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灵九变〕〔时光和你我都要〕〔重回五零当军嫂〕〔清尘系列之黑骨〕〔神机天国〕〔心里有个兵工厂〕〔隋唐大财阀〕〔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美漫生存指南〕〔麻辣江湖行〕〔皮墨儿梦游仙境〕〔马大犇和木言几〕〔末日夜叉恸〕〔我真不是神仙〕〔学霸富二代的全新〕〔无敌探险家〕〔医品太子妃〕〔美男榜〕〔重生学霸小娇妻〕〔穿越诸天当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四十四章 且怒且悲且狂哉
    卫家小姐天天往投醪河边跑,金鹏鸟也没有闲着。

    她化为原形时可大可小,正好在越州四处巡弋,小半天时间就能检视方圆百里。

    可是,那位最后曾经出现在越州的老祖宗,根本没有留下丝毫线索。这样过了几天,金鹏鸟便没心思再细找下去。

    老祖宗神行天下,说不定早去了别处,弄得不好已经回了东海。金鹏鸟觉得自己这样漫无目的地找寻,根本是在浪费时间。

    那晚她直愣愣挨了小姐一脚,被踢得晕头转向,还算是轻的,回去之后又被严刑逼供,最后屈打成招,说自己确实知道这门婚事,本以为小姐会就此罢休,谁料招了之后反而被打得更惨。

    她身上伤痕累累,飞在天上都觉得翅膀疼,就对那个书生心生怨恨。

    就是这份怨恨,让她在明知寻找老祖宗无望后,暗中做了一些调查。她多方打探,又利用了祝家的一些眼线,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自己白白挨打的原因。

    当卫家小姐,从她这里听说,这书生的婚约对象不是自己,而是汴京的一位大官之女时,表情精彩极了。

    金鹏鸟站在一旁,偷偷留意着小姐,心说这说你该知道,我是真的被冤枉了吧?

    可怜她心里还怀着期待,就被“啪”的一声,搧了一个重重的耳光,又被一脚踹倒在地。

    “明明没有这桩婚事,你那天为什么要说自己知道的?!”

    看着小姐一脸怒容,金鹏鸟吓得动都不敢动,心说自己果然做的不对,转念一想又觉得明明是小姐拿拳脚逼着她承认的。她当然不敢还嘴,只是躺在地上不动,等着小姐的气头过去。

    小姐恨恨地说道:“这书生实在可恶!竟然把我唬得信以为真了!”

    金鹏鸟见状,心里暗暗高兴,忍不住探头道:“小姐,我这就去杀了他吧?”

    她这一次陪着小姐来神州,大概真是流年不利,这句理所当然的提议,竟然又换来一顿毒打。

    “杀杀杀!成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你和那个大闹天宫的孙猴子还有什么两样?!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卫家小姐一边骂,一边踢打。

    金鹏鸟蜷缩着身子生生挨打,似乎脑子都被打糊涂了。她明明记得小姐对那孙猴子连连夸赞的,怎么今天又转了性子。

    卫家小姐打得累了,坐回椅子上,看着屋顶发呆,过了一会儿,突然笑道:“他把我误当成别人,我就将计就计来捉弄他,这样才算礼尚往来!”

    她做了这个打算之后,就越想越觉得有趣,第二天早早等在了投醪河边,要捉弄那个书生,可是书生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把她的好心情全给耽误了。

    这还不算什么,临近傍晚时,有只信天翁过来报信,说兰亭夏集将至,越州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东海来信招小姐速速回去。

    这样一来,不能好好捉弄这书生也就算了,连孙猴子的故事都听不完了!

    卫家小姐一气之下,就跑到了这书生的住处,朝着紧闭的木门喝道:

    “说书的!你死哪儿去了?!”

    ……

    ……

    步安大摇大摆地从邓小闲屋里出来,朝着“余家千金”的背影喊道:“你叫我干嘛?是想通了,来退婚来了吗?”

    在他身后,邓小闲和游平听得一愣,心说这个瓷娃娃似的女孩儿,竟然是步安未过门的娘子不成;张瞎子则侧着脑袋站在一旁。

    步安说了这句气话,便冷冷地看着“余家千金”,他本以为对方会再嘲讽回来,谁料这小女孩儿脸上的怒气渐渐消失,竟然嘻嘻一笑,说了一句他怎么也想不到的话。

    “对啊!就是来退婚的。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卫家小姐盯着步安的眼睛,饶有兴致地留意着他的神情变化。

    步安微微一愣,语气顿时平和下来,好言好语道:“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卫家小姐昂头道:“你现在就跟我走,一口气把孙猴子的故事全部讲完,我就让我爹爹退了这门婚事!”她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捂在嘴上,好像在忍着笑。

    步安正色道:“你说话当真?”

    卫家小姐低下头去,肩膀微微颤动,生怕笑出声来,忍了一会儿后,赫然抬头道:“我对天起誓,要是你我之间确有婚约,我这次回去,必让我爹把婚约撕毁,还你自由之身!”

    步安心里纳闷,他见这“余家千金”虽然看上去笑意盈盈,话却说得掷地有声,不像有假。

    她这么痛快,倒让步安下意识地还起价来。

    “孙猴子的故事长得很,一口气怎么说得完。”步安故意这样试探,见对方神情突然沮丧,便觉得有戏,皱眉道:“除非……”

    卫家小姐急道:“除非什么?”

    步安想说,除非你拿出一百两银子来,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突然觉得,自己就算再急着用钱,也不能问这丫头要,至于为什么,他一时也理不清。

    他于是摇摇头道:“算了,没有除非了!你等我一会儿,我收拾收拾就走!”

    不到一炷香时间,步安便收拾妥当,告辞邓小闲、张瞎子和游平,跟着卫家小姐往北城去,素素自然也跟在后面,带着铜锣、破碗等等全套家伙儿。

    来到玲珑坊外,投醪河边的时候,已是亥时,相当于晚上九点来钟,大半个越州已经安静下来,子敬大街却仍旧热闹非凡。

    这时正好有天天候着听说书的街坊看见步安过来,便埋怨他言而无信,让众人白等了半天。

    步安笑着说,既然如此,今夜就把这故事统统讲完,免得大家牵肠挂肚。

    卫家小姐把他喊来这里说,而不是单独讲给她听,倒也不是要与民同乐,而是习惯了这个气氛,觉得大伙儿一同嬉笑怒骂,一同哭哭啼啼,这故事听着才有意思。

    初夏的夜晚,凉风习习,投醪河两岸是纸醉金迷的繁华街道,河上画舫飘摇,莺歌燕舞。

    岸边渐渐聚拢的人群中,少年书生清清嗓子,开始讲诉倒霉和尚和他的三个妖怪弟子,取经路上最后的劫难。

    一只小猫妖坐在板凳上,一位旧神传人站在人群前排,还有一人一鬼透过街对面敞开的窗子,同时聆听着,这另一个世界人尽皆知,而对她们来说,足够新鲜生猛,惊奇惊喜,又暗合因果报应的神怪故事。

    这一人一神一妖一鬼,似乎都在这故事里听到了自己。

    夜色越来越深,天上星辰流转,投醪河边的人群越来越少,可那书生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等到故事终于来到尾声,每个角色都轮回般归位时,听书人早已散去大半,剩下的听众仿佛被这曲折的故事耗尽了气力,又像是太过疲劳,只有三三两两,稀稀落落的叫好声响起。

    这个时候,书生便将背在身后的琵琶琴换到了胸前,定了定神后,手指扫拨出一串清脆的琴音。

    他看着星辰寥落的夜空,空荡荡的街道,面对着彻底安静下来的不多的听众,用已经疲累而变得沙哑的声音唱了起来。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繁华过后冷清寂寥的街道上,步安站在零落的人群中央,真有种独影阑珊的意味;飘荡在夏夜微风中的歌声,也因为沙哑而显得沧桑。

    “谁叫我身手不凡,谁让我爱恨两难,到后来,刚肠寸断。”

    他唱的是悟空,又仿佛不是,卫家小姐听在耳中,心头升起一丝朦胧却又复杂的难以言说的心绪。

    “邪月当空,恩怨休怀。舍悟离迷,六尘不改。”

    “且怒且悲且狂哉,是人是鬼是妖怪,不过是心有魔债。”

    晴山是人,影伯是鬼,素素是妖,这歌声回荡在子敬街和投醪河上,仿佛唱尽了她们各自的喜怒哀乐和深埋心底的恩怨仇债。

    “你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我跪一人为师,生死无关!”

    这歌词前一句像是对孙猴子讲,后一句却说的步安自己。唱到这里,他眼前隐约浮现起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倩影,她站在镜湖畔的凉亭里,伫立于春日的雨帘中,走在血月笼罩的崎岖山道上,却全是朦胧的背影。

    “善恶浮世真假界,尘缘散去不分明。难断!”

    因为连日来都在讲诉西游记的故事,步安轻而易举便沉浸到了这首戴荃的《悟空》所表达的意境中去,越唱越投入,越唱越激扬。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我有这变化又如何?还是不安还是氏惆。金箍当头,欲说还休!”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我有这变化乱迷浊。”

    “踏碎凌霄!放肆桀骜!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步安唱到最后,已经声嘶力竭,脸上神情狂傲,仿佛正脚踏凌霄;嗓音却暗哑低沉,唱出了世道难逃的不甘。

    而当他一曲唱罢,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不远处,一身劲装的卫家小姐,已经泪流满面。

    身旁素素在低头抽泣,轻声说着什么,大概只有步安知道,她说的是:“全是我害的……”

    人群中也有人在抹泪,但是远没有素素和卫家小姐这样,对这故事,对这歌,如此感同身受。

    街对面的那扇窗子里,晴山的一双纤手紧紧握着,指甲几乎已经掐到肉里。

    她静静地看着街对岸的少年书生,耳边还萦绕着刚刚的曲声歌声。

    那曲声仍旧生涩,歌声同样充满瑕疵,可就是这生涩的曲声和歌声,为晴山推开了一扇门,让她隐约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