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四十章 相思究竟赋予谁
    屋里油灯昏暗,朦胧的光线下,晴山的脸庞美得让人心跳加速。她坐在床沿,身上的绳索仍未解开,双手被绑在身后,两条腿绞在一起,胸前紧缚的绳索破坏了她原本柔美的曲线,却带着一丝禁忌而诱人的滋味。

    白天遥遥相望时,步安就对她印象极深,此刻近在咫尺,倒有些不好意思看她了。

    晴山脸上神情素淡,眼神却极为坚定,牢牢盯着步安,把他看得更加心慌意乱。

    步安没有解开绳索,是怕她重获自由后,抬腿就走——看样子极有可能——到时再想见她一面,商量自己计划中的那桩事业,就难上加难了。

    “白天人太多,环境太吵,选的曲子大概也不合你的口味……”

    步安提着琵琶坐到椅子上,没头没尾地解释着。

    “现在夜深人静,没人来打扰。我再弹一个,你听听我这曲子怎么样,这种弹唱法有没有前途……”

    素素也搬了张竹椅过来坐下,等着听公子弹琴。晴山坐在床沿,步安和素素一左一右坐在她跟前,相聚不过几尺。

    步安知道自己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唱得响了不好控制,凑合着用的这把琵琶又是童子琴,尺寸小琴音弱,离远了也不耐听。所以才坐得离晴山这么近。

    他昨天临睡前分析出师不利的原因,觉得多半是自己选曲出了问题,古人接受能力有限,应该弹唱古风才对。

    有一首曲子,以前他初学吉他弹唱时就学过,和弦调式不算太难,正好就是他这半月来在小琵琶琴上摸索出的那几个和弦。

    “我唱得不好,你就听个味道……”

    步安朝晴山笑了笑,接着怀抱琵琶,清了清嗓子,左手牢牢握住把位,右手略有些生疏地拨动琴弦。

    晴山实在搞不懂这说书人在搞什么鬼。

    今夜上门抢人的主仆二人,修为之强,她不要说见过听过,就连想都不敢想。那刁蛮女孩既然是眼前书生未过门的娘子,这书生也必不是常人。

    可他为何跑去投醪河边说书?又为何会住在这种地方,穿着打扮如此寒酸?

    这些也就算了,听他刚刚解释,似乎是跑到玲珑坊外说书,是要用琴声引起自己的注意……

    而他此刻为何如此认真地,用这种怪异而又拙劣的指法,弹奏一首极寻常的曲子呢?

    晴山正诧异不解,步安的歌声突然响起。

    相比起弹奏技术,他的嗓音条件实在超出太多,有着少年人难得的醇厚中音,而清亮的高音却又带着一丝“毛边”,既不是民歌式的一味甜美悠扬,也不是摇滚式的沙哑愤怒,而是天生的民谣嗓子。

    他歌声响起的时候,晴山此前的疑惑便像连环扣一般,在她心中解开。

    步安唱的是:“你说相思……赋予谁。”

    他闭着眼睛,轻轻摇晃脑袋,歌声隐隐带着一丝忧伤,似乎倾注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唱出了平常不愿启齿的心情。

    “明月妆台纤纤指,年华偶然谁弹碎,应是佳人春梦里,忆不起,双峨眉。”

    “翩跹霓裳烟波上,几时共饮一江水,而今夜雨十年灯,我犹在,顾念谁。”

    他唱得动情,像在对某人倾诉,而在晴山看来,这“某人”是谁,显而易见。

    这书生暗恋着自己。晴山觉得事实必然如此,否则他何必跑去玲珑坊外说书唱曲,只为博自己一笑,又何必叫人把自己绑来这里,还要演一场红脸白脸来缓和……他今夜这么做,竟然只是要自己来听他倾诉衷肠!

    步安换过一个和弦,一边拨弦一边偷瞄了一眼晴山,见她始终淡漠的脸上,浮起一丝介于诧异和慌张之间的神情,顿时心情大好,觉得自己这回算是选对了曲子!

    看来这首好妹妹乐队的《相思赋予谁》,能帮自己打开一片新天地!

    一念及此,他便唱得更加投入,歌声愈发婉转缠绵。

    “一番番青春未尽游丝逸,思悄悄木叶缤纷霜雪催。嗟呀呀昨日云髻青牡丹,独默默桃花又红人不归。”

    步安弹到这里,拨弦的手指慢了下来,又瞄了一眼晴山,摇头唱道:

    “你说相思赋予谁……你说相思他赋予谁……”

    他一曲唱罢,又应付了几个音,充作尾声,等到余音完全消失后,才抬头笑吟吟地问道:“这曲子怎么样?”

    这时,始终托腮倾听的素素也一脸认真地看着晴山,觉得她肯定已经被公子的歌声镇住,就像以前书院那些人,被公子的诗词镇住一样!

    “好。”晴山似乎在笑:“好极了……你们毁我家园,伤我至亲,深夜把我绑来这里,原来只是要唱首歌给我听……实在太好了……”

    步安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你真的误会了!我根本不知道那个疯丫头会把你绑过来!我是觉得你来都来了……”

    晴山根本不打算听他的解释,淡淡道:“既然是误会,你现在就放我走吧。”

    “走就走嘛,又没说不让你走……你好歹也是个音乐家,怎么对采集民间音乐一点兴趣都没有呢。”

    步安一边嘟囔着,一边帮晴山松绑,素素见状也赶紧上去帮忙。

    步安低头解开缠在晴山大腿上的绳子,示意她抬抬屁股,好让自己把绳子绕过去。晴山冷哼了一声,却还是照做了。

    步安一边绕着绳,一边道:“毁家园,伤至亲什么的……你之前不说,我又不知道。这疯丫头实在太过分了!你家人伤得不重吧?“

    晴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又何必惺惺作态。”

    步安觉得这件事情虽然不是自己所为,但终归因自己而起,苦笑不语,准备装糊涂装过去算了。

    素素却看不得自家公子被人无端指责,猛地迎上一步,板着脸道:“明明都是那悍妇干的,怎么怪起公子来了?”

    晴山也不和她争辩,等到步安将她双脚解开,才看了一眼步安放在椅子上的琵琶琴,伸手道:“给我试试。”

    素素一边嘟囔着:“好像你能弹得比公子好似的……”一边把琵琶琴拿过来推给晴山。

    晴山接过琴,仍旧坐在床沿,竖抱琵琶放在胸前,把琴底搁在腿上,一手随意摁住琴颈品位,一手突然如出拳似的从一旁挥向琴弦,紧接着五指接连张开,像一叠幻影般扫在了弦上!

    琵琶琴声响起,正是《相思赋予谁》的旋律,可无论弹奏速度还是流畅程度,都远超步安之前的弹唱,但没有一丝诉说相思的幽怨滋味,而是像在宣泄怒意!

    这曲声积蓄着力量,步安只觉得屋子里的空气突然变得憋闷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掀起狂风骤雨!

    可就在这时,琴音戛然而止,晴山手上空无一物!

    琵琶琴已经被素素一把夺走,她只手拽着琴颈,把琴护在身侧,气呼呼地说道:“干嘛这么用力?!这琴要二两多银子呢!弹坏了你赔吗?!”

    (看这章的相关情节时,不妨搜索好妹妹乐队的《相思赋予谁》来听一听。我写的时候就在听^_^)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