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十三章 公子小心被雷劈
    .. ,一步偷天

    素素坐在小破屋的门槛上,眼巴巴地等着,看见步安从山那边走过来,立刻起身跑了过去,忧心忡忡地问道:“公子,那老贼被赶走了吗?”

    步安耸耸肩苦笑道:“人是走了,把麻烦留下了。”

    素素眉头紧皱,跟在步安身后走进黑黢黢的小破屋,看着他点起油灯,从水缸里舀水洗脸,终于忍不住问道:“公子……是个什么麻烦?”

    “小麻烦,”步安搓过布巾递给素素,“就是从明天起,你家公子要离经叛道了。”

    “我洗过脸了,”素素推开布巾,好奇道:“公子,离经叛道是什么意思?”

    步安刚要把布巾晾起来,忽然想起什么,扭头道:“你是怎么洗的脸?”

    素素理所当然地舔湿了掌心,然后用手掌在肉嘟嘟粉嫩嫩的脸上来回抹了两把,双手一摊,言下之意是,除了这么洗,还能怎样?

    “你这就叫离经叛道。”步安啼笑皆非,赶紧教了她一遍,该如何用布巾浸水洗脸,还不忘强调道:“记住,以后除了吃饭,不准用舌头到处舔,那样会被别人看出来你是妖的。”

    素素照着步安教的法子规规矩矩地洗过脸,又和步安挤在一个破了角的大木盆里洗脚。

    这时,步安故意踩住素素的小脚丫,笑吟吟地看着她,见她毫无反应,才挠头不解道:“别的猫都不喜欢被摁住爪子的,你怎么不一样。”

    素素嘻嘻一笑道:“我倒觉得被公子踩着脚,舒服得很呢。”

    屋子里唯独一条布巾是用来擦脸的,洗完脚只好搁在盆沿上晾干。素素的一双小脚洁白如玉,步安拿脚趾头去搓她脚底时,她就一边躲开,一边咯咯咯笑。

    昏黄油灯下是家徒四壁的小破屋,可一人一妖,一主一仆却嘻嘻哈哈,丝毫不显得寒酸。

    等晾干了脚,步安套上布鞋出门倒掉洗脚水,回来时,素素已经钻进了被子。步安睡到了她的对面,盖上被子,吹灭了油灯,提醒道:“喂……睡着了可别舔我的脚啊。”

    素素笑着“嗯”了一声。

    过了好一会儿,她又想起来之前的话题,“公子,你从明天开始,也要用口水擦脸了吗?”

    步安笑着摇摇头,心想,这小猫还真单纯,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仰面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解释道:“我那师尊说,要想不去入赘,要么就名扬四海,要么就离经叛道……”

    “公子,为什么不选名扬四海呀?听着比离经叛道好呢。”素素小声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步安双手交叉抱在脑后,“凡事都要讲究个成功率,不能抱死在一棵树上。况且,离经叛道和名扬四海,谁说不能两者兼得呢?”

    他说得轻巧,心里却并不轻松。要做到屠瑶所说的离经叛道,势必要同恪守中庸的儒家精神南辕北辙,把飘在头顶三尺的儒门英灵们全给得罪了。

    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也不算什么,反正自己和这儒门有些格格不入。念诗招灵又不只对儒灵管用,树挪死人挪活,说不定换个地方更加如鱼得水。

    “素素啊,“他轻声道:“明早下山后,我就要去世上修行,三年五载怕是回不了这间书院了。”

    “公子去哪里,素素便去哪里。”素素无所谓地说道,顿了顿又不解道:“公子……到底离经叛道是什么意思?”

    步安感慨道:“大概就是行为不端,举止怪异,语不惊人死不休,别人说东我说西……嗨!就怕这样装逼迟早要被雷劈。”

    开始几句素素还能听懂,到最后那句就完全不知道什么意思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公子不会真的被雷劈吧?”

    步安失笑道:“放心吧,劈也只劈我一个。快睡,明天还要早起呢。”

    伴着春夜里轻柔的风声和虫鸣声,素素很快就睡了过去,发出极轻微的鼾声,步安却仍旧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好一会儿才翻了个身,轻道:“步鸿轩老贼你就看着吧,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两个儿子全送去入赘……”

    ……

    ……

    “阿嚏!”

    天姥山下剡溪渡口,刚刚拔锚启程的官船船舱里,嘉兴知府步鸿轩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次子步纬平赶紧吩咐下人去准备姜茶,不无担心地问道:“爹爹,我看三弟来了这天姥书院,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将来入赘余家,万一真和余家小姐情投意合,会不会反而要对我们不利?”

    步鸿轩在铺着锦缎的床沿坐下,裹了裹身上披着的大氅,摇头轻笑道:“余家千金是闻名汴京的才女,怎么会看得上他。要不是余大人一心招赘,恐怕上门求亲的都要挤破余府大门。那没用的东西入赘过去,只是余家用来传宗接代的器物罢了,无需多虑。”

    步纬平笑着点头道:“爹爹说的是!寻常人家的赘婿,说话还不如主家的贴身丫鬟管用,倒是我想多了。”

    步鸿轩沉思片刻,道:“纬儿,你这次回了嘉兴,便换船北上,趁着经平还在汴京,正好替你引荐京城才俊。再晚些,他怕是要离京赴任了。”

    步经平正是步鸿轩的长子,今年二十六岁,七年前就去了汴京,算上新皇登基后开的恩科在内,总共考了三次功名,全都名落孙山。

    步鸿轩大概也知道这个长子没有多少才学,对他屡试不中也不责怪,只是从不间断地拿银子喂着,让他尽力结交京城的达官子弟。

    这次凭着余大人的这层关系,步经平终于捞到了一个从七品的小官来做,不久就要南下任职。

    步纬平从下人手里接过姜茶,恭恭谨谨地递到步鸿轩面前,道:“爹爹之前说,要我去汴京考那乐乎书院,纬儿却有些不明白。余大人和儒门势同水火,三弟只是个赘婿,自然不打紧,可我万一也考进书院,岂不是对您不利……”

    步鸿轩凝神道:“你要是考进了乐乎书院,我便假意与你断绝关系。”

    步纬平惊得跪倒在地,哭道:“爹爹!您就是打死了我,我也不要叛出家门!”

    “混账!”步鸿轩突然暴怒起来,“你是要断我步家的血脉不成?!”

    步纬平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来,不解道:“爹爹……这又从何说起?”

    步鸿轩看了一眼紧闭的舱门,长叹道:“纬儿,你可知世事难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帝党得势,朝中却有不少人暗送子嗣去考书院。只因邪月临世,谁能保证皇上不对儒门又起了借助之心……”

    步纬平似乎听懂了一些,疑道:“您是担心余大人那边……”

    “皇上想以逐月令笼络天下修行者,这是一桩阳谋,一旦成功,儒门要被釜底抽薪;可万一不成,皇上恐怕又要转回头来讨好儒门……”步鸿轩顿了顿,轻声道:“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登基之后换了一大批重臣,偏偏留着余大人,你知道是为什么?”

    步纬平一脸茫然。

    步鸿轩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以极低的声音道:“皇上把逐月令相干事宜,都交给督察院分管,此事若成,余大人自然坐定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肱骨之臣,若不成……那他项上的人头,便是皇上给天下儒门留着的一桩赔罪礼……”

    步纬平听到这里,顿时冷汗如注,抖抖瑟瑟地说道:“可,可是……邪月之患,岂,岂是修行者能应付的?”

    步鸿轩摇头道:“邪月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他见次子步纬平听不懂这中间的意思,喟叹道:“为父将你三弟送去余家入赘,是火中取栗,险中求富贵,正是如此,才要把你送去书院,为我步家留一条后路,你明白了吗?”

    步纬平这才含泪点头。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