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二十二章 阴差阳错邓小闲
    步安跨进越州城的这天是四月十一,谷雨已过,立夏未至,邪月九夕的最后一夕。过了这一晚,神州大地即将迎来长达九天的无月之夜,能够好好缓上一口气。

    夕阳下,越州城古老的城墙,如织如梭的人流,飘扬招展的酒旗,鳞次栉比的楼舍,层层叠叠的飞檐,京泉大运河畔高耸入云的书圣王羲之雕像,和远处河面上点点的白帆,像一幅流动的古代城郭画卷,在步安面前铺陈开来。

    一张张贩夫走卒、商贾士人陌生而又生动的脸庞从眼前经过,闻着花和酒混杂的香气,听着沿街店铺揽客和叫卖的声响,步安张了张嘴,嘟囔了一句:“大城市嘛……”

    楼心悦家里是越州城的书香门第,这次和同门一起过来,自然是要投宿到她家去。

    半路上,步安说起要去买一张经络图,众人劝他不用浪费冤枉钱,等回了书院,只管问大家借来用。步安也不明说自己暂时不准备回书院了,只说修行心切,于是就由楼心悦领路,去了一间书铺,花了三钱银子买下一本印刷精美的经络总纲。

    楼心悦家的宅子不算大,招待一行六人有些捉襟见肘,好在步安和素素本来就同住一间,祝修齐和宋青挤一挤,方菲儿再和楼心悦共用一间闺房,也就勉强能够住下了。

    楼心悦的父亲楼云阚是个清瘦的中年男人,留着一撮山羊胡,看上去不像是书法名家,倒像个坐堂就诊的中医大夫。

    楼家五代之前出过一个大儒,靠着这份祖荫在越州城里开了间小书馆,既教些蒙学的童子,也卖点字画,到了这一辈终于又出了个儒门先生,因此楼心悦虽然是个女先生,在家中的地位也颇高。

    天姥书院近百年来已有颓势,但毕竟傲立千年,对于近在百里外的越州城还是有足够的影响力。楼云阚对这几位天姥山过来的小辈很客气。

    楼心悦的两个弟弟年龄还小,出来叫了人,就退了下去,没有陪坐在旁。

    席间说起步安是今年春试的独苗,楼云阚便摇头道:“邪月刚来时,百姓都乱了方寸,城里真是闹哄哄一片,本打算去考春试的学子,也被家里拦了下来。都说是要等邪月离去,再去应考不迟。现在看来,邪月之患哪有这么快结束。我敢断言,明年天姥春试,又要挤破头了。”

    步安笑道:“那我倒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他说得坦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楼云阚只当他是客气话,淡淡道:“不单天姥春试遭了邪月影响,今年江南东道的乡试也门庭冷落……”

    方菲儿笑着说:“这倒是件大好事。”她这么说,也和儒媚之争有关。

    想当年,大梁太宗皇帝定下“君儒共治”的规矩时,朝中百官半数以上都由各家书院委派,其余才由科举官员充当,现在比例早就倒了过来。

    百多年前,贤宗皇帝在位,吏部出过一个新规,所有书院委派的儒官上任之前,都要先戍边三年,现在戍边的年限,也延长到了足足五年。祝修齐要北上戍边五年,就是因为这个规矩。

    方菲儿说科举乡试门庭冷落是件好事,显然是对朝廷有些意见。她这话放在书院里说再正常不过,在外面却又不一样,所以被祝修齐瞟了一眼,便吓得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楼心悦见此情景,低声道:“祝师兄,没事的。我家世代学儒,对那八股科举也无好感。如今奸佞当道,皇上一时受了蒙蔽。可都说乱世好辨忠奸,邪月当空,正是拨乱反正的时候。”

    步安心道:又是皇上最好,全是奸臣坏事那一套,楼师姐人看上去挺聪明,却也跳不出这个框框。他一边蒙头吃菜,一边听着众人说话,觉得还是屠瑶看得清,上次三言两语就把儒媚之争讲得透彻。

    这些事情说到底跟他关系不大,步安听了几句就没再留意,心里惦记着怀中那本薄薄的经络总纲,想着得赶紧试试丹田那丝鬼气到底有什么用处,直到楼云阚说起越州官府叫停了民间捉鬼的消息。

    楼云阚说,邪月临世,百业萧条,官府收不足税,交不了差,就在这捉鬼的行当上动起了脑筋,仿照盐引税引,搞出一个“鬼引”来,只有领了官府的“鬼引”,才能名正言顺地捉鬼,要不然就得吃官司。

    他摇头无奈道:“青莲观有个叫邓小闲的道士,就吃了官司,正在府衙里关着呢。”

    宋青听到这里,突然急道:“不好,步安的故人被捉去了,得想法子快点救出来。”

    步安一口菜差点喷出来,没想到自己随手恶搞的那副对联“仁义礼智信,潘驴邓小闲”,竟然迁出一个不相关的故人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不认识那个邓小闲……他是青莲观的道士,被官府捉了去,自然应该由青莲观的人去操心,我们还是别管闲事为妙。”

    宋青摇头痛心道:“想不到你也是个趋利避害的……哪天我出了事情,你也准要说不认识我。”

    这时,一直低头对付饭菜的素素,突然抬头道:“公子可不是这样的人,他说不认识那人……就准是……准是隔得太久,遗忘了。公子你说对不对?”步安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楼云阚父女两人一下子被弄糊涂了,看着步安的眼神里,带着点疑惑不解。

    方菲儿急道:“哎呀,步师弟,要真是你的故人,就说清楚嘛,我们几个想尽法子,也要帮你把他救出来,不行就回书院搬救兵,有师尊出面,问越州官府要个人,总不是什么难事……”

    祝修齐摆摆手道:“菲儿莫急,先听步安说。”

    步安实在哭笑不得,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转念一想,这世上没有西门庆更没有王婆,所以没人会相信“潘驴邓小闲”是句五字箴言,一咬牙道:“我认识的邓小闲……不是个道士!”

    宋青想了想道:“说不定本来不是道士,后来去做了道士呢?”方菲儿点点头,也觉得有道理。

    步安摇头道:“哎呀我跟你说不清楚了,反正肯定不是这个人。”素素立刻帮腔道:“肯定不是。”

    祝修齐略一思索,道:“官府不让捉鬼,我们却也不能白来,索性就想法子把这邓小闲捞出来,如果是步安的故人最好,就算不是,救人也是一件善事。”

    步安摇摇头道:“人不是青莲观的人吗?他们青莲观不管的吗?”

    楼云阚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小观小庙,哪敢和官府斗。”

    步安无奈地耸耸肩,见祝修齐心意已决,也就不再反对,匆匆吃完了晚饭,就躲进屋里,研究起那本经络总纲。

    ……

    ……

    夜里临睡前,楼心悦到父母房里,旁敲侧击地问父亲,对自己几位同门怎么看。

    她心里想知道父亲对祝修齐的观感,不料楼云阚对祝修齐只字不提,只说那个步安举止无度,不像儒门中人,说今年天姥春试,还真漏进去一个妄人。

    楼母听了,劝女儿说,这样的人往后可别往家里带。

    楼心悦笑笑说:“父亲您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楼云阚明显不信,摇头道:“难道他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不成?”

    楼心悦道:“父亲您可知道大儒吕飞扬?”

    楼云阚笑道:“心悦你也太小瞧为父,吴中吕氏,意气飞扬,江南道上谁人不知?”楼母也点头道:“就连我这个妇人也知道吕大儒的美名。”

    楼心悦问道:“父亲大人,几日之前,飞扬大儒曾亲口说:此子已得诗仙三分真传。你可知道他说的是谁?”

    楼云阚惊道:“难道他说的便是步安?可我见这书生并无出奇之处啊……”语气显然有些迟疑了。

    楼心悦莞尔一笑,道:“父亲好久没有检查女儿的功课……”说着便走到灯下研墨,接着在一张宣纸上缓缓书写。

    楼云阚披着睡衣站在她的身后,脸上神情越来越惊愕,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来。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他念诵的语气越来越激动,连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楼心悦写完下阕,提笔看着父亲,微笑道:“父亲看了这阙《定风波》,还觉得并无出奇之处吗?”

    楼云阚激动难抑地念叨着:“也无风雨也无晴……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难道是步公子所写?”

    楼心悦也不回答,只是淡淡道:“步师弟那日在点星殿前三步作成这词,飞扬大儒去问他要手稿,他说无钱置地,大儒便许他一片东坡戊地,步师弟嫌大儒小气,竟属了个‘苏东坡’的落款……此事在书院里已成一时佳话。”

    楼云阚的脸色因为激动和神往而涨得通红,又有些不解道:“东坡地换东坡诗便是,为什么是苏东坡?”

    楼心悦道:“步师弟母亲的娘家大约姓苏,他给自己的童子也起名叫‘苏苏’……”

    楼母看不懂诗词好坏,也不知道“东坡地换东坡诗”有什么稀奇,听到这步公子竟然惦念母亲娘家的姓氏,才感慨道:“真是个好孩子……老爷今日果然看走了眼。”

    楼云阚捋了捋山羊须,神情并不尴尬,反而频频点头道:“真人不露相……古之人诚不我欺。”

    这样一来一去,楼心悦也不好再问起父亲对祝修齐的看法,至于那首“舞低杨柳楼心月”,她就更加不好意思在父母面前拿出来了。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