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争虎斗〕〔霸道小叔,请轻撩〕〔(快穿)祖师奶奶她〕〔超级兵王叶谦〕〔叶幽幽顾瑾寒〕〔透视兵王在山村〕〔牧宜〕〔我在古代养媳妇〕〔帝女心劫〕〔嘿,魔法师〕〔重生千金:国民女〕〔网游:灵武皇妃〕〔我很凶猛〕〔杨小落的便宜奶爸〕〔覆手〕〔三国之武魂通天〕〔天青色等蔷薇雨〕〔将军抢亲记〕〔超品巫师〕〔重生军嫂在瓷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四十八章 荡庭鱼肠
    蔡城。张瑾军营。

    天色混沌,时近黎明,有层层白般的云,从山底的那一头蹭冒上半空。

    张瑾负手站在点将台上,抬头仰望着自北向南飘来的云朵,眼神里四溢着喜悦与担忧。四下一片寂静,火盆皆已燃尽,只有两对巡游交接班的士兵在巡逻着。

    “张瑾,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张让那帮阉党早晚老夫定要你替我除掉的,眼下权衡利弊得失,你只能暂时调遣到蔡城镇守,切记莫要因小失大”

    张瑾回想着离开洛阳大牢前,自己的救命恩人袁逢与王允二位的嘱托,不觉一晃就是四年,他整整在蔡城窝囊了四年,四年里,他虽未有懈怠日夜操练兵马,可是始终没有等到朝廷重启的征召,那会太平除了北方游民外族作乱外,中原算是太平盛世,可是近些年黄巾贼狼烟四起,自己由始至终歼灭颍川内的黄巾贼,都是发自自愿出兵并未接到朝廷的诏书,想来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张瑾垂下额前一缕青丝,目光涣散地望向辕门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汉庭阉狗,难道堂堂汉室居然要断送在一帮阉党手中不成?“唉恐怕袁大人请旨又是失败告终了吧。”他叹息着,身后的双手不知不觉已揣足了劲,发出咯吱咯吱声。

    汉灵帝光和七年。朝廷上下腐败不堪,各地方私相授受买官进爵,宦官外戚争斗不休,时逢大旱,颗粒无收的百姓面对朝廷的苛捐杂税,走投无路发动了黄巾起义,黄巾贼就像蚂蚱一般疯狂蔓延四处烧杀抢掠。那是张瑾镇守蔡城的第四年,张瑾眼见一展抱负的时机到来,迅速托付王允袁逢等大臣请缨出战,奈何,阉党十常侍担心自己一旦立了战功,到时候重回朝廷,势必会找他们报仇雪恨,因此多番阻挠不肯让张瑾出兵,将自己如同弃将般流放在蔡城。

    前些日子,洛阳袁逢来信告知张瑾欲禀明圣上,重新启用他让他率领铁骑前往冀州战场,首先接到消息最为高兴的当属张瑾之子张骁,张骁前些时候早就按耐不住性子,打算一举北上歼灭黄巾贼,为张家光耀门楣,让他足以重返朝廷。

    张瑾一夜未眠,早早地就来到点将台只待信使一到,调兵遣将直驱冀州。可惜,洛阳传递消息的信使迟迟未到。张瑾失望地扭过头回望身后一顶半开的营帐,只见营帐外一个瘦削的黑影慢慢地消失,那双漆黑的夜幕中仍闪烁着灼灼砾光的眼神,也一道消失了。

    “东儿”张瑾默念出这个名字,显然他知道那个黑影就是同自己一样焦虑的儿子—张骁。

    “主公。”当他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叫喊声。“主公不好啦,东东不见了!”

    “什么?”张瑾猛地抬起头,急忙地冲向来人,厉声道:“怎么回事?刚才东东还在我身后的营帐出现才对,为何你会如此说?”

    “府里仆人发现东东不在房里,房里却灯火通明就进去查看,没想到房内空无一人,还留下一纸书信!”男子焦急地说。

    “东儿!”张瑾冷冷地念着这个名字,一把夺过男子手中的书信,却没有急着拆开,反而下令道:“速速传我军令!先锋营出营给我把张骁带回来!”

    “是主公”男子不敢多问,转身就要下台离开。

    “且慢!”张瑾忽然有开口道,“罢了罢了!这小子桀骜惯了,出去磨砺磨砺一番也无妨,就随他去吧,况且先锋营的将士们未必能把他带回来。”

    “主公不怕东儿他”

    “老张,东儿的武艺你还担心他能出什么意外?”张瑾摆了摆手,截道。

    “也是,东儿武艺已然超出我与主公大半截,相信此番出城历练,势必是有惊无险。”男子微微颔首表示同意道。

    荒原之上车辚马啸,一队精悍的人马正是从平乡县皇甫嵩军营离开的云襄等人,云襄并没有下令快马加鞭直奔广宗城,反而在距离广宗城外三十里地的荒原上,原地歇息了半宿,直到翌日寅时方可继续前行。

    从皇甫嵩的军营里出来后,云襄就不再开口说话,全权将下达军令的权利交付于刘备与郭嘉二人处理,自己一个人站在荒原石塌高处,远远眺望广宗城以及城外三山五岳的景色,一言不发。

    “公子究竟是怎么了?从皇甫嵩军营里出来后就像是变成哑巴一样,一句话也不说真是急死人了。”张飞望着云襄的一夜未眠的身影,揉着眼眶里风干的眼屎,担忧道。

    管亥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云襄,同样的满腹心事,“老黑,依我看我看你还是别去打扰公子,郭先生都不知道公子在想什么,更何况你个老粗呢?”

    “老管,可是你不担心?”张飞欲言又止。

    “三弟,离寅时还有不到一个时辰,你还是抓紧补眠,省得一会打不起精神来。”刘备说道,“莫要去打扰公子。”

    云襄在皇甫嵩营帐里究竟遭遇了什么,除了他一人无人得知,就连郭嘉与司马言几人皆不知晓。云襄只是简简单单吩咐郭嘉与刘备料理众将士休息,以及翌日寅时出发前往广宗城外,再无太多的透露。一人静静地站在石塌高处,眺望远方。

    云襄静静地站在石子塌方上,此时此刻已是丑时末,寅时初。云襄望着广宗城目光却又眺望得更远,照方向来看是广平城的位置。贾诩!当真命丧广平县郊外吗?听皇甫嵩所述他口中的贾和文,就是自己所想到的那个乱世毒士贾诩,只可惜无缘一见啊!

    云襄缓缓抬起头,眉梢凝滞着一缕担忧,他握紧掌中的折扇,喉结大幅度的升降。直到一阵寒冷狠狠地拍打在他的脸颊上,他在缓缓收回心神,低头望了望在石缝里摇晃求生的野草,心头顿悟自语道:“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怕是我自己想多了,贾诩,那个生在西凉武威,凭着一句话得唬得氐人全身而退,更是在郭汜、李傕二人祸乱朝野时得以生存之人,怎么会死区区黄巾贼手中呢?此番战败不肯回到皇甫嵩身边,估计是知道皇甫嵩嘴上仁德,手上未必。”

    “哈哈哈,好一个贾诩,贾文和!”云襄摇着头,越发兴奋起来。

    “公子可是想明白那件事情了?”云襄身后突然传来郭嘉的声音。

    “唔奉孝?”云襄回过头,眼睛闪了一下,苦笑道:“看来奉孝比我早些想通此事,却还瞒着我令我自寻烦恼是吧?”

    “公子说笑了。”郭嘉缓施一礼,“奉孝明白的不过小理粗事,哪里能像公子想得那么通透明了呢?”

    云襄不说话,慢慢从腰间取下一柄宝剑,递到郭嘉面前。郭嘉颤抖着捧着宝剑,目光上下一扫,缓缓道:“公子这可是荡庭宝剑啊!皇甫嵩大人居然将此物借予公子?”

    昔日,皇甫嵩功绩累累,先帝汉桓帝特令人打造,据说与战国名剑鱼肠剑同系一脉,更有人说此剑便是鱼肠剑重新锻造而成。只是时过境迁,已经有很多人忘记它原先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