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温瑶〕〔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黑路不平〕〔魔武永生〕〔超凡玩家〕〔太初〕〔末世基因猎场〕〔九天仙缘〕〔大唐承包王〕〔一品修仙〕〔最强女王:早安,〕〔大魔王索隆〕〔定位寻宝系统〕〔大唐小文贼〕〔最后一个契约者〕〔不完美艺人〕〔主播女装真可爱〕〔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网游之黄昏战士〕〔我老婆是鬼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五十章 白马
    白马,守军将领府邸。白马地处两河腹地,上连冀州河道,下通兖州重地,此地独水路可至,昔日皇甫嵩向朝廷请命,将自己膝下两名稍有长进的儿子送此驻扎,一来保二人平安,二来随时可以调遣。黄扬自黎阳出发,一路赶马不曾歇息,又辗转水路奔驰未停,终于抵达白马城。“二位少将军,大人的意思就是如此,还望二位尽早准备。”黄扬一字不漏的将皇甫嵩所交代的事情,一一复述了一边。“哈···”一名衣着尚是便服的男子,撩开遮盖在自己额前的头发,打起哈欠来,全然一副对战事毫不在意的模样。他是皇甫嵩的长子皇甫坚,面部横肉跟着伸展的身躯微微竖颤起来,显然是安逸的日子过得太久了一些,身子有些消遣疲惫。“对了,二公子呢?”黄扬此刻才发现坐在台上的只有皇甫坚一人,不见皇甫嵩的二子皇甫郦,立刻发问道。皇甫郦,皇甫嵩从子,去年刚刚官拜谒者仆射,也就在那年皇甫嵩刚为他娶了媳妇,却不曾想此子有些淫奢放纵,放着自己闺房妻子不管,新婚第二天就找了别的女子寻欢作乐,恐怕此刻正因昨夜夜里未寝而补眠吧。皇甫坚眼角稍加一瞟身旁空荡的席位,略带倦容道:“想必是昨天夜里喝多了,现在正在就寝吧。”“这···”黄扬虽是皇甫嵩的心腹,皇甫坚与皇甫郦二人又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也算得上是他们的长辈,可毕竟尊卑有序,他也不敢过于逾越,去指责二人行为不检,微微叹了口气,用推心置腹的口吻道:“大公子,如今黄巾贼四窜不断,大人正在最前沿拼死拼活,还望大公子与二公子能思量些许,替大人分担烦恼。”“噢···”皇甫坚眉头微蹙,听着黄扬这番话,倒像是在教训自己,脸色顿时黑沉,冷眼直视黄扬道:“听你这意思倒是在教训我们了?”听到这冷飕飕的问语黄扬眼廓的肌肉忍不住一缩,眉头倏然闪过一抹畏惧,忙垂头道:“卑职不敢,卑职不敢。”“好了,我父亲交代的事情,我会照办的,你且放心回去交差就是,想来现在正是父亲用人之际,你不必在这里呆着了。”皇甫坚倒也不是什么豁达之人,但碍于黄扬毕竟是长者,更有父命在身,过于言语冲撞实在是欠妥,所以便随意欲将其打发掉。“可···”黄扬有些不放心皇甫坚口头的回答,欲要求留下来,这次可触碰了皇甫坚的耐心,他站起身来,用尊贵无比的眼神凝视着黄扬,只一片刻,黄扬立刻合拢了嘴唇,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一字不差的咽回腹中。黄扬自知再呆在这里也不是回事,皇甫坚是不会听从自己的指挥,要是他心情好,也许皇甫嵩交代之事还能办妥,要是惹恼了他,不但要事难办,自己恐怕也要遭殃。只好匆匆作揖拜礼而去。看着渐渐退出门外的黄扬,皇甫坚闲适般地扭动生僵的脖子,冷冷朝黄扬离去的方向一吐痰,“呸,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学着父亲教训起我来,哼!来人。”“大公子有何吩咐。”门外立刻走入两名士兵,跪地道。皇甫坚拍了怕稍微发晕的额头,随口道:“去,传令下去,让副将章威领兵一千,随便到那河岸边走一圈,再回来报我。”“遵命。”二人应了一声后,相继退出门外去传令。待二人走后,皇甫坚才缓缓下了台,步伐略显笨重,兴许是酒劲未散,才刚走十步不足,就晕头转向地需要旁人搀扶。贾诩再怎么厉害,如何运筹帷幄,也绝对想不到皇甫嵩竟然会有这样两个儿子。······西风撩人,卷起一阵皆一阵的沙土。山顶之上,赫然矗立着三个身影,他们的身后埋伏着一万汉军,贾诩神情凝重,站在山顶最高点,贾虎与谢泽分别站立左右,跟着贾诩眺望远方。事前汉军探马来报,朱儁兵败攻城不成反而折损了三万将士,眼看着就能一举歼灭黄巾贼最高首脑的机会就要就此落空,贾诩心中终是惋叹不已,他虽不是什么至善之人,却也不愿这黄巾之乱久久不安。皇甫嵩不听自己良言相劝,一心直追八万黄巾贼而去,至今不知胜负,眼下朱儁兵力大损过半,若是黄巾贼后援赶到,纵使那个人真实存在,并赶到冀州范围内,也恐怕是回天乏术,更何况此人还不知身在何处。思量至此,贾诩忍不住微微蹙起眉梢,仰头长叹一口气,像是在祈祷,祈祷着什么?谢泽见贾诩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好奇问道:“先生,这是怎么了?”谢泽不同于贾虎,完全信赖于贾诩,此人颇有些自己的思虑,或者这就是皇甫嵩安插他在自己身边缘由,贾诩自然早已心知肚明,他看了谢泽一眼暗自道:“明知故问,若不是你家将军硬是请我协助来这北地,又不听劝告,导致现在面临两面受敌的危机,我也不必受此罪躲在此地唉声叹气。”却带着笑容回答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不过···”贾诩想了想依旧没把后话说出口。“只不过···”“报···”谢泽刚欲开口一问究竟时,山坡下一人,一马,顿时撅起众人的向上提起的心,以及焦距的目光。“博庆!是朱将军的副将。”谢泽很快认出来人,二人以前同于朱儁帐下副将,后谢泽靠着仅有的聪明,一跃至皇甫嵩帐下,谢泽自是不会认错。“朱儁的副将?”听到是朱儁的副将,贾诩心中莫名有多了几分担忧。博庆爬上山顶时,作为熟人的谢泽立刻上前招呼,并为贾诩介绍道:“先生,这位便是博庆。”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是朱儁将军···将军帐下心腹副将。”“末将见过大人。”博庆立即抱拳行礼道。贾诩淡淡一笑道:“将军言重,贾某不过一个小小谋士而已,不足将军道载。”“博庆,你怎会前来,要是传讯只需平常探马便可,怎会让你亲自前来。”谢泽的生意从左侧传来。“将军派我前来请教先生问题。”“问题?”贾诩眉梢微微一颤,像是预先知道了什么,随即问道:“是黄巾贼有何动向?”博庆等人霍然一惊,齐刷刷地朝贾诩望去。“先生,早就知道?”“之前不过猜测罢了,如今看来恐怕是真的。”贾诩这次却没那么谦虚,毫不保留道。博庆双眸炯炯盯着贾诩脸庞半天才缓过神来,说道:“先生当真厉害,不错黄巾贼今日突然在城里大举聚结,朱儁将军一时没有主意,特令我前来请教先生。”这等丝毫没有谋略的人,也能当上堂堂一名主帅,真叫人寒碜。贾诩挑了挑眉毛,下意识收敛了面部的所有表情,淡然道:“黄巾贼既然动向明确,朱儁将军确实是让你白跑一趟了,还请将军速回军营,让朱儁将军迅速撤离···”“撤离!”“撤离,什么?先生让将军撤离黎阳?”贾诩的回答着实让三人大吃一惊,尤其是谢泽,最为吃惊贾诩居然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这话的蕴意不言而喻,朱儁会败,会败在黄巾贼手上,堂堂汉军将领会败在身为平民黄巾贼手上?消息一旦传开,朝野上下定然轰动不已,黄巾贼的势头也必然会高涨几分,到时候朝廷上很难再有人镇压的住他们。“先生不会是再开玩笑吧。”谢泽依旧不敢相信,随口道。贾诩轻轻摇了摇手,说道:“大风已起,山林必摧之,博庆将军,还请你速回军营通报,让朱儁将军迁兵至此。”“这···末将明白。”博庆不敢再做多想,只能匆匆领命而去。“谢泽,虎子。”“末将在。”待博庆勒马掉头离去后,贾诩立刻吩咐谢泽、贾虎二人道。“调兵遣将本非我所长,还请二位将军代为行之,分别领兵五千安插在挖好的渠道中,随时准备接应朱儁将军,待黄巾贼追至此,投乱石断木定能杀退他们。”杀退?为什么用的是杀退一词,而不是击杀呢?显然,贾诩心中没有底,一点底气也没有,他那晦暗的眼神里仿佛看不到曙光,剩下的仅仅是残喘的一丝生机。······

    ps:非常抱歉,现在才有一更,对于一个医学生而言,实习真得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我写作,我已经用我仅有的时间写作,希望各位能多多见谅,实在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