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街区〕〔独家私宠:帝少的〕〔溺宠天师大人〕〔蜜婚娇妻:老公,〕〔残王的特工宠妃〕〔女主穿成了个蛋〕〔阅读封神系统〕〔绝望末路〕〔元尊归来〕〔侠武大宋〕〔六界商城〕〔快穿通缉令:黑化〕〔穿越农女修仙记〕〔梅开一度〕〔阆风〕〔七十年代大佬生涯〕〔重生西游之证道诸〕〔校花之至尊高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女人,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二十九章 又得重新骂一遍
    一步偷天步安忍不住翻起白眼,从邓小闲的话中,他知道了两样事情:一是这布衣姑娘全名叫洛轻亭,二是邓小闲比他还不要脸,什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口。

    邓小闲正死皮赖脸地讨好着洛轻亭,公孙庞已经搓着手站了起来,沉声道:“别打情骂俏了,正事要紧。”说着便从包裹里抽出一条碧绿色的长鞭。

    这条长鞭大约拇指粗细,七尺来长,似乎是由皮革制成,又有些像动物的筋腱,一头被公孙庞握在手里,另一头竟然也不垂下,而是如同一条活蛇般昂着头,鞭身微微晃动,似乎随时都要蹿腾起来。

    步安起身将长凳挪开,注意力从那个吊死鬼转移到了这条长鞭上,心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灵器吧。

    厨子和道姑也往后退去,他们俩负责的工作早在白天就已经完成,现在也和步安一样,充当起了看客。

    洛轻亭似乎对平白落了“打情骂俏”这四字评语不怎么高兴,瞪了邓小闲一眼,手里却已经握着一柄旗子,略微泛绿的黄铜旗杆上布满黑色的纹线。她沿着白天画下的石灰线,走到两条显眼粗线的交界处,手中黄铜旗杆上的黑线,“兹盈”一声,由下至上,渐至亮起。

    步安只觉得眼前一晃,遍地插着的旗杆之间,有流动的光影窜动继而相互连接,最终汇拢到洛轻亭手上的旗杆,光影笼罩的范围内,空气开始扭曲变形,像是流淌着的透明火焰。而吊在梁上的那个女鬼,也从腿部开始扭曲,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嘴里的“呵呵”呻吟声变得尖利而急躁。

    邓小闲抱着双臂,侧着脑袋,站在洛轻亭身后不远,像看戏似的看着那女鬼的变化。公孙庞冷着脸,眼睛一眨不眨,手中的长鞭变得越来越活跃。

    这时,一直直愣愣站着的东家下人,突然抖抖瑟瑟地说道:“不……不是……不是这只鬼……”

    这下人穿着皂色布衣,带着一顶小厮帽,脸上神情已经紧张到了极致,嘴唇抖得像中了邪,瞪着眼睛看着梁上那只女鬼。

    公孙庞朝他喝道:“不是说穿红裙的吊死鬼吗?”

    步安听得心里有些发毛,只觉得室内的温度都骤降了几度,双腿不听使唤地往厨子和道姑的方向退了两步。邓小闲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也退到步安身旁。只有洛轻亭仍旧面不改色地站在阵眼位置,驱策着她白天布下的阵法。

    东家下人哭丧着脸道:“那个吊死鬼的裙子比这个……”

    他话还没有说完,房间朝着院子天井的门突然“砰”的一声大开,狂飙般的寒风灌进屋里,伴随着尖锐刺耳的女人叫声。

    这下,不用那下人解释,众人都已经明白他的意思。门外天井里,飘着一只黑发张扬,面目狰狞,舌头吐到腰际,十指如同匕首般尖利的吊死鬼,这只吊死鬼的红裙长得出奇,一直拖到了地上!而她所在的位置,正是厨子白天定下的这处宅子聚阴之处!

    这吊死鬼出现的刹那,公孙庞便喊一声:“阵起!”

    话音刚落,洛轻亭持旗的右手就举了起来,插在地上的阵旗竟随着她的动作,“呼”的一声腾空而起!阵中流动的透明焰火光影乍盛,几乎把半间屋子都笼罩起来,像一座透明的囚笼一般。

    公孙庞手中长鞭脱手而出,一入阵中便消失不见,只传来“啪”的一声巨响,紧接着砖石四溅的场面,透过扭曲的法阵,以零碎而纷乱的画面呈现在众人面前。

    “不好!这鬼已初具灵智!”公孙庞大吼一声,凭空伸手,接住退飞而来的长鞭,脚下噔噔噔往后直退。

    他尚未站稳,“呀呀呀”的怪叫就伴随着狂风冲进屋来!一时间,占据了半间屋子的法阵里,就被鲜红的血色充满,仿佛一缸随时都会崩裂的血水。

    那血水中间,似乎有一团粘稠而浑浊的肉涌动翻滚着,将浮在空中的阵旗撞得摇摆不定!

    洛轻亭单足往后退了一步,口中发出“啊”的一声厉喝,空中法阵居然也随着她的动作移动了一步,紧接着又被她生生顶住!

    她手擎黄铜阵旗,咬牙站立,联结在她手中阵眼上的数十支旗子早已残破不堪,只剩下一根根黄铜旗杆,像一个整体似的,困住了挣扎不止的女鬼。

    千钧一发之间,邓小闲突然往前迈出一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法阵里那个混沌的女鬼。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自己上吊死了也就算了!还他么跑出来害人!吊死都便宜你了……”

    步安听得既惊又尴尬,却还是对邓小闲的咒玄抱有一丝希望,盯着困在法阵中的女鬼,期待她被邓小闲骂得无地自容,偃旗息鼓……可惜这女鬼对这些胡话充耳不闻,仍旧拼死挣扎着,几乎随时都会从法阵中挣脱出来。

    公孙庞回头瞥了邓小闲一眼,飘在空中已经有些残破的碧绿长鞭突然朝这边窜了过来,从邓小闲身前划过,卷起一个人影,便朝血色浓郁的法阵投了过去。

    “不……”

    惊恐的喊叫声刚刚响起,便戛然而止,被长鞭卷起的东家下人已经淹没在法阵拘束的范围内,法阵中血水忽然淡去,紧接着响起“嘎吱嘎吱”的吞噬血肉的声音。

    洛轻亭手臂一挥,空中数十支黄铜旗杆,“呼啦啦”往她飞来,被她双手伸出,全部握在掌中。

    屋子里法阵消失,视线顿时恢复,只见房间对着天井的一角,一大一小两只女鬼,正蹲在地上,小的那个正吞噬着东家下人的尸体,大的那只却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吞噬的景象,间或伸手擦去她嘴角的血迹。

    步安只觉得遍体生寒,双脚仿佛灌了铅似的,一动不动。

    公孙庞的长鞭已经握在手里,却和洛轻亭一样,站在原地。只有邓小闲仍指着两只女鬼破口大骂。

    “你们这对狗母女!你以为喂她吃人她就能活过来吗!?做梦!你也不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有多恶心……”他越骂越过瘾,语气措辞变得越来越难听,可除了让气氛越来越尴尬以外,根本于事无补。

    “够了!”洛轻亭突然大喝一声:“你到底要装疯卖傻到什么时候?”

    邓小闲停止了咒骂,咽了口口水,抱怨道:“只差一口气就能让她羞愧而亡了,被你这么一折腾,又要重新骂一遍……”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