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在龙珠世界升级〕〔宝莲灯前传之杨蛟〕〔皇朝一品〕〔只短一笔〕〔修改超凡〕〔哈利波特之黑魔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择夫婿〕〔渣男莫追〕〔重生之绝世废少〕〔神偷毒后:嫁个皇〕〔穿梭在电视剧〕〔至高主宰〕〔咎由自娶:鲜妻每〕〔迟律师,离婚请签〕〔嫡女难逑〕〔篮下我为王〕〔重生商纣王〕〔神宠降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四章 一只小猫来报恩
    ..,一步偷天

    知道半部论语显然不够用。

    为了应付延迟到了四月初四的春试,步安使出了浑身解数。住在流云台上的书院学子们,每天都能见到他迎着朝阳大声诵读的场面,钦佩之余,也有些不解:

    “这人已经十六七岁,还在诵读入门经要。蒙学时,都干什么去了?”

    儒岱镇上的商户上山来送些杂货,听见他磕磕巴巴地背着《论语》,也会感慨:“看来这天姥书院真正是没落了。”下山之后,还要拿这一幕来教训膝下的孩童,说一说“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道理。

    唐wen毅大约也听到了“半部论语步执道”的传言,不敢再来走动,生怕被人说成是物以类聚。

    只有宋青每天仍旧没心没肺地往这里跑。偶尔还会解释一下步安学经zhong遇到的疑问。

    在他天南地北的闲扯zhong,步安知道了邪月灭宋的典故;知道了隆兴皇帝有关“逐月”的告天下令;知道天姥书院有十三位养气境界的大儒、两位无罔境界的国士,而山长怀沧的境界无人可知。

    他还听说一度被书院视作复兴希望的天才儒生司徒彦,十九岁那年便入了“养气”境,成为当世最年轻的大儒,却在三年前转学去了汴京的乐乎书院。

    但这些都距离步安太遥远了,只是他偶尔从书堆zhong抬出头时,听来调剂心情的故事。

    隆兴皇帝要对付邪月,山长怀沧要复兴书院,司徒彦要去这帝国的zhong心实现他的抱负。步安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会身骑白马跨进汴京,踏上这世界zhong心的舞台,可眼下,他只想通过一场春试补考,成为这没落书院zhong的一名学子,继而摆脱入赘的命运。

    有时他也会疑惑。为什么两个世界都有一个步安,都是华亭人,都是父母早亡?他在客舍铜镜里看到的少年仍是记忆zhong自己的模样,只不过年轻一些,清秀一些。

    好在他没有闲暇来思考这个问题。脑子里装满未经消化、似是而非的wen言wen,像粗心的厨娘花了太多时间捣鼓出来的一锅炖菜,看上去什么都有,可到底有些什么,却又难以厘清。

    有一天深夜,他在客舍硬邦邦的木板床上辗转难眠,在起来背书和赶紧睡觉之间犹豫不决时,听到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声响。

    他轻手轻脚地下床,慢慢地,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拉开门闩,然后一下子推开门。

    步安很好奇,到底是谁每夜偷偷地在客舍门外放置野果、小兽,可血色月光映入眼帘的刹那,他心头一惊,突然想起邪月当空,百鬼夜行的说法。

    红纱般的月光下,果然有一只白晃晃的鬼站在门外!

    步安只觉得浑身汗毛都在这一刻竖立起来,就在他要惊叫出声之前的一息,一张小手捂住了他的嘴。

    手是暖的,不是鬼!

    步安瞪大眼睛,看着一个矮他一头,穿着白衣白裤,一只手里拽着两个野果的小女孩儿。对方也瞪着眼睛看他,似乎比他还要紧张。

    “公子……”女孩儿的声音轻轻的,怯怯的,好像在步安的心上挠痒痒。她见步安脸上的惊色退去,才慢慢放开手。

    “你是什么人?”步安觉得自己问得不对,补充道:“是人还是鬼?”

    小女孩儿一脸恳切地看着步安,低声道:“公子,我们进去说……我不是鬼。”

    步安心道:“你说不是鬼就不是鬼吗?”可这小女孩儿的眼神楚楚可怜,看上去确实不像是有恶意。联想到这几天来,门前从未缺席的野果,步安终于往身后让了一步。

    女孩儿走进屋子,反手将门掩上,血色月光被阻在了门外。

    屋里黑漆漆的,步安点了油灯,转身时,只见那小女孩儿已经跪在跟前。

    “恩公……”女孩儿伏着身子,声音带着哭腔。

    步安从来没有受过这种跪拜,有些手足无措,心想这个时候应该说“受不得受不得”还是“快快请起”,可实际说出口的却是:“你你你……你认错人了吧?”

    小女孩儿跪着不起,哭诉道:“没认错,就是恩公您……是我害了恩公。”

    步安被她跪得浑身不自在,让到一侧,道:“你一会儿叫恩公,一会儿又说害了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先说说清楚嘛,说不定zhong间有什么误会呢。”

    小女孩儿抬起头来看着步安,脸上真的泪水涟涟。她抿着嘴,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样子,又摇头哽咽道:“我不能说……”

    步安这时才看清,这女孩儿大约十一二岁,脸蛋雪白,眼睛大大的,鼻子嘴巴都小小的,有点婴儿肥。

    他挠头道:“你这三更半夜的,跑来跟我打哑谜,是嫌我读书无聊,跟我逗闷子吗?”

    小女孩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有些唐突,便擦了擦眼泪,轻声道:“公子……我本是这山zhong的狸猫……”

    步安像踩了弹簧似地往后退去,惊道:“你是妖怪?!”

    小女孩儿急忙摆手:“不不,我是妖,不是怪。”

    步安背贴着客舍的墙,恍然大悟道:“怪……怪不得!我知道你为什么往我门口放东西了,我听说过,这是猫的报恩。可我到底对你有什么恩?”

    “我本山zhong狸猫,是公子赐我灵力,我才能变作人形,可是……可是……”她一扁嘴,嚎啕大哭起来,“可我却害了公子……”

    步安有些晃神,心想这小猫妖哭起来的样子倒更萌了。他觉得多半是那个土著步安对它有恩,不关自己的事情。

    无功受禄,白吃了人家这么多东西,步安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哪里害我了!就算是害得我忘了四书五经,也总有补救的法子。你跪也跪了,哭也哭了,我当然是选择原谅啦……快起来吧。”

    小猫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站起身来,“公子大恩大德……我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报答您的。”

    步安甩手道:“哪有这么严重,粉身碎骨太夸张。对了,你是头白猫吧?”

    小猫妖脸上飞红,道:“公子可是要看我原形?”

    “不要!”步安赶紧阻止道:“不要不要。这样挺好的。你叫什么名字?”至此他基本能确认,这小猫妖真是一心要来报恩,心里也就放松下来。

    小猫妖答说还没名字,要请公子赐名。

    步安拿过她仍抓在手里的李子,咬了一口,随口道:“长这么白,就叫白素贞好了。”

    小猫妖侧着头眨着眼睛,似乎想不通“长这么白”和“就叫白素贞”之间有什么关联,可还是乖巧地“嗯”了一声。

    步安笑道:“我开玩笑的,白素贞已经另有其妖了。不过你既然喜欢,就叫素素吧。”

    小猫妖自言自语地重复着“素素”两字,像在确认这个名字和自己即将产生的对应关系。

    步安走到床前坐下,坦然道:“你说要报答我,我当然高兴。但有些事情我得说清楚。我是不记得自己对你有什么恩情了,可能是另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对你有恩。所以,我们有言在先,你以后万一发现弄错了,可别怨我。”

    素素点头,极认真地说道:“公子若有一天记了起来,杀我灭我都好,也求公子别怨我。”

    “这买卖太划算,我不做都亏得慌。”步安笑着摇摇头,起身道:“好了,下回一次多弄些果子来,这季节放着也不会坏,免得你来回跑。野兔什么的,就先不要了,我忙着背书应考,没功夫弄来吃。”

    他走去打开门,做出送客的样子。素素却站在原地,委屈道:“公子要赶我走?”

    步安看了看外面,为难道:“我也知道山里怪吓人的,可这书院规矩大得很,万一知道我藏了个妖,说不定连考都不用考,直接就把我轰出了门。你先出去躲躲,等我应付完春试,问清楚了规矩再说。”

    素素咬着嘴唇,步安还以为她是觉得委屈,她却自责道:“都是素素不好,害得公子这么辛苦,只为了应付书院。”

    步安觉得这话听着刺耳,好像在说,要不是她,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学无术了,赶紧摆手道:“你先去吧。我再看会儿书也该睡了。”

    素素“嗯”了一声,低头便往外走。

    步安突然伸手道:“等一下。”接着关上门,去床边抽了根篾子,一头打上结,拿到素素面前来回甩动。

    素素有些莫名奇妙,却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篾子一头的结。

    步安见自己临时做的逗猫棒有效,收手笑道:“还真是猫啊……”

    素素撅着嘴低下头去,嘟囔道:“真的是猫嘛……”

    素素忍不住去抓逗猫棒的动作,差点把步安萌化了,以至于看着她孤零零的身影走进血色月光,消失在远处黑暗zhong,不免叹了口气。

    便宜得来个猫妖报恩,应该算是一件好事。亲自把她赶回山里,他也有些于心不忍。但自己寄人篱下,得看别人的眼色。再说猫妖再小毕竟也是妖,总有些手段神通,一般恶鬼应该奈何不了她。

    合上房门,插上门闩,步安摇头自言自语:“说我赐你灵力,我要有那本事,还背个哪门子破书啊!”

    说完他想起什么,又赶紧抬头巴结道:“儒门列祖列宗,我的意思是,宋青借来的书册有些残破。”他走到床前捡起一本,朝房顶甩了甩道:“看,真的是破书。可不是我不敬啊……”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