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灵九变〕〔时光和你我都要〕〔重回五零当军嫂〕〔清尘系列之黑骨〕〔神机天国〕〔心里有个兵工厂〕〔隋唐大财阀〕〔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美漫生存指南〕〔麻辣江湖行〕〔皮墨儿梦游仙境〕〔马大犇和木言几〕〔末日夜叉恸〕〔我真不是神仙〕〔学霸富二代的全新〕〔无敌探险家〕〔医品太子妃〕〔美男榜〕〔重生学霸小娇妻〕〔穿越诸天当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六十五张 弄不死我弄死你
    夏夜凉爽,头顶尽是繁星,通向越州的官道上,步安一行是退散的人群中拖在最后的。

    四人本来走在一起,走着走着,邓小闲就拖到了后面,又过了一会儿,他紧赶几步上来问:“和尚,你走得不累吗?”

    惠圆说:“我的缘法是神境通,走这几步怎么会累?”

    邓小闲嘀咕道:“和尚原来是真傻。”接着一把将惠圆拽住:“我走不快,你也慢点,陪我说说话。”

    惠圆站定了笑起来:“你原来怕走夜路。”

    邓小闲瞥一眼走远了的步安和晴山,气道:“人家憋着要说悄悄话呢!你个和尚夹在里头作甚?!”

    步安确实有些话要跟晴山讲,却不是邓小闲以为的那样,但他既然这么“识趣”,步安也乐得清闲。

    “路还长呢,琴这么重,我帮你抱一会儿吧?”他自己空着手,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晴山从邓小闲拉着惠圆走开起,心里就有些忐忑,低着头道:“不妨事的,已经抱惯了。”

    步安心想,这琴估计很贵,随口道:“你家影伯今天没跟来吧?”

    晴山更忐忑了,差点要说:“公子你想干嘛?”终于还是憋了回去,匆匆道:“在路上等着呢,一会儿就能见着。”

    她难得说了谎话,心跳得咚咚直响。

    步安见她语气慌张,心说坏了,怎么今天又把我当流氓了,赶紧道:“那首‘舞低杨柳楼心月’,是送给我祝师兄的,他和我楼师姐情投意合,又行将离别……”

    晴山“哦”了一声,心想步公子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是怕我吃醋生妒了不成,我可没有啊。

    照理步安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拉过,跟晴山并着肩走夜路,难免会心猿意马,可今夜他心里只惦记着蹭鬼事业,还真的心胸坦荡,没有一丝杂念。

    然而,晴山表现得像个惊慌失措的弱女子,反而把步安搞得也有些局促。

    气氛正有些尴尬的时候,迎面走来两人,一个三十多岁,穿着官服,肥头大耳;另一个二十五六,身着薄锦生员长衫,长了一张国字脸。

    “这位可是晴山先生……久仰大名。”国字脸的那位脸上挂笑,拱手作揖,顺便瞟了步安一眼。

    晴山站定问道:“你是?”

    肥头大耳的那位赶紧介绍道:“这位是从汴京来的步公子。”

    “步公子?”晴山微微一愣,心说步姓本来就难得,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一个步公子。

    正疑惑间,那位汴京来的步公子已经朝步安冷冷说道:“三弟,你怎么也在这里。”

    步安刚刚就觉得这人面熟,听到“步公子”后的第一反应是,一个多月不见,这国字脸怎么长老了这么多,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人应该是步鸿轩的长子,不是那天在点星殿里见着的。

    晴山早些时候还经常遇到这样的慕名而来的不速之客,这两年和玲珑坊牵上线后才少了许多,本来也想随口应付两声就避过去,听这人管步安叫三弟,才恍惚道:“步公子,这位是你的……”

    步安摆摆手道:“不熟,我们走吧。”说着一伸手,示意晴山绕过这两人,不用去管。

    步经平今日兰亭夏集上坐在一众官员们中间,原本自我感觉很好,直到看见步安被当做名士请进了兰亭曲水。此时在佳人面前被驳了面子,更加怒火中生,冷笑道:“三弟莫非是以为入赘了余大人家,从此就平步青云了?”

    这下,除了他和步安以外,其余人全都愣在那里。

    汪鹤身在官场,当然知道余大人是哪个余大人,心说,怪不得他持着余大人的手谕,原来是自家弟弟入赘到了余家,真是卖身求荣,不知羞耻。

    晴山听见“入赘”二字,想起他那晚对那刁蛮女子说绝不会和她成亲,心中疑惑顿时解开。

    步安穿越以来,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份入赘婚约,此时被他用这么轻蔑的语气说出来,气得双拳紧握,牙根发痒。

    步经平虽然坐在围观众人的最前排,但也听不见兰亭曲水旁究竟发生了什么。

    散场后,他听说有个三步成诗步执道扬名今日夏集,当然不会把他和步安联系起来,只当自己这位堂弟仍旧软弱可欺,哈哈大笑道:“入赘之人,从此便是贱籍,三弟啊三弟,你怎么有脸出来充作名士?晴山先生,你可莫要和这入赘之人走得……”

    他后一句话还没说话,脸上兀自笑着,却突然被一拳打在了下颚上,直愣愣倒了下去。

    “入赘你老娘!让你爹自己入赘去吧!”步安像条饿疯了的狼似的,一下扑了上去,乱拳照着那张国字脸招呼。

    步经平一边挣扎着一边喊叫:“放开我!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想活了……”

    汪鹤看得心里过瘾,却终归负有陪伴之责,上前装模作样地拉扯步安,嘴上不咸不淡地劝着。

    劝着劝着,又觉得这两人虽然一个是官,一个是赘婿,地位差得太远,可终归是一家人,打起来也是他们的家事,于是拉了两下拉不住,索性站到一旁不管了。

    可怜步经平从未修行,在京城这些年早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哪里是步安的对手,一时间被打得鬼哭狼嚎,连晴山都看不过,避到远处去了。

    步安打到手酸,才一手掐着步经平的脖子,另一手高高扬起,狠狠道:你刚才说什么?”

    “你个赘……”

    赘字刚刚出口,脸上又挨了一拳。

    “你……”

    又一拳。

    “我……”

    再是一拳。

    “……”

    又是一拳。

    步经平被打得又是愤怒又是委屈,“哇”的一声,竟然哭了出来。

    步安拍了拍他糊着血的脸,再把手心手背的血渍擦到他锦缎衣衫上,凑近他耳朵道:“你个上不了台面的孬货!老子连装逼打脸都懒得跟你玩!有胆你就来弄我,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

    步经平这下已经完全被吓傻了,他怎么也想不通,昔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软骨头,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眼前这个凶神恶煞。

    而步安清楚得很,“余家赘婿”这四个字,是他的紧箍咒,也是他的护身符,有这道符在,给步鸿轩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真的把他怎么样。

    他很有信心,官场老手步鸿轩,情愿息事宁人,也不会跟他来个鱼死网破。

    步安要的就是这个息事宁人的态度,只要步鸿轩和他两个儿子别像苍蝇似的给自己找麻烦,三年之后,形势就不同今日了。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