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美漫开超市〕〔商海雾霾〕〔明威天下〕〔中二道士〕〔捉鬼极品大妖王〕〔遍地都是技能树〕〔王牌渡灵人〕〔走出海贼的虐杀姬〕〔第一夫人:总统请〕〔萌宝来袭:皇叔独〕〔凰女倾世:魔王大〕〔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水墨田居小日子〕〔极品快乐升天系统〕〔神矛局特勤组〕〔赤红的世界〕〔万古最强宗〕〔龙血战神〕〔重生校园:夏少,〕〔不良痞妻,束手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巧辩误国
    兴致勃勃的潘凤军马正准备出城偷袭张角营帐,却没想到碰上辛评三人如此胡搅蛮缠。潘凤望着辛评一脸肃然的模样,听到他那番声声震耳的说辞,潘凤内心充满惊诧,一双狐疑不已的眼神,凝视着辛评,冷冷道:“这个云襄究竟多有能耐,居然值得辛大人以性命担保?莫不是同沮授一样,也是大人故友不成?”

    整个北门忽然陷入一片死寂当中,只剩下迎风招展的猎猎大旗,和不时蹬蹄嘶声长鸣的战马外,众人皆不语。

    潘凤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蹙眉难舒的辛评,仿佛自己给他出了一个致命性的难题,弄得他左右为难的样子,潘凤颇为期待着辛评回这样回答他,可惜,一切始料未及。

    “素未蒙面!”

    “什么?你说什么?”

    辛评语气平淡的出奇,缓缓说出四个字,潘凤有些吃惊,急忙又补问一遍道。

    “我与云襄素未蒙面,这会将军可曾听清楚了?”辛评加重音量,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不可能?”潘凤摇手不信心如焚火,质疑道:“如若不然,你岂敢断言云襄会来广宗城?而不是就此呆在皇甫嵩身边呢?”

    “将军为何以为云襄会就此留在皇甫嵩身边?”辛评看了他一眼,“难道将军觉得云襄是皇甫嵩的人?认为云襄由幽州来冀州就是为了与皇甫嵩见上一面?还是去邀功请赏?”

    “自然是去邀功请赏了,他们幽州境内出的能是什么好鸟,不尽是如公孙瓒、刘焉一类的阴险小人吗?”潘凤冷言冷语道。

    “如此”辛评神色凝重,思量片刻后语气突发地变得有些严厉起来,“将军未免太过狭隘了。”

    “什么?”潘凤有些气恼,上前一步走近辛评面前,双目如狼般死死地瞪着辛评,“冀州危局,多半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营苟之徒,尽会呈口舌之快,本将军念你我同为幕僚就不跟你计较,但是”

    “将军”田丰与辛毗有些担忧二人起争执,忙要劝阻。

    “这里是前线战场,战场上军令如山,若是天亮以前云襄未能到广宗城,本将军就成全你!”潘凤双瞳微微一缩,冷冷道:“以首祭旗,以尸身做台!”

    “将军!”辛毗忙解释道:“我兄长一时口快,您莫忘心里去,切莫意气用事啊!”

    “是啊将军,仲治兄你快快向将军赔礼,这事就这么算了。”田丰附和道。

    “好!”辛评的眼中噙着泪,一丝怜悯的潘凤愚昧的泪,厉声道:“若是云襄天亮前未到广宗城下,辛仲治甘心赴死!”

    “大哥”“仲治兄!”

    辛毗与田丰纷纷惊愕道,他们没想到辛评如此刚烈,这是要与潘凤争个对错!可是代价似乎有些大。

    “有骨气!”潘凤生平第一次遇到如此不肯折服的书生,心中不免有些敬畏感油然而生,但是更多的是阴沉窃喜,彼此多日积攒的怨气终于有机会一次算清。

    “传我军令,全军就地稍作休息”潘凤故意压低声音,缓缓声沉道:“待黎明破晓”

    要你人头落地!

    潘凤没有道出的冷语,像一柄尖锐的寒芒深深地刺入辛评的眼中,辛评一脸镇定自若,可是手心里却再无时无刻的冒着汗,他知道自己在赌,但是他坚信这场赌局一定不会落败。

    洛阳,皇宫。

    大殿之上,高踞的汉灵帝刘宏神色慵懒,眼皮上下阖着仗。殿下,稍稍地抬起头,看着那个曾今的玩伴,如今的天子。昔日桓帝在位时,袁逢就是侍奉刘宏的陪读玩伴,后来刘宏继任帝位,袁逢也随之一升再升,先后任太仆、司空、乃至执金吾。袁家也就此蓬荜生辉,袁逢膝下子女也跟着飞黄腾达。

    “袁爱卿,不知你深夜进宫有何要事啊,为何不能等到明日早朝在议呢?”灵帝懒散地抬了抬手,打着哈问道。

    “就是呀,袁司空,这深夜入宫不是打搅圣上歇息嘛?”张让在一旁埋怨道。

    袁逢眯着眼睛阴沉地瞪了灵帝身旁的张让,冷然道:“张让,我与陛下所议乃是事关朝廷安危的大事,你一个阉人怎敢在这里嚼舌头。”

    张让冷冷地盯着那双眼睛,心中恼火顿起,“袁逢你”

    “好啦!”张让正想反驳,却被灵帝伸手打断,“好啦好啦,两位爱卿,不必争一时口舌,袁公你就说说深夜进宫有何要事吧。”

    “禀圣上!”袁逢静了下来,缓缓道:“老夫适才接到冀州先前战报,黄巾贼势如破竹已经逼近冀州信都最后一个屏障—广宗城,老夫担心冀州一旦被攻下,北方势必大乱,特来请旨请征蔡城太守张瑾,发兵冀州。”

    “唔?”灵帝骤然一惊,坐直身躯,愕然道:“爱卿所言是否属实?让父午膳时不是说冀州不日就可安枕无忧,莫不是欺骗朕?”

    张让的脸色一变,忙跪膝在地道:“皇上,杂怎么敢犯着欺君之罪,只是早些时候咱家听说,幽州那位歼灭黄巾贼的云襄抵达冀州,并且先后解除高唐、平原关的危机,所以杂家”

    “原来如此?”灵帝又打了一个哈欠,“既然那个云襄如此有能耐,还有何担忧呢?”

    “陛下,话虽如此,可是黄巾贼声势浩大,老夫担心皇甫将军将士连日征战多有疲惫,张瑾不久刚刚歼灭了颍川境内的黄巾贼,加上他所带领的皆是擅长远征的西凉骑兵,长驱冀州势必不在话下。”

    “张瑾?”灵帝猛地抬起头,略微思考着这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名字,蹙眉道:“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皇上,他就是四年前被贬的那个”张让在一旁悄悄地提醒道。

    “原来是他呀!”灵帝不以为然道:“既然如此,就随袁公所请,起征张瑾便是。”

    “可是陛下!”张让想到先前与张瑾有所过节,深怕张瑾再次被启用,只怕是对他有所威胁,“张瑾他为人桀骜不驯,不听调遣,杂家怕他”

    “行了。”灵帝摆摆手,“让父不必多虑,朕还想快些回宫就寝呢?”

    “陛下,杂家”张让有些语塞,微微低下头。

    “好了,好了,让父。”灵帝看着张让一脸胆怯惶恐,觉得自己的语气失当,“蔡城距冀州甚远,即使骑兵长驱也要多日,不妨让并州的那个丁原去吧。”

    “皇上!”袁逢顿感错愕,没想到灵帝如此袒护张让,他知道张让与张瑾有所过节,但没想到灵帝会为了张让做出退步,“丁原镇守重地,恐怕分身乏力。”

    “行了!”灵帝面露不悦,“让父,传朕旨意,择日命丁原出兵助冀州,不得有误!”

    “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