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在龙珠世界升级〕〔宝莲灯前传之杨蛟〕〔皇朝一品〕〔只短一笔〕〔修改超凡〕〔哈利波特之黑魔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择夫婿〕〔渣男莫追〕〔重生之绝世废少〕〔神偷毒后:嫁个皇〕〔穿梭在电视剧〕〔至高主宰〕〔咎由自娶:鲜妻每〕〔迟律师,离婚请签〕〔嫡女难逑〕〔篮下我为王〕〔重生商纣王〕〔神宠降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三十二章 公子给你变戏法
    一步偷天夜色已深,天姥群山之巅的一座古拙小亭中,一个身穿布衣长衫,体形清瘦,面容沉静的中年儒生,正和一位穿着云锦华裳,面白体宽的富态中年人相对而坐。

    两人中间隔着一张棋盘,两杯清茶。天上星辰密布,东方天际的邪月色泽猩红如血,四周群山黑压压一片如同匍匐的史前兽群,极远处的越州城也隐约可见。

    面白体宽,像是常年养尊处优的华服中年喝了一口茶又放下,微笑道:“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我年少时在书院住了足足十七年,如今重回书院也快有一年,像今夜这般岚霭散尽、乾坤朗朗,好像还是头一次见。”

    布衣儒生目视棋盘,神情淡然,衣袖和黑须被山风吹得洋洋洒洒,身体却有如山岳般纹丝不动。他像是没有听见华服中年的话,精力全都集中在棋盘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摇头道:“邪月出,百鬼行,哪里来的乾坤朗朗?”

    华服中年闻言朝东方天际的邪月看去,垂首沉吟道:“如今这天下,西南有拜月教众蛊惑民心,塞外有北狄胡虏饮马天山,东海万千列岛上仍有怪力乱神……师兄,邪月之患不如人患啊。”

    布衣儒生闻言不语,只是仍旧微微摇首。

    华服中年道:“怀沧师兄觉得我说得不对?”

    布衣儒生正是步安从未见过的天姥书院山长怀沧,他伸手将一枚白子轻轻点在棋盘上,悠悠道:“如果月行有常,又哪里来的拜月教?如果没有邪月乱了阴阳,百鬼不出,潮汐不乱,民心思定,又何惧塞外胡虏?”

    华服中年笑着点头,突然眉头一皱,举目往越州城的方向看去,轻“咦”一声道:“金鹏鸟……看来邪月再临,旧神也蠢蠢欲动了。”

    怀沧看都不看一眼,仿佛早就察觉到了越州方向的动静,边将劫争中的黑子提起,边道:“怕是在岛上待得腻了,出来活络活络手脚吧。”

    华服中年轻声道:“师兄,会不会是浮岛瀛洲上的……”他说到瀛洲便不再往下,似乎怕提到什么了不得的事物。

    怀沧微微一笑道:“子曰不语怪力乱神。是因为世人心性不坚,提及乱神的名讳,难免又要以自身灵智供奉其香火念力。你一介国士,不在此列。”

    华服中年道:“谢师兄教诲。金鹏鸟现世,会不会是瀛洲女娲氏要借邪月之患,重返神州?”

    怀沧摇头道:“女娲氏活了两千多年,怎么会如此招摇过市。不过是谁家的后人,耐不住岛上寂寞,出来人世走动而已。”接着抬眼道:“你今夜句句不离天下社稷,莫非还心系汴梁?”

    华服中年微微一怔,恳切道:“父皇在世时常说,盛世求德而乱世求才。舍弟能以机谋夺嫡,才智远胜于我。如今邪月再临,乱世将至,天下正应有才者居之。”

    怀沧点头道:“令第要是真能匡扶天下,度过邪月之患,就是千年未遇的明君,理应夺了你的太子之位;可他若作了亡国之君,你又何必与他争这遗臭之名。”

    山长怀沧这番话说得平平淡淡,曾贵为大梁太子的华服中年却听得心惊肉跳,他嘴上说佩服弟弟的才智,心里却未必没有不甘,可如今躲在天姥书院,连性命都是眼前这位师兄救下的,当初身在汴梁时的满身锐气,已在去年那场宫廷变故之后消耗殆尽,现在听师兄这么说,面上也只好点头微笑,装作毫不在意。

    怀沧抬头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在书院住得太闷,下月月尾就是兰亭夏集,也去散散心吧。”

    华服中年摆摆手道:“我住在书院,就已经给师兄添了不少麻烦。兰亭夏集人多口杂,还是不去为妙。”接着又道:“今年春试上那阙《定风波》我也看了,当真气象非凡。师兄,书院能得如此才子,复兴有望啊。”

    怀沧笑笑道:“书院积弱,岂是靠一个才子就能复兴的。何况那步姓书生还和余唤忠之女,有入赘的婚约在身……书院何至于将复兴希望,放在一个赘婿身上。”

    华服中年脸色微微一变,大概是想起仓皇离京时,被这位父皇当年的信臣千里追杀的那整整一个多月里,生死悬于一线的经历。

    ……

    ……

    越州南城的一间破落瓦房里,幽暗的油灯下,步安正一边洗脚,一边给躺在床上的素素讲述今夜捉鬼的经历。

    听他说到房门突然洞开,另一只吊死鬼飘在门外时,素素吓得一声尖叫,拉起被子盖住了整张脸,步安则哈哈大笑起来。

    好一会儿,素素才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又紧张又好奇地问道:“公子……后来呢?”

    “后来?后来那两只吊死鬼被全被我们收拾了!”步安擦干脚,抱着那柄小琵琶坐到了床沿上。

    素素不解道:“公子这么晚了还要练琴?”

    步安笑道:“我给你变个戏法。”说着便一手摁住这几天摸索出来的一个和弦把位,一手用灌满贵气的食指指尖扫拨琴弦。

    一,二,三……足足扫了三次弦,他体内的那团鬼气才消耗完,比上次足足多了两倍。而琴弦周围荡漾开的暖光,也比在楼家书馆院子里的那次更浓郁、更绚丽,清晰地分作三层,飘荡着融合起来,好一会儿才完全消失。

    步安呆呆地看着暖光消失的过程,素素却轻声道:“公子不是要变戏法给我看吗?怎么不变?”步安立刻扭头道:“你……没看见?”

    素素疑惑道:“看见什么?”

    步安立刻反应过来,素素想必看不见这些被琴弦震出的暖光,推此及彼,说不定除了自己以外,谁都看不见!

    他觉得这应该是件好事,转念一想,又担心自己这些鬼气不能杀敌降魔,到头来白忙活一场。但眼下攒到的这些鬼气,只能供扫弦三次,连一个完整的旋律都弹不出来,想试也试不了。

    “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嘛!先蹭着再说!”他自顾自说了一句,吹灯上床。

    临睡之前,步安轻声吩咐道:“素素啊,你从明天起,就去玲珑坊外头转转,打听打听那里的情况,等到邪月下山,阳夜一来,公子我就要去混一份差事。对了,记得赶在天黑之前回家,别在外面瞎转悠。”

    素素笑嘻嘻地应了一声,缩起腿脚,生怕公子又要挠她的脚底心。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