙上的士兵瞬间成为一个个活靶子。

    “啊···”

    “呜···呃!”

    “张鞠···”

    最后一名士兵轰然倒地,高唐城上,一阵毫无悬念的掩杀,无声无息。

    ······

    黎阳城外,西行十里处。

    “报···”一名探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到皇甫嵩跟前,叩地道。

    皇甫嵩挽扶佩剑,一脸不悦道:“战事紧急无需多此一举,快快道来!”

    探子强稳呼吸,疾声道:“大人,黎阳城外,黄巾贼众似有动向?”

    “可是去往冀州方向?”一旁的贾诩听闻后,眯眼问道。

    “正是!”探子回答道。

    “贼众人数如何?”皇甫嵩低眉道。

    “早有一波顺着水路不知去向,后又一波贼众达至八万之多。”探子蹙眉道。

    “八万!”皇甫嵩凌然骤起眉梢,顿声道:“文和,你如何看?”

    八万之众,可谓是上吞下半个冀州绰绰有余,贾诩幽然心中多了几分担忧,那波顺水路而去的黄巾贼,定然是冲着高唐几县奔去,而这声势浩大的八万去打冀州,无非是要牵制冀州兵马,无力增援高唐,令其陷入左右为难的局面。

    黄巾贼当真不是儿戏之辈,张角贼厮颇有些阴险。

    贾诩重茧眼脸,微微一颤,思虑道:“大人,依我之见,此为贼人故弄玄虚之计,走水路的黄巾贼方为重点,攻打冀州的那八万黄巾贼,不过乌合之众,我军当即时追击水路而去的黄巾贼才是。”

    “这···”朱儁质疑道:“文和这岂不是放着那八万黄巾贼北上扰民,会不会?”

    “大人,牺牲小我,方能成就大我,大人当以大局为重。”贾诩语气冷沉道。

    “唔···”皇甫嵩得两选择有些犹豫,把弄下吧剑锋般刺人的胡须,凝神片刻,赫然道:“公伟所言不错,我等奉诏讨贼,有贼不讨岂不是有违天子旨意。”

    “可大人,此举无疑是令我军深陷两难境地,张角那厮定然会调遣兖州黄巾贼前来增援,我等此时攻之,已然会被夹击,到时候···”贾诩着急道。

    “休要多虑!”皇甫嵩勃然震怒,大吼道:“我心意已决,文和勿用质疑,要是在动摇我军心者,一概论诛。”

    听到皇甫嵩如此庸人之举,贾诩只得硬着头皮,沉沉应道:“诩,遵命!”

    “公伟!”

    “末将在!”

    “命你率军三万,将黎阳给我团团围住,莫要让一只苍蝇飞出,否则唯你是问。”

    “遵命!”

    “文和!”

    “草民在。”贾诩不敢自诩官职在身,只好随口道。

    “我命你领军一万,把守路径冀州的几处要道,一旦有冀州黄巾贼奔杀而回者,乱箭杀之。”

    “遵命。”

    “郭典,阎忠。”

    “末将在!”

    “你二人分别为我左右先锋,随我带领六万将士们追击八万黄巾贼。”

    朱儁,郭典,阎忠各自领命而去,独剩下贾诩迟迟不肯领命自去,他竖立在皇甫嵩身旁,倒吸一口冷气,凛然道:“大人,若是真要如此追击黄巾贼,可否听文和一谏。”

    皇甫嵩及其厌恶的撇了贾诩一眼,心中纵使千万般不愿,却也不肯在自己诸多将士们面前表露,森然道:“文和还有何话说,只要不是逆我本意之说,但说无妨。”

    贾诩道:“大人可是有两位公子,人在白马?”

    “此事你怎知晓?”皇甫嵩失声道。

    “自是在洛阳之时,翻阅官职典籍时,囫囵记在心中的。”贾诩淡然道。

    皇甫嵩先前恶意的眼神,浑然变的推崇,徐徐道:“果然是个人才,才一阅,便记得如此诸多琐屑细节,怪不得公伟如此敬重你,好!文和你倒是说说你有何谏言。”

    贾诩沉声道:“大人,若是要追击那八万黄巾贼,要保万无一失,需请二位公子,率领白马屯兵沿着黎阳至濮阳沿岸,驻兵防备兖州黄巾贼来袭。”

    “···”皇甫嵩闭目冥想片刻,厉声道:“黄扬!”

    “大人!有何吩咐。”忽地,一名亲卫窜出人群,跪地道。

    “坚儿,郦儿两位公子,你可曾还记得?”皇甫嵩道。

    “小的,自是记得。”黄扬点头道。

    “那就好,”皇甫嵩睁眼道:“你速速去白马县告知他二人,沿着黎阳,濮阳两岸驻扎士兵,严防兖州来袭敌军,不得有误。”

    “遵命!”

    黄扬抱拳一拜,疾驰转身而去。

    目送黄扬远去后,贾诩心中对兖州之势虽有些安稳,却还是顾虑颇多,皇甫嵩是沙场老将不错,却也难免有些一面固执,强行北上追击黄巾贼,加之围困黎阳,且不说是胜是败,终改变不了高唐几县落入黄巾贼手中,他有些迟疑,脚步稍滑行一寸,刚想作揖再次进言时,发现皇甫嵩正严肃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贾诩心念具灰,也只能后倾身躯,弯腰拜别而去。

    目光短浅,终是害人害己。

    贾诩轻摇脑袋低眉自思缓缓离开,滋生哀叹,心中默念:“想我贾文和,到底何时才能逢其贤主啊!”

    不愿舍弃小我追击高唐黄巾贼的皇甫嵩,看着贾诩领命而去后,自己自信满满的蹬上白龙骏马,昂然挺胸下令道:“出发。”

    命令一下,身后六万汉军整装待发,眸子倏然得一股灼热之气,入骨通彻的杀意,在心底翻腾着,朴刀、长枪、长矛,一柄接一柄,锋芒毕露。

    ps:小更一下,还望诸位继续支持夜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