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六十章 书院于我有何用
    兰亭曲水是一条源自会稽山的溪流,确如《兰亭序》上所说,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

    晴山坐在溪流下侧,属于越地名流的位子,步安的“组织关系”在天姥书院,座次被安排在天姥书院一起,是溪流的最上游。

    他朝宋青挥手打过招呼,便沿着曲水一侧往上走。

    曲水两旁的光滑岩石上,已经稀稀落落坐了不少人,哪怕和尚道士都穿着考究、一丝不苟,儒生们更是羽扇纶巾,一派潇洒自在。

    步安跌跌撞撞来到这个世界,直到前几日才算正式安稳下来,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身上的衣衫足有两个多月没有换洗过。身后一道一僧,一个是除了逛春燕楼外从不修边幅的邓小闲,一个是不久前还在化缘云游的惠圆。

    三人走在越州市井、混在江湖里的时候,还只是略微显得有些邋遢,这时走进雅致清幽的兰亭曲水,画风就有些格格不入。

    看见一双双或压抑或惊恐或鄙夷的眼神,步安也知道自己有些准备不足。兰亭雅集,想必大家都很重视,过来之前恐怕都沐浴焚香了。

    他被那些眼神看得烦了,回头瞥了一眼眼神游移着装傻的邓小闲,压着嗓子道:“你现在怎么不一个个怼回去了?”

    邓小闲理所当然地答道:“我又没活得不耐烦。”

    惠圆和尚摇着头惋惜道:“世人眼孔浅,只看皮囊……”见步安和邓小闲同时朝自己看过来,便诚恳道:“作如是观,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你演高僧就不能演久一些嘛?!步安摇着头,装作欣赏风景,当没看见那些侧目的眼神,邓小闲和惠圆也做得很自然。

    三人晃晃悠悠来到屠瑶身边,步安才发现她正看着自己,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楼心悦、方菲儿和宋青三人也捂着嘴,他便一本正经地摊手道:“放浪形骸,不拘小节,有没有点魏晋名士的味道?”

    一句玩笑话把几人逗得更加想笑,也把尴尬掩饰了过去,步安正好趁这机会给屠瑶介绍邓小闲和惠圆。

    他说:“这是落了单的道士邓小闲,这是我师尊屠瑶。”

    邓小闲紧张兮兮地也叫了一声“师尊”,想想觉得不对,又改口叫“师叔”。

    屠瑶掩嘴轻笑道:“你年纪倒比我大,不必这样称呼。步安将来行走江湖,交友众多,若是人人都来叫我一声师叔,还不生生把我叫老了。”

    惠圆和尚恳切道:“女施主有所不知,邓小闲今年才刚十六,是被府衙大牢折磨成这副模样的。”

    屠瑶惊道:“当真如此?”

    步安生怕这道士坏,和尚傻,一会儿又要闹出什么笑话,赶紧三言两语含混过去,在隔着屠瑶几步远的光滑石台上坐了下来,邓小闲和惠圆就盘坐在他身后。

    面前溪水清澈见底,不时还能看见游鱼出没在水草之间。溪流宽处不到一丈,最窄的地方只有两三尺,蜿蜒向下,汇入一片池塘。池塘倒映着仲夏的天空,蓝得叫人心醉。

    仍有人陆续从远处黑压压的人群里走出来,步入这片被围在中央的兰亭曲水,每到这个时候,就有人拱手相迎。

    邓小闲说:“这些人看上去互相都认识嘛!怎么就你没什么人气?”

    步安笑道:“你反正是来蹭灵气的,管这些干嘛?”

    他心里明白得很,自己这个名士成色不足,认识人多了,三两句话就得露陷,只抱着凑凑热闹的观光心态,盼着谁也不要来打扰。

    可是事与愿违,才坐下没多久,就有个费永年的弟子来喊他过去。

    步安起身时朝屠瑶看了一眼,只见屠瑶也在看他,眼神里有一丝担忧。

    她说或有变故……会是什么变故呢?屠瑶为什么不说清楚?

    ……

    ……

    兰亭曲水上游,隔着屠瑶十几步远,步安被领到了几位上了年纪的儒生面前。

    费永年、吕飞扬、赵贺是三张熟面孔,另外两人年纪比他们更大,步安没见过,但不难猜到是谁。

    天姥书院有大儒十三,国士一双,这下同时出来两个没见过的长者,多半就是那一双国士了。

    见到这个场面,步安终于对屠瑶所说的“变故”猜到了个大概。

    她说,余唤忠是媚党中坚,和儒门很不对付,自己生在儒门却做了余家的赘婿,夹在中间两边不讨好。

    现在天姥书院两位国士都亲自出来,想必是要来解决这个问题了——当然是站在书院的角度解决,譬如把他一脚踢开。

    屠瑶不把话说透,恐怕是因为她闻到了苗头,却又不能断定吧?

    她大概觉得,事情可能不至于真会走到这一步,所以不愿把书院内部关于如何处置自己的争执说出来。是为了维护书院在自己心里的形象吗?

    不是说思无邪嘛……怎么心思这么细腻呢?

    步安轻轻摇着头,一边盘坐下来,一边率先开口道:“是因为那份入赘婚约吧?”

    两个月前,他一头撞进这个世界时,像个懵懵懂懂的愣头青,但现在不是了。

    “我很好奇,”他开门见山道:“你们准备用什么理由呢?”

    大概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直接,赵贺竟然微微一怔,费永年和吕飞扬的脸上更是露出一丝愧色,倒是那两位上了年纪的,很沉得住气。

    吕飞扬干咳了两声道:“步安,这两位是你季师伯和詹师伯,今日喊你过来,是有事情要问。”

    季师伯看上去六十多岁,身形微胖,长得慈眉善目;詹师伯年纪更大,白发白须,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步安分别喊了一声“季师伯”,“詹师伯”,就等着他们问话。

    “天姥山一百三十里外,有一个小镇,名叫柳店。”

    詹师伯言简意赅,说到这里,便不再往下,似乎剩下的都不用再说。

    步安笑了笑,心说怎么第一次离经叛道就被逮个正着,就是不知道,是那个被自己讹了十两银子的家伙去书院告的状;还是有人路过那里,正好听到的。

    他摸了摸嘴角,本来不想再说什么,既然天姥书院也怕余唤忠,那自己赖着这个书院学子的身份也没有多大意思,有没有这个保护伞,越州的江湖自己都能蹚得过来,但是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了屠瑶……隐约间楼心悦、方菲儿和宋青似乎也在往这边看。

    你们不知道我的实际情况啊,儒门英灵非我所求,留在世上蹭鬼才是我的修行之路,一个天姥学子的身份,于我又有何用?!

    步安很想对这两位国士说,不必费心找茬了,我也没兴趣再当什么天姥学子……可是想到那几双眼睛正看着自己;想起自己初到天姥时的窘迫和她们暖心的相助;想到那句“哪怕天下人误会你,我也要说这是我的小师弟”;想到宋青“来日踏平余府”的豪言壮语……他突然说不出口了。

    一退不如一进……

    步安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子贡赎人。”他答得同样言简意赅。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