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四十二章 越州同知不见了
    .. ,一步偷天

    子敬街上听说书的人群围得越来越多。

    步安凭着记忆中零零碎碎的有关西游记的电视、电影和同人故事,来回嫁接,添油加醋,非但唬住了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越州百姓,也镇住了向来自命不凡的卫家小姐。

    而在街对面玲珑坊的隔壁,二楼上的一扇小窗子里,晴山正透过木棱窗推开的一角,静静地看着这颇为壮观的说书场面。

    今早回到投醪河边那间已经破败得不成的样子的宅院,见到孤零零候在那里的影伯时,晴山恍如隔世。

    生死悬于一线的危机莫名其妙就消失无踪,愕然而惊慌的一人一鬼,立即离开了那处没法再住人的河边宅院。

    她一大清早就来到玲珑坊,托孙掌柜帮着找一间住处,孙掌柜二话不说就把玲珑坊隔壁的大宅子空了出来。

    现在,晴山就坐在这宅子的二楼。影伯就在她身后的角落阴影里。

    多年来的朝夕相处,晴山早已习惯了身边随时随地都有这样一片影子存在,哪怕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安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存在。

    晴山看着街对面那个神情夸张,嗓音高亢的书生,不自觉地微微皱起眉头。她有点被弄糊涂了。

    这书生不是为了引起自己注意才出来说书的嘛。可今日并不逢三,他为什么还在这里说书?

    他说要赔偿修葺宅院的银子,拿出来的为什么是整整一袋子铜钱?他难道真的是因为穷苦,才住那种地方,不得不每天出来说书挣些辛苦钱吗?

    他昨日在这街上唱得两首曲子调律新奇、发人深省,可为何专门把自己绑去后,偏偏要唱一首毫无特色的寻常曲子呢?

    假如步安知道晴山此时的想法,恐怕要吐出一口老血来。

    他担心古人接受不了现代音乐,却没想到,如晴山这样的音律大家,有着极其敏锐的音乐触觉。步安随口唱出的西游记配曲,她只远远听了一耳朵就被吸引得深夜查谱研究;反而他概念中的古风,在晴山听来再普通不过,没有任何价值。

    事实上,晴山在听到“相思”一词后,便只觉得把自己绑来这里听他倾诉衷肠的书生,面目可憎、卑鄙无耻,再没有心思听他那些陈词滥调。

    然而,现在隔得远远地,看着他无比卖力地讲着妖魔神鬼的奇怪故事,想到自己惊魂未定时所做猜测与眼前所见之间的种种矛盾,晴山突然有些动摇。

    “影伯……你说这会不会真是一场误会?”她常年与这老鬼共处,习惯用极轻微的声音说话,反正再轻他也听得见。

    身处阴影中的老鬼隔了一阵才答道:“这世上最阴险的便是人心。”

    晴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这个教训从她幼年时,就常常听影伯说起,以至于这些年来,她几乎从未和人深交过。若非这样,也不至于在宅院被毁时,只能找玲珑坊的掌柜帮忙。

    可是……这书生明明可以乘人之危,却随随便便就把自己放了,他真是恶人吗?难道他神通广大到连自己搬来这里住下,此刻正透过窗缝偷偷看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假如自己真的误会了他,还拿走了他的辛苦钱……

    晴山摇了摇头,终于还是推上了窗门,继续昨晚被打断的事情:那本古谱。

    在她手边不远,放着一个装满铜钱的布袋子。

    ……

    ……

    这一轮的邪月九阳,是从五月初二到五月初十,越临近阴夜来临的日子,越州城的夜晚就越热闹,简直像神话故事中最后的狂欢。

    步安白天说书,晚上数钱,空下来就练练灵力运行,临睡前也练练琴,日子过得比捉鬼时还要充实。

    余家千金好像转了性子,每天来听书时不再一脸嚣张的样子,虽然也不像平常百姓那样爱跟他这说书人搭话,可终归没再惹事。

    邓小闲有好几天没见着了。这家伙得了三十两银子会去哪里,就连素素都知道。

    倒霉和尚和三个妖怪的故事渐入佳境,步安的收入也变得颇为可观,他现在半天时间,能挣将近一贯钱。

    这几天素素每晚数钱时,多了一桩爱好:盘算着公子还要多久,才能攒够钱买一处宅子。

    步安说书空闲的时间,已经跟听书的百姓们打听过,越州南城,两进四间带个小院的宅子,要四十多两银子,北城的价格贵上三成,沿运河的再贵三成,沿投醪河的就更加贵得没边。

    据说,邪月没来的时候,本不需这么多银子的,可现在,大家都怕邪月闹得凶,附近但凡有点家底的乡绅富户都往城里搬,把越州城的地价抬高了不少,往后说不定还要更贵。

    步安心想,这倒和他前世所见相差无几。

    四十多两银子,以步安现在说书的收入来看,似乎并不遥远,但他这说书毕竟是副业,主业是蹭鬼,两者轮替,相当于做九休九。这是在邪月保持九夕的情况下。

    就步安所见,越州百姓们对邪月之患普遍都抱着乐观的态度,认为大梁朝正逢盛世,邪月多半马上就会离去,它在九夕上保持了好几个月都不进一步,就是明证。

    步安的看法则有些矛盾,他既希望邪月待得久些,好让他尽可能多的蹭到鬼气,又觉得君子慎独,自己有这种想法,隐约就犯了屠瑶“不作恶”的规矩。

    他对自己说了句:“邪月来也好去又罢,又不是老子说了算的!”就不再去操这份心。

    日子一天天过着,钱袋子一天天鼓起来,五月初八那天,邓小闲终于出现了。他一出现,就带了一个坏消息——越州同知何殷升不见了。

    一个州府同知,五品大官,怎么会突然不见了?邓小闲实在弄不明白。比起弄明白其中缘由,更重要是认清一个现实:他的后台倒了!

    这事说来实在荒唐,邓小闲从来就没见过这位何大人,连他的高矮胖瘦都不知道,但全越州城的修行圈子,似乎都知道这位何大人是他邓小闲的后台。

    “哎!后台倒了,比没有后台还要不妙!”邓小闲坐在步安屋里唉声叹气。

    步安翻了翻白眼道:“这还不都是你自己作的!当初谁叫你那么张扬?”他并不关心邓小闲的面子问题,只在乎一件事情,“公孙庞那边,不会把咱们的饭碗砸了吧?”

    邓小闲哀叹道:“就是这个不妙嘛!这小老头今早就来找过我,说鬼捕三司人头有些多了,让我先在家里歇着!”

    步安惊道:“那我呢?”

    邓小闲摊摊手道:“你这不是白问的嘛……我都叫人家一脚踢了。”

    步安气道:“我……我他么月钱才五百个铜子儿,他公孙庞不缺这点钱吧?!”

    “缺!怎么不缺?别说五百个铜子儿,就是半个铜子儿,他但凡能扣下,也绝不会花出去!”邓小闲信誓旦旦地说道。

    步安很想说:“那我倒给他五百个铜钱行不行?”可终于还是没说出口。

    他不是怕丢面子,而是担心自己蹭鬼的吃相太难看。

    天姥学子在越州捉鬼,是离经叛道;可要是倒贴钱在越州捉鬼,就不是离经叛道,而是个傻叉。没人怀疑才怪!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