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四十九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夏夜里,偏僻乡村的小小院落,步安看着面前的五人。

    天生道之动,有机会修成随口咒的,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邓小闲;

    死而复生,半在人世半在轮回的,一脸老实的和尚惠圆;

    声称自己就是真的风水玄修,脸上皱纹密布,仿佛阅尽人间悲苦的张瞎子;

    总是噤口不言,丝毫没有存在感的瘸子乞儿,符修游平;

    一身打着补丁的布衣,心直口快,偶尔有些傲娇的,至今仍对他有些成见的阵修洛轻亭。

    恍惚之间,步安想起,也是这样一个血月挂在头顶的夜晚,走在天姥书院的山道上,屠瑶说,就算再有诗才,假如只为人做嫁衣,到头来也是一场空。

    屠瑶说的没错,可她毕竟不是步安,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

    两个多月来,他尝试过去接受儒家学说,也从邓小闲那里打听过道家打坐练气的方法,能想的办法已经试遍了,可这些修行法对他全没用。

    步安接受了这个事实:自己的修行之路只能依靠鬼气,这似乎在他穿越之初就已经决定,或许与夜空中初临的邪月也息息相关,未必是个巧合。

    既然决定蹭鬼修行,就需要帮手,帮手越强,他的修行会越顺利。

    眼前这五人,阴差阳错地来到面前,这或许是他们的机缘,也是步安的机缘。要抓住。

    一阵凉风吹来,步安吸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丝仿佛刚做了某个重要决定的坦然的微笑,轻声道:“今日鬼捕七司只是越州城里无人知晓的小卒子,要跑到这乡下地方才揽得到生意,可这才刚刚开始……风起于青萍之末,今夜,我便送诸位一场机缘!”

    他不顾众人疑惑的眼神,突然转身,朝着血色月光下阡陌纵横的田野,潺潺流淌的溪水和远处延绵起伏的丘陵,用低沉而又略带悲伤的语气自顾自吟诵起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站在水井旁的众人中,邓小闲和惠圆都微微一怔,从这长短句中,读出了别人体会不到的滋味。

    青莲观前一别,邓小闲便再也没有见过他娘,如今二十年过去,他从来不在人前提起,哪怕有人相问,也笑着说早已忘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份思亲之情有多铭心刻骨……尘世飘摇,他连娘亲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从这句“生死两茫茫”起,他便咧着嘴笑了起来,仿佛当年坐在祖母灵堂中,看着爹爹气绝而亡时一样,心中泣血,脸上却止不住地笑,状若疯癫。

    而对惠圆来说,这词句又是另一番滋味。他一死三十二年,师父渐渐老去,等他活了过来,师父却转眼辞世,书上说逝者已矣,莫费思量,可再怎么忍住不去思念,又怎么能忘记师恩呢。

    步安继续念道:“……千里孤魂,何处话凄凉。”他将苏轼这阙悼念亡妻的《江城子》中的“坟”字改成了“魂”,韵脚不变,平仄不动,却更加契合邓小闲的心境。

    而除了邓小闲与惠圆沉浸在词句气氛中以外,其余人都惊讶地看着步安,尤其是洛轻亭。

    步安当然顾不上这些,不疾不徐地吟诵着,嗓音越来越深沉,也越来越悲伤。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这句听在邓小闲和惠圆耳中,都感同身受,却仍然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邓小闲自然是觉得一别经年,自己和娘亲恐怕已经相逢不相识了;而惠圆却想起自己死而复活时,见到师父老去的样子。

    步安刚刚念完半阙《江城子》,夏风中便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像有许许多多人在小声絮叨或是哽咽抽泣。

    以众人站立的位置为中心,漫山遍野的灵气一层层,一圈圈地活跃起来,像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枚石子,又像是有海潮即将从遥远处席卷而来。

    步安迎风而立,接着念道:“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邓小闲眼前浮现起年幼时的回忆,娘亲对着镜子梳妆,爹爹从窗外走过,而自己正绕着梳妆台奔跑戏耍,只是镜子里那张脸,已经朦胧至极。

    惠圆则轻出一口气,心说原来这词不是写师父和我的。

    “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一阙《江城子》终于念完,另一个世界流传千古的杰作,在这诗意能勾动天地异象的世界,掀起了与其相称的灵气波动。

    所谓灵气,与亡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当这阙悼亡词中无以比肩的孤峰,在偏僻的越州乡间问世时,流淌在田野、树林和丘陵坡地上的灵气,便如洪流海啸一般朝步安席卷而来。

    浓郁到了极致的灵气,刹那间遮蔽血月,天空中幻化出一个朦胧的月白色光团,众人所在的院落及其四周,突然光影流转,明暗骤分,真如月光照在松林间的景象!

    步安豪迈至极地看着自己所造成的天地异象,这一次既没有惊愕,也没有患得患失,开口之前,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

    身后响起洛轻亭颤抖的声音:“这是你作的诗词?”

    步安转过身,看着脸上挂笑的邓小闲,仍旧冒着傻气乐呵呵的惠圆,惊愕到近乎害怕的洛轻亭、张瞎子和游平,自信而坦荡地微笑着:“是苏东坡的词。”

    洛轻亭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东坡地换东坡词,你是三步成诗……”

    “姓步,名安,字执道!”步安甩一甩手道:“大伙儿都愣着干嘛,还不快修行!”

    惠圆和尚虽然老实,却不是真傻,这时第一个盘腿坐了下来,一边说着:“步施主真神人也,机缘来之不易,小僧要打坐入定了。”一边闭上了眼睛。

    洛轻亭和游平也慌忙跌坐在地。

    张瞎子大概太过心急,想要盘坐下来,却一屁股坐在井沿上,差点跌到井里。认识这几天来,步安还第一次见到他因为眼疾而出丑,显然是被这灵气潮聚的异象吓到了。

    只有邓小闲不慌不忙,笑嘻嘻地看着步安道:“步老弟,你就是长了腿的灵山圣地啊,比昆仑墟还要了得!往后我可就赖上你啦!”

    步安心说,我就是移动充电宝,负责给你们充电,充满了电才好干活。

    他半开玩笑地瞪了邓小闲一眼道:“哪儿那么多废话呢!快给我修行!捉鬼挣银子可就靠你了!”

    邓小闲这才笑着跌坐盘腿,闭上双眼,笑容隐去,脸色渐渐沉静下来。

    步安看着井边堪堪围成一圈的五位修行人,自己抱臂站在一旁,像在为这五人护法。

    想当初,他一阙《定风波》令天姥学子趋之若鹜,想方设法也要刺激他再作诗词,要知道那可是在灵气浓郁的儒门修行圣地,天姥山上。

    假如把天姥学子比作锦衣玉食的达官富人,眼前五位流落在世间的修行人,就是穷得连饭都吃不上的饿货。

    连富人都趋之若鹜的饕餮美食,放在这群嗷嗷待哺的饿货面前,结果可想而知。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