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八十六章 克敌之道
    ······

    冀州信都,韩馥刺史府。

    这几日以来,韩馥总觉得心惊胆战,一连几日不再纵情于妻妾软榻中,就算是谄媚地下属为了巴结他,替他寻觅来的新妾室也勾不起他的欲望。整日惶惶不安地坐于大堂之上,听着耿武等人从前线打探来的消息。

    波才八万大军并未被皇甫嵩追截拦在阳平之外,据探子回禀波才大军连夜跋山涉水,出乎意料的绕过内黄、阳平、馆陶、广平四县,直扑广宗而来。广宗乃是信都最重要的屏障,若是此屏障一毁,巨鹿、信都就如刨开腹部的牛马牲畜,离死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索性韩馥还不算太昏庸,帐下又有名仕良将,在收到消息的第二日便将能干的大将都派往广宗把守。

    然而,事情却远远不止这些,这一日午后,信都外艳阳高照,堂内气氛焦灼,刚刚收到的消息也是如此炙手灼人,黎阳城内围剿多日的黄巾贼于两日前,大举反扑挫败朱儁大军,这个消息对韩馥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原本八万的黄巾贼已然够难对付的,现在张角居然还没死在黎阳城,反倒击溃了朱儁,这下黄巾贼势气必然高涨,两件事任何一件都令他深感头疼。

    韩馥杵着脑袋,一副痛苦难掩的表情,“你们倒是说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耿武道:“主公莫慌,潘凤将军与辛评已然守在广宗城内,相信他二人定然可以拦住黄巾贼的攻势。”

    “拦住?”韩馥抬眼冷冷地瞪了耿武一眼,“就只是拦住,张角那厮一到,怕是皇甫嵩也难拦住他们,到时候,我这信都···辛毗你倒是说说话,辛毗你平日话最多今日怎么···辛毗?”

    韩馥两眼茫然地在堂内一扫,这才发现堂内居然少了辛毗一人,顿时大怒道:“辛毗呢?这节骨眼上,他人去哪里?”

    田丰急忙上前解释道:“主公息怒,主公息怒,佐治兄今日听闻张角未死,冀州之战胜负难卜,他想去拜访一位故友向她请教一番,寻求克敌之道。”

    “克敌之道?”韩馥眉头一抖,厉声道:“什么克敌之道呢?居然也有佐治去求人的时候?”

    闵纯不以为然道:“怎么?佐治兄平日里自擂才高八斗,也有技穷之际,到底是何人能值得他去求教呢?”

    田丰长舒一口气,暗自边摇头边瞅了闵纯一眼,想不到都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人还咬着自己人不放,闵纯啊闵纯,你自认才识不输辛氏兄弟二人,可为何这心胸却远不及他二人一半呢?

    田丰回答道:“此人姓沮名授,字公与,乃是冀州广平人士。”

    “沮授?居然是他?”闵纯黯然皱眉窃语道。

    “论才识胜田某自认此人胜我百倍,相信主公真能得此人冀州之危势必迎刃而解。”田丰又补上一句道。

    “噢!”韩馥讶异瞪眼道:“此人如此厉害,居然令元皓你自贬身份由之不及,伯典你可识得此人。”

    “回主公话,闵纯与其兄长相识一场,倒也听说其兄长沮宗提及,擅长谋略,深知用兵之道,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

    “唔!”韩馥心情稍平,缓缓站起身来,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如此我冀州再得一员人才,可真是天佑我冀州,几日来连连坏事,今日总算有件喜事可以令我暂缓神识了。好了,既然佐治去请能人来助,不如你等先散去歇息片刻,待他们回来再做打算。”

    “是,主公!”

    田丰与闵纯纷纷应声作揖拜退而去。

    待二人撤出门时,韩馥也正往后院走去,突然性情大变随手招道:“来人,去替我把昨日送进府邸的女子,带到后院厢房来伺候我。”

    “是。”

    两名左右汉军虎喝一声,转身朝门外走去。

    ······

    ······

    田楷募兵营。

    在校场上,士兵声势浩荡的叫喊着‘听命云襄,铲除山贼’,八个大字,久久不曾停歇,一旁不远处的瞭望山树丛中的鸟兽也被这声势所惊吓,纷纷拍翅飞离。

    “田兄,你共有四名副将,那便借云某三名以供领军。”

    “云公子毋须客气,敬请调配。”

    云襄目光一掠周围的将士们,统计下能领军的副将人数,心中立刻规划好分配方案,对众人道:“文仕!”

    “我在!”

    “你率领一名副将,点兵一百,待我军佯攻东门后,由你部攻打西面山寨。”

    “知道了,妙杰!”

    “子龙!”

    “末将在!”

    “你率领一名副将,点兵一百,同样待我军佯攻东门后,你部攻打南面山寨。”

    “遵命!”

    “翼徳!”

    “俺在!”

    “你也领一名副将,点兵一百,与文仕,子龙一样,也要待我军佯攻东门后方可攻打北面山寨。在山贼未出各自所守山寨时,万不可鲁莽行事。”

    “遵命,俺保证不乱来。”张飞补充道。

    “云长!”云襄对三人下令后,立刻转向关羽,凝声道:“此次佯攻,由我们还有一会前来的老管,元紹一同实施,切记你们的任务,只是要佯攻,骗取其他山寨前来营救,一旦达成,迅速撤退,由我来断后,我会让奉孝带弓箭手埋伏在不远处,以作援助。”

    “云公子,当真要亲临战场,身先士卒。”田楷听到云襄最后的部署,居然是把自己推到死亡的最前线,不禁问道。

    云襄面色未改,从然道:“自当是事实,怎么田兄觉得不妥?”

    田楷脸色一变,不禁肃然起敬,拱手一拜,“云公子,身先士卒真是当世少有的明主,”但想到若是其他山贼士兵倾巢出动,或是山贼大本营内藏匿大量贼兵,云襄他们仅仅百人之众,自是无法与之抗衡,倒头来还不是羊入虎口,不由得担忧道:“可,云公子是否试想过若山贼众多,你们以少战多,到时恐怕很难全身而退。”

    关羽眸子里浮起一抹担忧,急忙道:“公子,田大人说的也并无道理,这次就让我同管亥,元紹二位兄弟来做佯攻便可,毋须公子亲自出战。”

    “云长所言在理,公子不可在随意冒险,先前几次我等阻挠无果,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公子犯险,心中甚是愧疚。”郭嘉也忙劝道。

    “非也!为军之统帅者,若不能亲率三军,与众将士共同杀敌,何以鼓舞士气。田兄顾虑我早有思量,所以你们不必替我担心。”云襄语重心长道。

    “可,公子,你···”

    “哎,郭先生,你是没见过公子当日,以一人之力举起那东峰村的山贼头目,将其活活甩出几个人身之远,想来公子也不是为我等所见,文质彬彬的书生而已。”张飞见郭嘉心中仍有顾虑,上前拉住郭嘉的衣袖,打断郭嘉的话音道。

    “这···”

    郭嘉回想起来云襄当日杀敌之事,暗自点了点头,叹道:“是啊,公子的确异于常人,是位能文能武的贤主,先前还以为公子同郭某一样,只懂得兵法谋略,竟不知公子还精通武艺,令奉孝钦佩不已。”

    “奉孝太谦,论兵法谋略云襄可大大不及你,日后还要向你多多学习学习才是。”云襄见郭嘉如此称赞自己,忙说道。

    田楷在旁听众人的对话若有所思,一时默然。

    事实上,张飞说的没错,当日搭救孙坚之时,云襄与司马言等人深陷贼营中心,云襄一人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山贼头目身旁,并凭一己之力杀了山贼头目,那将百斤重大汉高举过头,硬生生摔出三丈之外,如此英勇之人何惧山贼不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