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三国当枭雄 第一百七十三章 协外攘内
    当云襄等人靠近黄巾贼大营阵前时,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伤残的黄巾贼拖着波横的尸首,抱头鼠窜般滚回营地,大营外木栏门骤然紧闭,箭楼上几名抬着弓胎,微微哆嗦着不敢贸然放箭,深怕会遭来灭顶之灾。

    云襄缓缓勒住马蹄掉转回过身去,望向刚刚经历一场厮杀的云军将士们,那一副副坚毅得足矣令人惶恐的眼神,正是多日来连连征战积攒下来最有价值的东西。这是一次颇具意义的征战,它将打破那长久寡不敌众危言,更加向世人证明了云军的强大。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往往令你恐惧且艰难的任务,当你真正下定决心,以无所畏惧的心态去做时,却会有意想不到的收益。

    云襄身后,许多黄巾贼旧部管亥等人望向云襄背影的眸子里尽是敬畏!做到了,云襄竟然真的做到了,凭着一千多的兵马轻易击溃了出营探路的几千士卒,到了现在,他们终于明白当日幽州之时,云襄说须臾可见黄巾贼危机的那份自信,并不是无稽之谈。

    看来黄巾贼就将在今日,今地终结他们为期数月来的暴乱。

    急促的马蹄声悠然响起,众人蓦然回首,只见左翼一人一马飞驰而来,荣南猛地勒住马蹄,锵然从马背上跳下,昂然道:“公子,前方黄巾贼并未贸然出兵,刘将军依旧令弓箭手扫射前营。”

    “果然是帮缩头乌龟!”司马言勒马朝前走了几步,讥讽道。

    郭嘉悠然笑道:“我暗敌明,黄巾贼焉敢贸然出兵打探?适才那帮黄巾贼怕是病急乱投医,想找退路这次没了防范,被我军杀得大败而归。”

    “哈!”管亥挥舞着硕大的胳膊,笑道:“公子与郭先生足智多谋,他们要是还敢出营自投罗网的话,咱们再杀他个片甲不留就是了。”

    云襄俊眉微微抖了一下,轻轻用折扇拍了拍马鞍,摇头道:“不可!”

    “唔?”司马言疑惑道:“妙杰,为什么不可?”

    郭嘉吸了口气,向司马言解释道:“文仕,这曹刿论战,讲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今我军先发已然打了个黄巾贼措手不及,经此一败黄巾贼势必略有调整,他们士气虽有所挫,但是人数依旧众多,我们若贸贸然在于其战,必有损失。”

    裴元绍不解道:“那眼下我们当如何?”

    “以退为进,敌疲我打!”

    云襄与郭嘉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的,二人相互照面了一番,旋即各自笑了笑。

    云襄气定神闲,郎朗道:“荣南!”

    荣南踏前一步,斗志盎然道:“荣南在!”

    云襄沉声道:“你速速去通报玄德他们,让他们停止进攻,以退为进,向后撤退到地势较高的地带,静候号角声!”

    “遵命!”

    “其余弟兄们随我撤入林中,等待时机,咱们再杀他个措手不及!”

    “遵命!”

    众人纷纷拱手领命,云军顺势掉头朝柏林深处遁入,独荣南一人策马长驱,前往前方传递消息。

    黄巾贼大营,天色已然放明,山风吹散了营前的迷雾,还有旋即消失的云军。

    这是一仗赤裸裸地打击,当士卒拖拽着已然气绝身亡的波横尸首,来到波才跟前时,众人都已经意识到这次攻营的汉军统领,绝非一般杂鱼之辈。

    “”波才冷眼望了望躺在地上冰冷的尸首,嘴唇不由自主由外向里抿了几口,“可曾看清是何人?”

    “呜”将波横尸首带到波才面前的黄巾士兵,低沉着头仿佛还未从方才的慌恐中走出,跪在地上木讷不语。

    “喂?”刘辟上前一步眉宇深蹙,沉声道:“波头领问你话呢?发什么愣不想活了吗?”

    “啊”黄巾士兵顿时耳蜗如触雷,反应激烈的抱着头,怯怯道:“是汉军,汉军!”

    一边的孙夏闷哼一声,冷声道:“他奶奶的,老子也知道是汉军,这还要你说!波头领是问你是何人统领的汉军?”

    “裴裴头领!”那名惊吓过度的黄巾士兵坐在地上,嘴里囔囔着。

    “裴头领?”黄邵眉梢微微一翘,恍然瞠目自语:“难道是随二将军攻夺幽州的裴元绍?”

    黄邵此言一出,高升、波才、孙夏、刘辟四人同时脸色一青!事实上,随着张宝被擒的消息传到众人耳中时,关于那群跟随张宝的黄巾头领们的生死,大伙系数也知个好歹,汉军遇上黄巾贼剥皮拆骨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呢?更别谈收为己用呢?只是令众人惊奇的是,居然会在此地再次遇到裴元绍,而且是站在汉军阵营的身份,莫非眼下攻营的汉军正是来自幽州的那支军队?

    细细想来,胆敢犯险转守为攻进攻黄巾大营的,眼下多半只有他倒也是不无可能,当日,幽州攻防战他不就是用百人瓦解张宝的军队吗?不过,当时张宝帐下除了程志远与裴元绍算得上个能用的大将外,其他的都是喽喽。加上张宝昏庸的指挥能力,不全军覆没才是奇迹。

    波才自认从颍川一路杀来,没有惧怕过谁,就算是遇上名将皇甫嵩都不曾眨过眼。可现在遇上了那个早在黄巾军营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云襄,加上如今又遭此突袭,令他更加觉得这个云襄不止传闻中被吹捧的那样,因为无论如何,云襄都不应该如此大胆,至少,他也不敢转守为攻不是吗?

    “想不到裴元绍居然做了汉军的狗腿子!”黄邵黯然抬起头,凿嘴骂道:“老子当日就不该在颍川救了那厮!”

    “唔?”波才目光森然,阴恻恻投向黄邵,问道:“黄邵兄弟,你与裴元绍是旧识?”

    “不错!”黄邵倒吸了一口冷气,皱眉道:“都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

    波才目光一凛,冷声道:“不不不!这兴许就是咱们的突破口!”

    黄巾贼大营,地处广宗城外西南处,大营周围皆被树茂所遮,其营长十里有余,正对广宗城为大营正门,被云军围堵的后门正对南方,延伸至广平的官道。这条黄巾贼后撤之路,正被云襄派人死死地盯着,一有风吹草动藏匿在后头的云军,必然会阻截拦杀!

    刘备率领的人马在收到荣南传递来的消息后,便立刻后撤,分派关羽、张飞各自领三百弟兄埋伏左右,又命周仓带领五十骑马隐蔽于山头,密切观察张曼成的动向。云襄知道波才不敢贸然出兵,但是有一个人不得不地方一二,那就是从高唐县匆匆撤兵的张曼成,他手上可是握着不下两万的兵力,若是二人连线作战,云襄与郭嘉再缜密的计划也将会化为梦幻泡影。

    云襄意在动摇军心、令黄巾贼心生胆怯,他知道波才下一步一定会派人出营求救,这正是云襄想要的结果,所以围营并不严密。

    经过清晨一番酣畅大胜,云襄率领云军击溃出营探路的波横人马,裴元绍更是射杀了波横,黄巾贼出营的士卒伤亡殆尽,几乎折损了全营五分之一的兵力,尤其是波才那些追随已久的亲信士兵,几乎都随着波横被云军屠截无几。前营酣睡的黄巾贼也被刘备率领的弓箭手射杀近半,营帐损毁更是不下数十座。

    云襄低眉望着距离自己五里余地的黄巾大营,眸子里掠过一丝残缺的怜悯,向身边陪伴上山的郭嘉说道:“奉孝,你说这皆是黎明百姓,奈何要兵戎相向呢?”

    郭嘉目光幽幽同眼皮一道下沉,摇头喟叹道:“皆因乱世纷杂,官宦扰民而起,公子无须忧心。”

    “官宦?”云襄闻言徐徐直起身来,清眸望向郭嘉,问道:“奉孝有此大才,让你屈尊随我一官半职也没有的人,着实是委屈你了。”

    郭嘉神色一动,忙拱了拱手,谦逊道:“公子此言当真要折煞奉孝,功名利禄本就是浮云,奉孝今生有幸逢明主,纵使终身布衣也无怨无悔!”

    云襄上前挽住郭嘉作揖的双拳,微微抿了抿嘴,缓缓道:“得奉孝信赖,实属云某之大幸,眼下还有一要事需要烦请奉孝走一趟!”

    “唔?”郭嘉闻言稍稍一顿,回答道:“公子欲邀曹孟德相助?”

    云襄长眉一翘点了点头,笑道:“知我者,奉孝也!”

    “今黄巾贼新败不敢贸然出营迎战,皆因不知我军兵力如何,被分兵而战所混淆视听,不过只是暂时的,”云襄目光一冷,朝东南方向的山间远远眺望过去,“老管前夜探实张曼成的大营就驻扎在那个方向的山间里,更发现曾有一队人马与波才暗中交涉过,想必他二人已然互通消息,难保张曼成有所动作,到时候张曼成率兵杀至,只怕战事会瞬间反转,我军恐成盘中餐,任万人刀俎相向。”

    郭嘉闻言脸色依旧平静,眸子里却隐隐透出几分敬畏之色。

    “我已让子龙率五十骑兵在北面候着,他会保护你一路至广宗城,一定要在曹操进广宗城之前拦住他,否则潘凤必有所动!”

    郭嘉微微颔首,拱手笑道:“公子思虑周详,可真是将奉孝该做该想之事都已做完。”

    “不不不!”云襄罢了罢手,淡然道:“这一切若无奉孝之才说动曹操的话,云某的部署不过空谈而已。”

    “公子如此信赖,奉孝必不辱使命!”

    “一切以性命安危为重,切要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