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美漫开超市〕〔商海雾霾〕〔明威天下〕〔中二道士〕〔捉鬼极品大妖王〕〔遍地都是技能树〕〔王牌渡灵人〕〔走出海贼的虐杀姬〕〔第一夫人:总统请〕〔萌宝来袭:皇叔独〕〔凰女倾世:魔王大〕〔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水墨田居小日子〕〔极品快乐升天系统〕〔神矛局特勤组〕〔赤红的世界〕〔万古最强宗〕〔龙血战神〕〔重生校园:夏少,〕〔不良痞妻,束手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七十三章 离去
    南顿县,县衙大堂。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几日未曾沾靠软榻的杨赐正就坐在堂上,这下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稳坐南顿县,眼下颍川黄巾贼首彭脱、龚都已双双暴毙,龚旺与韩忠皆成阶下囚只待呈报洛阳讨给赏赐,在冠冕堂皇的杀之,杨家势必要扬名于颍川一带,想到这一切,杨赐得意地抚了抚下巴的长须,注视着桌案上点燃的火烛,遐想无限。

    正当杨赐享受着转危为安的闲适,忽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杨赐双茧卧眉一挑,缓缓看清来者是自己的儿子杨彪。却见杨彪神色匆忙略带慌张,自从听李圭之计开始,杨赐整日提心吊胆,好不容易圆满告捷,这会自己儿子却是这副面容,心中顿时萌生出的尽是坏念头,精神紧张地急道:“赐儿,何事如此慌张?莫非又有黄巾贼前来生事?”

    杨赐倒吸一口气,咽下急促地气息,为难道:“并非此事?”

    “那是为何?”

    “只是···只是张骁他···”杨彪迟疑道。

    杨赐皱眉不悦道:“张骁!?他有何事?”

    杨彪犹豫道:“他···他率领铁骑已然出城,说是要回蔡城复命···”

    杨赐心头稍缓脸色去一反常态的冷峻,沉声道:“既然他要回去向他父亲复命就复命去了,这有何好禀报的。”

    “可是···”杨彪垂头低声诺诺道:“子钦也,也跟着出城去往蔡城。”

    “什么!”杨彪心头一跳,整个人从座位上跳起,气急败坏道:“张骁回他的蔡城,带上子钦是何意思?”

    杨彪的语气偏低,辩解道:“并非张骁带走子钦,而是子钦自愿前往,他说既然黄巾贼之事已经平复,他也就功成身退去蔡城接其李母,便要往娘家江夏避世隐居。”

    听完杨彪的话,杨赐心中顿时如遇冷霜般深受打击,原本还想着靠李圭让自己重登朝堂,这会煮熟的鸭子飞了,杨赐感到浑身如坠冰窖,骨头稍稍发出咯吱声,整个人几乎被冻得僵持住,久久未有动作。良久过后,他才稍稍仰头喟叹了一气,释怀道:“罢了,罢了,是为父欲强人所难,子钦要去哪里就去哪里,为父有些累了,没事你也下去歇息去吧。”

    “孩儿告退!”

    ······

    阳翟县,县衙后堂。

    此时天色早已昏暗下来,烛火摇曳照亮堂内所有人的脸庞,听完前方探子的来报,何仪与丁荪二人听罢顿时心生畏惧,卢植那五营的实力是如何的可怕,恐怕只有亲眼所见,看见那舔嗜人血的刀口,才会知道它的厉害,卢植在短短不到半日功夫,先后截杀杜远、吴桓二人的人马,犹如魅影般追赶至此,尽皆面露惊恐之色。

    卢植领军素来参照前人父辈所示、所诫行事,说好听的叫做墨守成规,说难听点就是死心眼,老固执一个,何曼原以为他屠杀杜远、吴桓二人后,势必会北上围剿张角老儿去,却不知如何发现济阴还有漏网之鱼,竟然追杀至颍川地界,更没想到卢植在知道南顿失陷的情况之下,没有去支援南顿反而直扑自己所在阳翟县而来,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张闿担忧道:“何头领,如今该当如何?”

    何曼双眸一缩,冷冷道:“看来卢植的大军不日就会抵达阳翟县,到那时我们只怕与济阴那帮兄弟一个下场,唉···”

    “这···这可如何是好···”何仪与丁荪纷纷黯然欲言又止道。

    “逃吧,像济阴一样,逃吧,头领···”探子突然低声插上一句道。

    “逃?”何曼忙冷眼一瞪,吓得探子急忙垂头避开他那冰冷的目光,截断探子惊慌中险些道明济阴之事,冷冷道:“逃?我们还能逃往何处?”

    张闿眼珠稍动,忽然开口道:“何头领若是信得过小的,小的倒是有一去处。”

    “哦?张闿兄弟有点子,快快道来。”

    “阳翟县外百里处便是崇山峻岭,这当中有一处斜谷峰,曾有山贼出没,后来山贼来攻阳翟县被朝廷所灭,可那山寨却未被剿,我等大可先行避祸于斜谷峰,一来可以躲过卢植,二来待时机成熟再杀出来,何头领意下如何?”

    何曼眼皮低下,目光中掠过一丝狡诈之色,嘴唇一抿再抿,终重重一咬,凛然道:“罢了,就听张闿兄弟的,退入斜谷峰暂时消失于颍川,待日后时机成熟咱们势必占领颍川各县。”

    “头领英明!”

    片刻之后,何曼、何仪、丁荪、张闿四人统领阳翟县上下黄巾贼三千号人,连夜撤出县内,前去斜谷峰暂避卢植。

    ······

    蔡城郊外。

    张骁与张旗于黄昏日落之际汇合,整肃军装稍歇了片刻就又朝蔡城的方向赶去,一路上,李圭忧心忡忡未有片语发出,神色疲惫地看着将士们高举照明的火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顾虑什么。

    张骁策马靠近李圭,安慰道:“李师傅,我看你神色颇愁,可是有心事?”

    “唔!”李圭也不知是回答还是否认,就应了一声,叹气道:“张骁小子,不想你我三年未见,再见时李某却是这副德性,只怕顶城李氏不再会认我这一弟子,实在惭愧。”

    三年前,李圭与蔡城的张家早有深交,张瑾当年正率部攻打蔡城附近的山贼们,可惜几次围剿不成,更险些兵败颍水河畔,幸得路过的李圭出了个点子,这才将久久不能覆灭的山贼彻底扫除,此后张瑾更是挽留李圭做了自己儿子张骁半年的师傅,说来也算张骁半个师傅,师傅有难做徒弟的岂能坐视不理,因此张瑾才会派出铁骑协助杨赐灭掉龚都一伙人。

    张骁回想起当年与李圭第一次见面时,自己才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子,空有一身武艺,稚气难脱,在李圭细心教导下方有今日的稳重,那时李圭为自己传道授业是如何气宇轩昂的模样,若不是庶子出身,想必早已是李氏宗族要员,如今鬓角吹须凌乱,面容甚是憔悴,让人感到无尽的沧桑凄凉。

    “李师傅,且不可妄自菲薄,你曾经告诉我,人终有一时不得志,你为全族性命灭贼大计不得已降于黄巾贼,相信你的族人会深明大义的。如今黄巾贼已灭,你当首功,家父欲请师傅做我蔡城谋士,施展师傅胸中大志。”

    李圭苦笑的摇了摇头,劝阻道:“此举万万不可,如今李某未任杨赐帐下,反倒跑到蔡城做了你父亲的谋士,试想杨赐会作何感想。”

    张骁沉思片刻,李圭所言确有道理,杨赐乃是帝都名门之后,官职有比自己父亲大上几品,如今李圭以去蔡城寻母为由拒绝了杨赐的任职,又跑到蔡城当了谋士,那杨赐还不气得找个机会对付他们父子俩。

    想到这些,张骁幽幽叹气道:“唉~如此,家父可真要错失像师傅这样的人才助他了。”

    “小子长进还不少,一点就通,是个可造之材,他日若遇云流势必如云卷万里般叱咤行走于天地间。”

    “云流?”张骁不解李圭的意思,问道:“师傅,这云流是何物?”

    “哈哈哈!小子年纪尚浅,他日自会知晓,前面不远便是蔡城,我也该告辞了。”李圭勒马道。

    张骁忙问道:“师傅不去蔡城接李母吗?”

    “不必了,家母此刻应该已经早已离开蔡城,去往新野寻亲戚了,我就不去蔡城打扰令尊了。”

    “这···”张骁与张旗纷纷赶到十分诧异,李圭为了防止张瑾于蔡城强行留下他,早就交代其母在传达消息后,就辗转去往荆州新野,这样自己也不必再登门寻母,张瑾也就没有机会挽留自己,李圭做事一步步早已预谋成计,先是以去蔡城寻母为由避开杨赐,如今又以同样的理由要离开,任谁也想象不到。

    张骁与张旗见李圭要走,心中甚是着急苦于没有合适的理由将其带到蔡城,眼看就要抵达的蔡城就在前方,却没能拦住李圭离开的决心。

    张骁心有不甘,倒也坦荡,缓缓作揖道:“师傅欲走之意以决,如此做弟子岂能再强人所难,就此拜别,保重。”

    “东东~”张旗急忙欲开口劝阻,忽然间晃过张骁那双异常坚毅的眼神,眉头不经意间蹙紧嘴却闭而不语。

    李圭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舒眉作揖回敬道:“小子真的长大,时候不早,你我就此别过,代我向张大人问好,李某告辞。”

    目送李圭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张骁心情虽重,表情却很释怀,凭心而论,张骁觉得自己父亲妄想强留李圭是有些不道义,如今听了李圭一席话,将他就这样放走,难免会遭到张瑾的斥责,但是人若违背自己的本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话,那与烧杀抢掠的黄巾贼又有何区别。

    思虑自此,张骁仰头释然道:“张叔我们走吧,父亲还在等着我们呢。”

    当张骁的铁骑再次行进时,天际云流恰好飘过蔡城,那股云流却未有片刻逗留,又朝远方驶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