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五十二章 厚颜无耻好妹妹
    五月鸣蜩,子敬街沿着投醪河种了一排柳树,一到夏天,树上的蝉鸣声便连成了片。

    晴山走在傍晚灯火初上的繁华街道上,这片被街上嘈杂人声淹没的蝉鸣,在她听来却异常清晰,难免单调,但生机勃勃。

    从幼时学琴的第一天起,她就被教导,要平心静气,哪怕身在闹市,也要悉心体悟,捕捉自然万物最细微的声响,从中领悟到乐艺最精髓的妙处。

    她自幼便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但是近来,要做到平心静气有点难。

    街对面被人群围着叫好的是个练拳脚的江湖人,不远处还有卖其他手艺的,唯独没有那个书生,晴山收回眼神,开锁,推门,进屋再返身把门合上。

    街道上的吆喝声、叫好声、笑声,和蝉鸣一起,被阻在了厚重的木门外,四下里安静下来。

    “找着了吗?”是影伯的声音。

    “说是搬走了。”晴山微微摇头,穿过前厅,走进院子,打水,再把冰凉的井水敷在脸上。

    那两天……不该拖的。晴山有些想哭,可能已经哭了,但泪水混进井水里,分不清了。

    “搬去哪儿了?”影伯问。

    “说是走得匆忙,一大伙人从外乡回来,取了东西就走,离开越州了吧……他本就是外乡口音。”晴山沾着井水的手仍旧捂在脸上。明明回来过,却还是错过了,这才是最遗憾的。

    “小姐不是听了就不会忘的吗?怎么单单那曲子会记不起来。”

    晴山慢慢蹲下,蜷缩着身子,声音似乎有些哽咽:“那曲子不一样……有几个音没听过,记不下来。他最早唱过的那两曲,古谱上查不到,想来也是一样。”

    院子角落里,影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祸福相依,避过了祸,便受不住福……小姐,这是因果。”

    晴山身子微微一震,她知道影伯的意思,那夜本以为九死一生,次日一早安然无恙地回来,便是避过了这场祸。

    影伯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但晴山觉得,他恰恰说中了:那晚自己如果留在书生那里过夜,而不是决意要走,就不会是这个结果。

    这便是因果吗?

    那书生在音律一道上,有天人般的悟性,不在五音之中,却又没有丝毫不协,圆融贯通,可他的琴技又如此拙劣。

    他明明对着自己低吟浅唱,说不尽的相思,转眼又像没这回事一般,然后惊鸿一瞥,竟消失不见了。

    ……难不成他是在试探?

    欲擒故纵?

    若即若离?

    晴山有些慌张,又隐约有一丝高兴。因为万一猜对,真是这样,那他不达目的,就还会回来。

    缓缓站起身,擦脸,晴山用尽量平静地语气说:“影伯,今日之因,来日之果,我懂了。”

    她说完这句,便迈步走上了二楼,坐到琴前。隔日就是兰亭夏集了。

    “平心静气。”她低语劝告自己。

    纤纤玉手拂过琴弦,琴声依旧动听,可耳边似乎隐约又响起那书生的声音……

    因果,真的懂了吗?为何还放不下。

    “平心静气啊……”

    端坐着闭上眼睛,长长吐一口气,把所有杂念都排空。

    可那书生的声音仍在耳边……

    平静中,晴山猛地站起身,奋力推开窗门……

    ……

    ……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有道是,天道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就要给你打开一扇窗!”

    “是故身有残缺者,多有异能!今日这个故事,便是讲的这么一位奇人!此回书曰:听风水者!”

    步安打发邓小闲去找人给公孙庞传言,自己就带着素素出来重操旧业。

    一百一十两银子已经花得差不多了,他有危机感,得想方设法挣钱,这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给鬼捕三司打打广告。

    譬如今天,他就要把好端端一个《听风者》,改成《听风水者》,有难度,有挑战,但是回城的路上他就开始做功课,唬住这群业余生活极其枯燥的听书人,问题不大。

    况且,有了倒霉和尚和三个妖怪的故事垫底,他在这条街上的闲人中间,还是有点号召力的。

    眼下刚刚开讲不久,就聚拢了不少人气。正说得起劲,人群突然乱了起来。

    又有哪个喝醉了酒捣乱的。步安讲西游时就遇上过这种情况,傍晚从酒肆里出来的醉汉经常见,好在每回都被愤怒群众轰走。

    他停下,挥手喊着:“轰走!轰走!咦……怎么是你?”

    好不容易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的真是晴山,神情有些怪,好像在生气,憋着,脸涨得很红。

    步安挠挠头道:“找我有事吗?”自从被晴山怒怼了一波,知道自己唱的曲子没啥价值之后,他以为跟这姑娘再无瓜葛了。

    素素见来的人是她,惦记起被拿走的那袋子铜钱,叉腰喊道:“不是给过你钱了吗?又来要吗?”

    晴山自小修习乐艺,十五岁开始尝试独立创作曲目,之后就始终被越州的修行者们当一块宝似的捧在手心里,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面红耳赤。

    听书人中没有修行者,自然没人知道晴山先生的名头,见到貌美女子走到说书的面前,乱哄哄鼓噪起来。

    “书生,这是你娘子吧!”

    “小娘子出来喊小相公回家!今日又听不成了!”

    “就让你家相公再讲一段嘛!讲完再回去跟你厮磨不急!”

    步安自忖浇不灭群众们八卦的热情,摇着头往晴山面前又走了一步,只隔着一尺远,好声好气地又问了一遍:“找我什么事?”

    晴山低着头,蚊子般低语道:“公子……借一步说话。”

    这回看上去不像是要怼过来了。

    步安笑了笑,回头朝素素道:“看好东西啊,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跟着晴山走出从听说书眨眼转作看热闹的人群,走进街对面幽静的宅院,很有节制地四处打量,好奇道:“你原来住在这里啊……没什么损坏嘛。十七说你养了一个鬼,真的假的?”

    晴山把门关紧,面壁思过似的站着,压抑着内心的害怕和欢喜,然后转过身朝步安行了女子万福礼,眉目低垂地说道:“公子神龙见首不见尾……”

    步安跟她过来时就暗自琢磨,听到这句夸赞,认定她终于还是发现了自己的“音乐才华”,强撑着平静道:“姑娘客气了,有事就请直说吧。”

    晴山微微抬起头,一双深潭般清澈的眼睛朝步安看来:“那夜的词曲……是公子所作?”

    步安哪里知道她曾偷偷听过那首《悟空》,直当她是说的《相思赋予谁》。

    “好妹妹……”他脱口而出,才发现这个名字不怎么对劲,顿了顿才轻声补充:“……乐队。”

    这个补充显得软弱苍白,可有可无。

    院子角落的黑暗里,饶是见多了世面的老鬼,都觉得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竟然刚进来没多久就调戏小姐!调戏过了,还摆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神情!伪君子!

    晴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似乎还是泄掉了,缓缓垂下头去,连白皙的脖颈都隐隐泛红。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