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八章 才不做慈善诗人
    .. ,一步偷天

    几天后,步安从流云台客舍搬了出去,新居在观海岭的东坡,背靠青山,面朝云海。清晨站在门前,能看到太阳从云海上浮起的美景,偶尔没有云雾遮挡,就能瞧见极远处的越州城。

    房子是砖木结构的小屋,约莫两间卧室大小,外面看有点破,里面……也挺破,算是表里如一。

    步安敝帚自珍,忙前忙后一整天,把里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就是门前一亩三分杂草丛生的旱田,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拾掇完这些,他站在门口欣赏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份财产。满意之余,又觉得少了些书卷气,于是写了副对联贴在了门框上,上联:仁义礼智信;下联:潘驴邓小闲。

    宋青后来看见这副对联,说这邓小闲他是知道的,是越州城里青莲观的一个道士,可潘驴又是什么人。步安故伎重演,说是个故人,和一个叫西门大官人的商贾有些渊源。宋青对有人会单名叫个驴字表示很惊讶。

    搬家后的第一天晚上,素素就找了过来。她成天往深山里钻,还得时刻躲着人,身上白衣白裤却一点不显脏。是个爱干净的孩子。

    步安告诉她,这两天就要去拜师,顺便要问问收个妖在身边,坏不坏规矩。素素就说,那得给她送点东西,要不然不好开口。

    步安笑道:“你长得呆萌,倒很懂人情事故。”素素不知道这算夸她还是骂她,眨眨眼说:“山中野兽也是这个规矩。”

    于是第二天一早,步安去拜师时,手里便提着素素连夜抓来的两只野鸭子。春天水草足,把野鸭养得很肥,沉甸甸的。其实素素还弄来了几只野鸡,步安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关于“野鸡”的避讳,保险起见就没一起带上。

    他先去找了宋青,宋青又找来了师兄师姐——眼下也成了步安的师兄师姐。

    大师兄就是宋青总挂在嘴边的修齐师兄,姓祝,二十岁左右,面容俊朗、剑眉入鬓,腰杆挺得笔直。

    二师姐叫楼心悦,看上去比祝修齐年轻一点,是个小家碧玉的江南女子。

    三师姐叫方菲儿,才十六七岁就比楼心悦高出一截,英姿勃勃的,有点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

    五人往屠瑶的住处去,边走边聊。大师兄祝修齐话不多,擅长总结性发言;二师姐楼心悦一路低头看着脚面,说话声音轻得像在自言自语;三师姐方菲尔和宋青一样啰嗦,两人偶尔还拌拌嘴。

    几人说起宋青刚入书院那会儿还住在山下儒岱镇,是师尊见他每天来回太辛苦,自掏腰包给他置的地。话里话外,都对屠瑶很尊崇,大概头一回见面,故意说给步安听的。

    关于步安那首《定风波》,方菲尔说,住在沈溪的师姐妹们都在传“三步成诗步执道”,还说大才子果然见面……不如闻名。

    步安还是老样子,笑着说自己没什么诗才,这词是听来的,见了面当然不如闻名,这叫‘见光死’。

    众人问“见光死”是什么意思,步安解释说,有那些书信交往的男女笔友,遥遥不见时你侬我侬,等到见了面幻想准要破灭,这就叫“见光死”。

    这说法闻所未闻却形象至极,大家都觉得好笑,宋青就说:“那天步安大发感慨,叹道‘人生啊……’你们猜猜他下一句是说的什么?”

    方菲尔连猜几次都不中,楼心悦轻声道:“人生无常,谁能猜到呢?”

    她这话说的有些幽怨,气氛便沉静下来,直到宋青说出答案:“他说……人生啊……地不熟!”

    几人顿时大笑不止,连楼心悦都抑制不住笑意。步安耸耸肩,心想这群人笑点实在太低。

    方菲尔见他悠哉悠哉的样子,半真半假地问:“步师弟是不是又在酝酿灵感了?”

    步安摇摇头,心道:明知自己捞不到英灵,还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地到处吟诗作对,岂不成了广受书院群众爱戴的慈善诗人,傻子才会那样做。

    祝修齐想起有关“傲气才子”的传言,以为他傲劲又发作了,便说方菲尔一向爽言爽语,让步安别放在心上。

    宋青忙说,修齐师兄你不知道,他这《定风波》真的是听来的,是在那竹林怪梦里听来的。

    祝修齐和方菲尔又都笑了起来,楼心悦也掩嘴微笑。笑过之后,祝修齐就告诉宋青,说这是步安谦虚的说法。宋青还是将信将疑。

    方菲尔顺势问步安,那“东坡地换东坡诗”的传闻是真是假。

    步安说凑巧罢了。

    大家当然不信,欢笑之余,祝修齐也不忘劝上一句,说步安师弟是有才情的,只是傲气这东西有三分正好,再多便要招损;说师兄对你那首《定风波》也真心钦佩,但是出了这书院,还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他这话其实说得已经挺重,步安却并不反感,因为他自认没什么才情,也没什么傲气,小气倒是有点,于是点头笑道:“师兄说得对,梗着脖子跟全世界做对是件很傻的事情。”

    祝修齐这时大概也觉出自己话说重了,又往回找补了几句,见步安不气不恼,仿佛真的听了进去,不由得对传闻生出一丝怀疑。

    这么一来一回,几人倒觉得这新入门的小师弟有点高深莫测。

    ……

    观海岭比流云台要高许多,屠瑶居住的凌云阁更高。

    天姥山据说是因为山势聚灵才建起了书院,步安总觉得这样太耽误事情,时间都花在上山下山了。但宋青说,就是要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才算修行,否则便是修而不行。

    步安对他的说法很不认同,劝自己说,权当锻炼身体吧。

    拜师这天,步安找到宋青、聚拢师兄师姐再走到凌云阁,总共花了一个多时辰。将近三个小时。别人还好,他手上提着两只肥鸭,见到屠瑶时,手臂都快麻了。

    他本以为拜师礼会很隆重,但屠瑶似乎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甚至见步安扭扭捏捏不打算跪拜,还笑着说:“算了,我比你们也没年长几岁,别把我拜老了。”于是连这最重要的一环也省了。

    (求收藏!求推荐票!)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