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废柴 林君河楚〕〔神秘使者〕〔萌妃当道:霸道妖〕〔超级制造商〕〔花媚玉堂〕〔逆天废柴:邪君的〕〔都市狂医〕〔全能摇摆人〕〔隋炀也是帝〕〔八零珠宝设计师〕〔带着灵宝闯世界〕〔幻想科技之王〕〔最佳娱乐时代〕〔还看今朝〕〔聊斋好莱坞〕〔天剑书香〕〔急案特攻〕〔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神级强者〕〔点道为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王者:英雄,开黑吗! 第299章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18)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国师府里四季如春,花儿开了一批又一批,莲花开的尤其好看。

    明世隐立在一叶扁舟上,白袍翻飞,黑袍舞动,银发飞舞,面容模糊。

    “墨印姝,你是蠢么?”

    沂洁挥退了颜儿,索性自己一人倚在石桥上看那绝色之人立于潺潺流水中。

    似莲仙,又似莲妖。

    不过墨印姝对他的喜欢已经变成了一层极厚的滤镜,满心满眼只有他谪仙的身影。

    “是啊。”沂洁歪着头笑。

    你长的好看,说什么都对。

    明世隐:“……”

    他飞身到桥上,手里凭空悬浮着他的法器,整个人笼罩在一层金色的光辉里,足足比墨印姝高一个头,两手撑在她腰侧,微微低头,遮掩了所有的阳光。

    沂洁甚至已经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状态里。

    “你今日,见了谁?”带着些催眠的声音缓缓流转。

    “父妃。”沂洁眼神中有些迷茫,回想起今日所见之人,小手指上的指甲狠狠掐入手心,一阵刺痛,她的理智回笼。

    “在你父妃那里,你见到了什么?”平时高冷的明世隐今日对她说的话异常的多。

    沂洁略有些戒备的看着他,不说话。

    不行不行,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观摩了一场活春宫。

    要保持良好的陛下形象。

    于是沂洁清清嗓子,再次风情万种的笑,“国师是否管的太多了?”

    本以为明世隐会怒不可遏,谁知他神色未变,眼神阴沉得能滴墨。

    是,他只是国师。

    不是她的谁。

    有什么资格问?

    打从沂洁第一次见到明世隐起,就没有真切的看到过他的容颜。

    这是第一次看到他的眼。

    与上午在地牢里阴沉沉的那双来自恶魔的眼不同,他的眼里有目空一切的睥睨和不屑,也有短暂的迷茫和复杂,更多的是来自浩瀚星空的未知和神秘。

    他闭了闭眼。

    再睁眼时眼神一片清明,又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占卜师。

    “是微臣逾越了。”朝她拱拱手,明世隐毫不留恋的带着法器转身离开。

    独留沂洁在桥上,神色莫辨。

    明世隐那个样子……很像吃醋啊。

    只是他又不知道她今天见到了谁看到了什么,而且他又不喜欢她。

    怎么会吃醋呢?

    ……

    晚上。

    皇宫专属女皇的书房,灯火通明。

    “砰!”书房的门被踹开。

    沂洁未抬眼,“进来。”

    门“哐当”一声倒在地上,激起了一点灰尘。

    “陛下,我来了。”慕梓一身黑衣,吊儿郎当的模样让站在旁边研墨的颜儿挑了挑眉。

    “门的修理费从你俸禄里扣。”沂洁红笔一画,又丢掉一份批斗她赐婚丞相之子的奏折。

    显然没想到自己还有俸禄这回事,慕梓挑挑眉,毫不客气的在她对面坐下,“我一个月俸禄多少?”

    “十文。”

    “换扇新门多少钱?”

    “十两。”

    慕梓:“……”

    什么鬼破工作老子不干了!

    (ノ=Д=)ノ┻━┻

    “唔,有个任务,报酬二十两。”沂洁抬眼,烛光之下显得像魅惑人心的妖精。

    “说。”慕梓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

    沂洁用眼神示意颜儿出去。

    “杀了朕的父妃。”待颜儿出去,沂洁面色平静的看着他。

    “丧心病狂啊你。”慕梓挑挑眉,不由得正视面前的女子。

    她与以前很不一样了。

    容貌未变,心却变了。

    不过……他喜欢。

    沂洁也笑。

    丧心病狂么?

    不过是杀鸡儆猴罢了。

    谁让他们……动了明世隐的心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