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在龙珠世界升级〕〔宝莲灯前传之杨蛟〕〔皇朝一品〕〔只短一笔〕〔修改超凡〕〔哈利波特之黑魔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择夫婿〕〔渣男莫追〕〔重生之绝世废少〕〔神偷毒后:嫁个皇〕〔穿梭在电视剧〕〔至高主宰〕〔咎由自娶:鲜妻每〕〔迟律师,离婚请签〕〔嫡女难逑〕〔篮下我为王〕〔重生商纣王〕〔神宠降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六十六章 那个书生惹不得
    汪鹤搀扶着步经平离开时,很心痛地叹了一声:“都是一家人,何苦弄成这样。”

    谁都听得出来,他的意思是,你们这是自家人打自家人,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

    等着他们走远,步安也知道话说得半穿不穿,其实瞒不住了,便对晴山、邓小闲和惠圆三人解释起事情缘由。

    他说:“我爹娘死得早,走时把我托付给了自家大伯,可这人狼心狗肺,非但吞了我家家产,还背着我立下入赘婚约,要把我入赘给余唤忠家的独生女儿。”

    寥寥几句就把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提到余唤忠时,晴山脸上微微有些惊慌,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

    “这可是绝户之仇啊!”邓小闲惊道。他说得没错,步安是家中独子,被送去入赘,就是彻底断了他这一支的香火。

    步安不是古人,对传宗接代的概念没那么看重,但要他去做赘婿,从此低人一等,他是绝不愿意的。

    “这么说,你应该叫余安才对。”惠圆有时候大智若愚,有时就是单纯愚,譬如这句话就说得很不合时宜。

    “余你妹!”步安瞪了这和尚一眼:“婚约上订的日子是三年之后的九月重阳,还早着呢。”

    惠圆轻声嘀咕:“我妹早过世了,我俗家也不姓余。”

    邓小闲嬉笑道:“你仔细想想,说不定真姓榆呢?榆木脑袋的榆……”

    “步公子是为了废掉这门婚事,才故意行事乖张的吗?”晴山毕竟比和尚道士都正常,一眼就看破了这点。

    “我做得这么明显吗?”步安苦笑道:“传闻余唤忠性情谨慎,我要是闯出个天大的妄人名头,他想必不敢招我入赘了。”

    邓小闲摸了摸额头,大概在想步安哪里行事乖张了,叹道:“原来你也是个苦命的。我还以为找了个了不得的靠山呢。张瞎子要是知道他做不了将军亲兵,知府门房了,非哭死不可。”前一句还像是个正常人说的话,后几句又露出了原型。

    四人你一句我一句,走着走着,又变成了邓小闲和惠圆拖在了后面。

    惠圆问:“都有婚约在身了,不需讲什么悄悄话。你为何还走得这么慢?”

    邓小闲说:“我一想到前途昏暗,就没力气走路了。”

    惠圆不解道:“你不是有好前程也要让出来的吗?前途与你何干?”

    邓小闲气道:“你这和尚什么都不懂!让不让是我乐意,有没有是命!前一个是高风亮节,后一个是命苦得稀烂,能一样吗?”

    “我念一段经给你宽宽心吧……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我是道修,对着我念经你是要作死吗?”

    “如露又如电,当作如是观……”

    “你信不信我咒死你?

    ……

    ……

    晴山问步安,为什么不能弹那首“月溅星河”。

    步安说,这首曲子的律制从未有人试过,万一一鸣惊人,别人势必要来探个究竟,你要是直言以告,就会把这秘密流传出去,若是嘴硬不说,就要被扰得无法清修。

    晴山说,还是步公子想得周到。她情绪看上不大好。

    沉默着走了一段,步安想到一桩疑问,道:“你既然已经能弹奏这首曲子,必然是练过了,再要弹奏时,岂不是不新鲜了?还能招来灵气异动吗?”

    晴山对他有此一问,非常惊讶,解释说,乐者每作新曲,必会填充假音空音,乐曲只在乐者心中是完整的,旁人听来七零八落。又说名士作诗,惯用通假字,不也是一样的道理。

    步安听得恍然大悟,又觉得实在离奇。通假字竟是为了不让新诗灵气泄露的权宜之计吗?为什么听上去像无稽之谈可又这么有道理呢?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鲁迅的?”他问。

    “是何人?”晴山一脸茫然。

    “是个通假字用得很溜的名士。想必修为也是极高的。”步安摇摇头,觉得自己实在太无聊。

    他沉默了一会儿,心想晴山看着闷闷不乐,难道是因为见不得野蛮斗殴,便问:“我刚才这样打人,你是不是觉得不对?”

    晴山摇头道:“若是有人夺我父母遗产,再来逼我出嫁,我也要打,但我只会用琴,就没有拳头解恨。”

    步安忍不住笑了起来。

    “步公子手上还在流血。”晴山提醒道。

    步安拿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拳头疼,心里爽快。”

    “那晚的小女孩儿就是余家千金吧?虽然有些刁蛮,样貌却是一等一的。”晴山随口说着,心想,女儿的修为已经这么厉害,其父想必更胜一筹,大仇得报的希望实在微乎其微。

    步安笑着摆摆手道:“都是我弄错了,那丫头不是余家千金。”

    “不是?!”话一出口,晴山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赶紧圆场道,“我是说……步公子怎么连这种事情都会弄错?”

    步安摇摇头道:“最近诸事不顺,不还差点让你也误会了吗?”

    晴山得知那个修为骇人的小女孩儿不是余家,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莞尔笑道:“步公子是为搏一个狂生的名头才故意这么做的,晴山现在晓得了。”

    ……

    ……

    公孙庞没去兰亭夏集。

    他被人从望江楼上扔进运河的糗事已经传得满城皆知,赢回面子之前,哪有脸出去见人。

    这天晚上,他等在自家前院,一听到敲门声,就赶紧跑去开门。

    “人呢?没绑来?”他看到厨子一个人苦着脸站在门外,就知道今晚的事情多半黄了。

    “胖爷……哪儿敢绑啊,您是没瞧见,那书生……那书生连官都敢打呀!”厨子压着嗓子,脸上神情骇然。

    “官都敢打?你说说清楚!到底怎么了?”公孙庞赶紧把厨子拽进院子。

    “……夏集一散,我们就在路上等着,想着一哄而上,和尚道士也护不住他,可你猜我们看见啥了?知府……知府刘大人……”厨子喘着气说道。

    公孙庞差点跳了起来:“他把知府大人给打了?!”

    “不,不是……是刘大人的小舅子,汪大人……”

    “他把汪大人给打了?!”

    “不是……”厨子拍着大腿:“他把汪大人小心作陪的一个京官给打了!就摁在地上拿拳头捶,捶得那叫一个凄惨!汪大人动都不敢动,就看着他打……胖爷,这口气咱还是咽了算了!那书生是个疯子,惹他不得呀!”

    疯子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官都敢打,打了还不用负责的疯子。

    “那就再看看,”公孙庞眨巴眨巴眼睛:“再……再看看吧……”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