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在龙珠世界升级〕〔宝莲灯前传之杨蛟〕〔皇朝一品〕〔只短一笔〕〔修改超凡〕〔哈利波特之黑魔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择夫婿〕〔渣男莫追〕〔重生之绝世废少〕〔神偷毒后:嫁个皇〕〔穿梭在电视剧〕〔至高主宰〕〔咎由自娶:鲜妻每〕〔迟律师,离婚请签〕〔嫡女难逑〕〔篮下我为王〕〔重生商纣王〕〔神宠降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三章 半部论语不知道
    ..,一步偷天

    宋青就是那个圆头圆脑的小书生。他笑嘻嘻地接了浓眉儒生的差遣,破开门口瞧热闹的人群,将步安领出点星殿。

    大殿背对竹lin方向的山道呈之字形蜿蜒向上,周遭种着低矮的山茶。薄雾缭绕的群山间,有溪流瀑布和屋宇楼阁若隐若现。

    步安走在这泼墨画般的山水之zhong,却丝毫没有观赏风景的兴致,满肚子疑问正要向跟前名叫宋青的小书生讨教,只是不知道从何问起。

    没等他开口,宋青倒先忍不住了,扭过圆乎乎的脑袋,神神秘秘地问:“你说有些事情不记得了。真的假的?”

    步安苦笑道:“岂止是有些事情,简直什么都记不得了。”算是给自己接下去的诸多疑问打了个铺垫。

    宋青的反应超出了步安的预料,他非但顺理成章地接受了这个回答,还主动提供线索,说出当年诗仙李白在竹lin里一梦三日三夜,梦见世外仙境的传说。

    “你说去了整整二十二年,岂不是将那仙境游了个遍?对了,‘二本’又是什么名堂?是那仙境zhong的金榜榜眼吗?”宋青摇头晃脑,不时回头看上一眼,像是要从步安错愕的脸上找出些端倪来,一会儿又惋惜道:“你大概是运气不好,没能从仙人那里得到好处。”

    步安并不觉得自己二十二年的人生会是一场梦境,微微摇头,强作轻松道:“相比我那怪梦,这里才更像是世外仙境。”

    宋青惊得停下脚步,转身确认道:“你不会是在梦里去了趟阎罗殿吧?”

    步安连忙否认。两人走走停停,来到流云台时,他已经从宋青这里,得知了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

    简而言之,这里还是华夏,也被称做神州,除了东海上有万千列岛以外,地理和步安所知的差不多一样。但是世上有妖魔鬼怪,曾经还有过旧神,诸子百家则成了开宗立派的修行者。

    历史上也有春秋战国、秦汉晋隋唐宋……直到宋朝建隆年间,邪月初临,接下去的朝代更迭就完全乱了套。

    所谓邪月,其实还是原来那个月亮,只不过变成了一颗鲜红诡异的飞星,每隔几十上百年都要来拜访神州,引动百鬼夜行、潮汐巨变,被看作人间王朝的劫难。

    现在是大梁朝隆兴二年三月,邪月再临的第三个月份。按照史书上的记载,邪月临世最短不过数月,最长一次是二十七年,没人知道这一次它会逗留多久。

    ……

    ……

    三天后的清晨,步安坐在一间农舍门前的竹椅上,一边嚼着野果,一边拿着本薄薄的《孟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默念着。

    流云台是天姥南麓半山腰上,一块差不多十五六亩大小的平地,上面是陡峭的深色山岩,下面正对着镜湖。从远处看,它就像是云海zhong的一小片礁石,但身处台上,也并不觉得雾气有多重。

    台上稀稀落落三四十间农舍,屋前有溪流,屋后是菜地,篱笆围起的小院里还养着鸡,不像书院一隅,倒像是个青砖绿瓦、风格清雅的小村落。

    据说书院鼓励自耕自作,自给自足,是尊重儒门“耕读传家”的古训,步安作为一个现代人,对此有些不以为然。可在得知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后,他就开始强迫自己去认同儒家的精神。

    目前看来,效果还行。至少《孟子·公孙丑》,他已背得七七八八,说不定有一天也会沉醉于这些经典,从而感动到儒门在天英灵们帮他一把,让他从目前的闻道境界,一举突破到明德境界。

    关于修行真谛,宋青说:“世上本是人敬神,修行则是神敬人。”

    通俗来说,就是所有活人辞世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丝念力,浊则沉于地底七分,清则浮于头顶三尺。前者称鬼,邪月临世就会出来害人;后者称灵,是修行者凝聚自身灵力的源泉。

    最早,修行者们常常要走遍神州,到处收灵为己用,所以修行修行,本是修与行,修修复行行,缺一不可。

    但这种修行方式的弊端非常明显——并不是所有的灵都愿意供你驱策,成为修行者的灵力;更不用说舍弃残魂,滋养修行者的命灵(本命灵力)了。这种被称作随缘修行的方式,效果相当有限,很像是在漫无目的地四处瞎转悠。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钦佩诸子百家了。

    他们创造了一种极为简便有效的方法,就是用不同的思想将人区分开来,儒人死后化作儒灵,道人死后化为道灵……一一对应,增加匹配成功率。所以,修行就是孤意求专,以便获得同门仙逝的英灵认可,进而献身于你。

    虚无缥缈的英灵,某种意义上就是神,让神来主动投你,故而叫做神敬人。

    再说儒门的修行境界。

    所谓“闻道”初境,就是绝大多数念孔孟之书的人都可以达到的境界。只要到了这个境界,死后就是儒灵了。

    所以孔圣人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不是说闻过道就可以去死了,而是要反过来理解,是一句劝说辞,劝你:“没读过圣贤书之前,可千万别死啊。”因为那样死了就不能为后世儒门修行者添砖加瓦了嘛!

    至于儒门第二境界,“明德”之境,是说念书念到了“明德”的程度,相当于是走心了,比“闻道”显然要难,这种人死了,所化的英灵也比较挑剔一点,对一般的书生看不上了,会倾向于对同样走心的读书人投怀送抱。

    依次类推,闻道之上是明德,明德之上是养气,再是无罔、从心所欲、仁者无敌、内圣外王……至于有没有更高的,宋青也不知道。

    另外,“闻道”境界的儒人一般叫书生;到了“明德”境界的儒人则借用了闻道有先后的古训,被称作先生……

    步安发现自己穿了个越,居然连“先生”这个称呼都被剥夺了,后面的那些直接就没再听。

    除了被宋青灌输了一大通修行理论,步安还弄清楚了自己现在到底是谁。

    他住到流云台客舍的第二天晚上,就有个名叫唐wen毅的同乡来找他。那人看上去瘦瘦高高,穿着举止像个酸腐秀才。

    唐wen毅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全黑,鹌鹑蛋大小的邪月就已经挂在头顶,月光给流云台笼上了一层红纱,步安早早点起了油灯,躲在屋里背书。

    见面的情景有些尴尬,步安当然不认识对方,唐wen毅跟他也算不上太熟,只有过数面之缘。

    步安在这个世界上的名字真叫步安,十六岁,嘉兴府华亭县青龙镇人,父母也是早亡,其父病故前,将尚且年幼的他托付给了自己的嫡亲兄长步鸿轩。

    那时候,步鸿轩是华亭知县,唐wen毅的父亲则是他属下的县丞。两人此后的官运天差地别,前者现在已经是从四品的嘉兴知府,后者却因为受不了继任知县的排挤,辞官做了个闲人。

    步安看唐wen毅的酸腐相,对他父亲为什么会受排挤,也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而相比之下,自己那位官运亨通的大伯,似乎也太知变通。为了和某位家zhong只有独生女儿的京官搭上关系,他居然要把步安这个“继子”入赘过去。

    从唐wen毅的话里,步安大约听懂了自己的处境。那个入赘的婚约早在一年多前就订下了,只不过步安抵死不从,这次冒死跑到天姥书院来,想必也是为了逃婚。

    至于那位京官到底是谁,唐wen毅并不清楚。他大概也是从他老头子那里听来的。

    因为同仇敌忾的这层关系,唐wen毅对步安的逃婚行为大为赞赏,但是赞赏过后,又说起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之类的丧气话。步安听不下去,就忙不迭把他给送走了。

    当晚他就立下宏志,除了要在这世界上谋个立锥之地,更要紧是把逃婚进行到底。

    “那步鸿轩老贼想要送人情,就把他亲儿子送去入赘!休想动我的歪脑筋!”

    ……

    这天下午,宋青抱着一捆干柴,乐呵呵地来到流云台上步安暂居的客舍。干柴是步安托他带来的,目的是要烤一只野兔。

    野兔的来历有些可疑。自打步安在流云台上住下,每天清晨一推门,地上准有码放整齐的野果,到了第三天早上,居然还多了一头刚死不久的野兔子。

    步安从宋青手里接过干柴,问:“怎么样?问到是谁送来的吗?”

    宋青摊摊手:“没问到。你确定除了那个酸秀才以外,在这山上再没有熟人了?”

    步安想都没想,道:“管他是谁呢,人家总是好意。我看这野兔也不像是zhong毒死的,再不吃就放坏了,怪可惜的。”

    他已经三天没有闻到肉味,胸zhong有股豪情,不管这野兔是从哪儿来的,总要想办法吃到肚子里去。

    况且,宋青这两天帮了他不少忙,不但帮他张罗食宿,还替他借来了四书五经,步安兜里总共就几块碎银,就算他舍得花,也找不到地方宴请,只好借花献佛,用这不知谁送来的野兔,犒劳一下他。

    这小宋青是天姥山下儒岱镇上,寻常人家的孩子,从小就爱往山上跑。

    有一回,书院大儒讲解经义时,座下弟子无人能答,偏偏被路过的宋青答了上来。那大儒赶紧拦住他,又用别的问题考较,发现这孩童竟然都能答得八九不离十。

    那年宋青十一岁,被天姥书院破格录取。

    因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宋青是这书院zhong最闲的闲人。步安有次问他:“怎么没有师长来约束你?”他甩甩手答道:“我那师尊又不设堂讲学,只让我自己修行。”

    两人忙活了一阵,终于将野兔烤熟,坐在流云台的山崖旁,看着山下的镜湖,一口一口撕着兔肉。所谓wen武之道,一张一弛,步安背书背得头昏脑胀,偷闲片刻,正好让脑子放松放松。

    缺油少盐的烤野兔放在以前简直难以下咽,此时却变成了人间美味。

    “我是如此的喜欢小动物……”步安咬了一口兔腿,嚼了一会儿,咽下去,接着道:“以至于最好顿顿都有啊!”

    宋青“噗”的笑出来,乐道:“步安,你是个妙人,不学无术,说话却真真有趣。”他想起步安前几天点评他入学书院的经历,说他单靠“蹭课”就蹭成了“学霸”,觉得好笑至极,咧嘴直笑,烤化的兔子油就顺着嘴角流下来。

    步安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我梦游仙境,忘了人间吗?怎么今天又变成不学无术了?”

    宋青随手擦干嘴角,道:“屁!修平师兄都跟我说了,竹lin秘境只是个天地造化的阴阳阵法,里头根本没有机缘。”

    步安没见过这位修平师兄,想来应该是宋青的偶像。他笑笑,也不辩解,道:“说是隔几天再考,日子定下来了吗?”

    宋青道:“对啊!我正要跟你说呢,日子定在四月初四,清明之后,谷雨之前。”

    步安已经接受了人们把节气挂在嘴边的习惯,但是四月初四这种日子,在他这个现代人听来,总有些膈应。

    还有十五天。步安想起摆在房zhong的那一大摞经典原wen和后人的释疑注解,不由得脑袋有些大。

    “你慢吃,我背书去了。”他站起身,正好看到遥远的山下镜湖旁,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走进湖边小亭,一时间有些恍惚。

    应该就是自己在湖边见过的那个美女屠瑶,又要去弄潮了。

    宋青没注意到步安的晃神,一边嚼着兔肉,一边含混道:“天姥书院顶着天下儒门第二的名头,可在天下人眼里,早已经不能和鲁zhong曲阜书院、汴京乐乎书院相提并论。入学断档会被看作书院颓势难逃的预兆,本来怎么都会放你过关的,可是这次弄出的动静……”

    步安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刻意照顾,可是对方的话里,似乎有些额外的消息,他不解道:“什么动静?”

    宋青解释道:“前几日有个乐乎书院的大儒,来此游学。不知道哪个爱嚼舌头的把你考学的场面编了故事来讲,被那人听去了。”

    步安有些无语,道:“那个爱嚼舌头的,不会就是你吧?”

    宋青笑道:“我可没那本事……你恐怕不知,自己早已扬名书院,人称‘半部论语步执道’呢。”

    步安气呼呼地把兔腿骨头扔进行将熄灭的火堆,转身朝客舍走去,低声道:“什么半部论语不知道,半部论语我还是知道的。”

    宋青在他身后大笑道:“知道半部论语,不就是有另外半部论语不知道吗?”

    步安摇了摇头,没再睬他。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