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灵九变〕〔时光和你我都要〕〔重回五零当军嫂〕〔清尘系列之黑骨〕〔神机天国〕〔心里有个兵工厂〕〔隋唐大财阀〕〔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美漫生存指南〕〔麻辣江湖行〕〔皮墨儿梦游仙境〕〔马大犇和木言几〕〔末日夜叉恸〕〔我真不是神仙〕〔学霸富二代的全新〕〔无敌探险家〕〔医品太子妃〕〔美男榜〕〔重生学霸小娇妻〕〔穿越诸天当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五章 五讲四美你可知
    ..,一步偷天

    四月初三夜里,山上下起了雨。

    想到素素还躲在山里,步安脑海浮现起躲雨的流浪猫形象,心道:今夜要是她再来送东西,一定要留她在屋里避雨。

    但素素似乎也知道步安第二天有了不起的大事要应付,没敢来打扰。

    次日一早,步安刚洗漱完就有人敲门,他推门一看,门外站着一棵矮松树——是宋青头戴青斗笠,身穿绿蓑衣的样子。

    步安用前几日宋青送来的米煮了一锅稀粥,两人滋溜溜喝完就往点星殿走。雨天山路湿滑,景致却好得出奇,烟雨蒙蒙,碧草青青。

    宋青说:“书院十三个大儒,除了我那个懒惰师尊外,全都去了点星殿,要在气势上压住那个乐乎狂生呢。”

    又说:“今天这个阵仗,你要是单凭这十七八天临阵磨枪,就能应付过去,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

    步安不屑道:“我本来就比你年长,你这话跟没说一样。”

    他穿着厚重的蓑衣,脚踩客舍里不知谁留下的破草鞋,有些怀念塑料雨衣和登山鞋。更怀念的是热水澡。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不要说洗澡,从内到外一件衣服都没换过,现在一下雨,黏糊糊湿哒哒,浑身不自在。

    心里没底的感觉,更加不自在。即使像宋青这样的天才也不可能在这点时间里把儒门经义学得七七八八,步安更没那个本事。一本孟子将近四万字,他能背全乎就已经豁出命去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又逢雨天,两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来到点星殿时,殿前已经围满了人。

    步安隐约听到“半部论语”的议论声,心想:可惜这个世界的宋朝是个短命鬼,没人知道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要不然半部论语可是个大大的褒义词。

    他脱下斗笠蓑衣,让宋青帮忙拿着,抬腿迈进大殿。殿内已经不是上次那么空荡荡的了。十几个zhong年儒生围成一个半圆,各自盘坐在低矮的条案后。步安见过其zhong三个,还听宋青介绍过他们。

    细眉细眼一丝不苟的考官叫费永年,浓眉大眼性情直爽的考官叫吕飞扬。这两人坐在zhong位上,看样子补试的主考官仍是他们。

    还有一个坐在右侧边角的,是问步安去了几年得了什么机缘的那个冷面zhong年儒生,叫赵贺。

    这三人都是天姥书院“养气”境界的大儒,其他在座的应该也都一样,只是不知道哪个是那“乐乎狂生”。

    步安走到这些人围成的半圆zhong央,草鞋在青石地板上留下一串清晰的水印,湿透了的衣角还有雨水滴落下来。他神情平静,有种“事已至此,哪怕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的劲头。

    细眉细眼的大儒费永年相比上次威严了很多,嘴角露出极轻微的一丝笑意,似乎对步安所表现出的从容很满意。费永年环顾四周,像是在确认人都到齐了,接着清了清嗓子道:“儒门修行第三境,‘养气’境界,你可知道出处?”

    步安心想:这就是默契了。上次我栽在这《孟子·公孙丑》上,你知道我回去必定会背,我也知道你今天必定会考。当下背诵道:“语出《孟子·公孙丑》,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费永年脸上神情还没什么变化,左右的大儒们已经露出喜色。这些人大概不知道春试时的考题,见步安应答有度,并不像传言说的那么不堪。

    可就在这时,费永年左手边第二人突然点着头,很诚恳地说道:“我在汴京时,就听说天姥书院的春试向来艰深,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那人身形微胖,面白须黑,手里拿了把折扇装潇洒,开开合合就是不扇风。周围人明知他说反话,可眼看他说得真诚,也就不好反驳,只是东拉西扯,说些“取士唯才”之类的场面话。

    步安见天姥书院这帮大儒没什么手段,预计自己要吃亏,心道:早知今日,你们当初就该大大方方让我过关。现在被动了吧?

    正如他所料,一帮人客套了半天,那来自汴京乐乎书院的儒生终于发难,抢道:“这书生器宇不凡,必是学儒的大才,入门试而已,何必太过为难人家。来来来,小公子,圣人曰:尊五美,屏四恶。是哪五美?哪四恶啊?”

    步安眉头微皱。这人准是知道他上回应试的场面,还知道他“半部论语步执道”的名头。五美四恶出自论语他是记得的,但是哪五美,哪四恶,哪里背得上来。

    在座大儒们见他脸色难看,都猜到了结果,一时间全都闷不作声,或低头看地,或抬头看天,好像事情一下子跟他们全都没了关系。

    步安心道:初来乍到,才疏学浅确实是我错,可你们招我不也是为了避免断档的坏兆头吗?本来可以双赢的事情,现在却搞得我一个人在这儿硬抗。

    既然肯定答不上来,他也就认命了,琢磨着下山后有素素在,应该也不至于怕那些拦道的小鬼,等去到了最近的越州城,再想办法谋生,天下之大,总有能够留我的地方,绝不能回去乖乖入赘。

    乐乎狂生追问道:“小公子,你怎么不答?可是嫌这题目太简单了?”

    步安笑了笑,道:“五讲四美我倒是知道,你想不想听?”

    几位大儒都面面相觑,心道这五讲与四美又是哪位圣人的训言。

    “混账!”大儒赵贺突然怒了起来,道:“谁许你私换命题!”

    这回,步安心里真有些火,心想:你才混账呢。上次是你自己听信了李白做梦成仙的鬼话,却把气撒到我头上来,现在更是敌我不分,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天姥书院要都是你这号人,我还不高兴留在这儿呢。

    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怼回去的资本,只是笑笑,笑得还很和善,让赵贺有种一拳打在棉花团上的感觉。

    就在步安以为自己的天姥山一游要到此为止的时候,大殿外突然有些异动。他扭头去看,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站在殿门口,正慢条斯理地收拢起一柄油纸伞。

    这女人他只见过一面,印象却极深,正是那个湖边亭子里弄潮的屠瑶。

    屠瑶收完雨伞,将其递给一旁等着的宋青,然后云淡风轻地走进大殿,悠悠道:“这弟子我收了,不用考。”

    看到宋青对着他眨眼,步安才反应过来:原来屠瑶就是他那个懒惰到从不设堂讲学的师尊!他看屠瑶最多也不过二十二三岁,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已经是书院十三个大儒之一。这样一对比,司徒彦十九岁修成大儒,好像也没什么稀奇。

    乐乎儒生起身微笑道:“你就是天姥屠瑶吧,我在汴京时,常听司徒师弟提起呢。”

    屠瑶随口应了一句“是吗?”便对着费永年道:“费师兄,我以诗才破格取他,没有问题吧?”

    费永年起身道:“这……倒是不违祖例。”

    乐乎儒生似乎被屠瑶傲慢的性子激得有些下不来台,抢道:“我怎么听说,这位小公子春试那天并未作诗呢。既然能以诗才破格而取,不如现作一首,我也好抄去给汴京才子赏鉴赏鉴……”

    屠瑶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对着步安道:“你莫气馁,当初我也不曾答出入门试题……”说着便返身朝门外走去。

    步安看了看殿内众儒,再看屠瑶的背影,心头浮起“十四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人是男儿”的诗句来。明明是书院上下的大事,最后却要一个女人来救场……好吧,这女人不一般,那份淡然却又潇洒的气度,实在令人叹服。

    乐乎儒生见她不说话,朝着费永年摊手道:“原来在江南吴越,所谓诗才,是凭一句空口白话就能作数的。”费永年等人被他这句话呛得脸色难看至极。

    步安见屠瑶对这些酸话充耳不闻,挠了挠头,也往殿外走去。没想到准备得这么辛苦的补试,竟然会以这种方式通过。

    赵贺见此场景,低声说了一句“授人笑柄”。散开在殿门口两侧的年轻书生们议论声变得更加嘈杂,刚刚见到的场面让他们更加确定,今年春试的这个书生,果然是个不学无术的庸才。

    步安一言不发地穿过殿门,接过宋青递来的蓑衣穿上,才轻声道:“你师尊不错啊。”

    宋青嘻嘻一笑道:“什么‘你师尊’,现在也是你的师尊了。我就说,今天你要是能应付过来,我就是你小弟。现在你应付不了,就成了我的师弟。”

    屠瑶撑开油纸伞,和穿着蓑衣的宋青一起走进雨zhong。雨水沿着大殿屋檐落下,像一层薄薄的水帘,一伞一蓑、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影,隔着这层水帘,变得朦胧起来。

    步安站在檐下,听着四下里悉悉索索的议论声,胸zhong的不忿和烦闷渐渐积累起来,仿佛有一股恶气无处发泄,憋得难受。他从脚下散落的竹杖zhong捡起一支,以杖支地,伫立在雨帘前,像个踌躇的行者,又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湿润的风吹在脸上,风声雨声和议论声混成一片,渐渐难分彼此。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