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在龙珠世界升级〕〔宝莲灯前传之杨蛟〕〔皇朝一品〕〔只短一笔〕〔修改超凡〕〔哈利波特之黑魔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择夫婿〕〔渣男莫追〕〔重生之绝世废少〕〔神偷毒后:嫁个皇〕〔穿梭在电视剧〕〔至高主宰〕〔咎由自娶:鲜妻每〕〔迟律师,离婚请签〕〔嫡女难逑〕〔篮下我为王〕〔重生商纣王〕〔神宠降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六十七章 七司开张大酬宾
    隆兴二年五月二十七一早,阜平街上鬼捕七司门外,就聚了不少街坊,男女老少都有。

    “鬼捕七司开张酬宾,一两银子包一年!有鬼必除,除鬼必净!”有识字的大声诵读着七司衙门外贴着的告示。

    一旁妇人好奇问道:“这说的是什么意思?包什么一年?”

    “就是说,只要掏了一两银子,往后这一年,你家但凡闹鬼,七司都管!”有人解释道。

    “啊呸!你家才闹鬼呢!”妇人跳脚道。

    识字的那位哈哈一笑也不介意,又道:“上回贺老六家闹鬼,托了熟人找的四司,花了足足八贯钱,也只管一趟。就没听说还有管一年的!”

    这时,七司大门嘎吱一声,邓小闲大摇大摆地推门而出,街坊们很快围上来。

    “这告示可当真算数?”

    “一两银子真能保家宅一年平安?”

    邓小闲认真道:“自然当真!衙门朝南开,说话几时不算数了?!”他说得义正言辞,好像真做了官似的,可接着又嘻嘻一笑,指着告示下的一排小字道:“看清了没有?酬宾只此十日,过后就再没这样的好事了!”

    “只此十日?”有人叹道:“我家最近又不闹鬼,总不能盼着这十天里出点事儿吧?!”

    “就是嘛!这规矩订得不妥!”

    邓小闲甩甩手道:“谁说非要闹鬼才行?这一两银子就是保平安!保整一年,不划算吗?”

    人群安静了片刻,又闹了起来。

    七司衙门院子里,游平瞅了一眼外头,皱着眉头说道:“瞎子,你觉得有人这么傻吗?明明家里不闹鬼,还上赶着给我们送银子。”

    “我看步爷也没想着能有人上钩,就是做个噱头,好把七司的名声传出去。”张瞎子想了想说。

    不多久,洛轻亭从门外进来,神色凝重道:“怎么回事?外面怎么这么多人围着花道士?他又吃了谁家姑娘的豆腐了?”

    她昨晚不在,今早才从家里出来,没有参与拟定这张告示。

    “是步爷弄了个一两银子捉鬼的开业酬宾。小闲正跟街坊们细说呢。”张瞎子解释道。

    “酬宾?咱又不是饭馆酒肆,酬什么宾?”洛轻亭不解道:“一两银子捉鬼,这价是步爷定的?”

    张瞎子和游平凑上来跟她把来龙去脉时讲了一遍,说昨晚步爷从兰亭回来,就心血来潮,张罗着弄了这么一张告示,当晚就贴了出去。

    “一两银子捉鬼,怕是一个月下来,连鬼引的钱都凑不齐吧!大伙还吃什么?”洛轻亭惊道。

    游平赶紧示意她小声点,一边回头张望,一边说:“小心叫步爷听见,这会儿也快起了。”

    “步爷是聪明人,过几日自会觉得不妥。咱要是当面说破,伤他面子嘞。”瞎子小声道。

    洛轻亭叹了口气道:“我就是担心我那份本钱。”

    “晴山先生都来了七司,我琢磨着生意再怎么也黄不了。”瞎子道:“且由着步爷玩一阵子吧,吃了苦头自然就消停了。书生嘛,总有些书生气的。”

    洛轻亭白了他一眼道:“你前几日不还说步爷是个狠角色嘛?怎么又书生气了?”

    瞎子“咳”了一声,背过身去不说话了。

    一会儿邓小闲从外头进来,看脸色就知道刚才这通宣传没起到什么作用。

    ……

    ……

    从清早起床,晴山就一直把自己关在琴室里。

    见她眉头越皱越紧,手指弹奏的乐声也越来越乱,影伯终于忍不住问:“小姐遇上什么烦心事了?”

    确实遇上了烦心事。兰亭夏集一过,晴山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仔细研究那首“月溅星河”所遵照的音程律制,目标是以此为基础,尝试着作一首新曲。

    可从昨夜到今早,她竟然毫无进展。

    突然之间从自己所熟知的音律框架里走出来,晴山像跨进了一个未知的领域,天赋、灵感和长久以来所受的训练在这里似乎都没了作用。

    她并不知道,自己只是瞥见了十二平均律的冰山一角,几个特殊却又异常和谐的音高音程,给了她巨大的冲击,勾起了她非要一探究竟的兴趣。可仅凭这份冲击和兴趣,她除了触之不及的痛苦,别的什么都做不到。

    “他是怎么做到的?”她下意识问了出来。

    阴影中有个声音传来:“小姐是说那个人吗?”

    “对啊,步公子是怎么做到的?他像是信手拈来,不费功夫。”晴山侧头思索。

    “小姐没有问过他吗?”

    “昨夜回城的路上问过,步公子答得似是而非,一会儿说是梦中所得,一会儿又说是听别人弹过唱过。”晴山答道。

    影伯似乎猜到了什么:“那人是不是说过,往后还要再唱别的曲子给小姐听?”

    “对啊影伯,你怎么知道?”晴山一脸好奇:“他还说,那首‘月溅星河’叫我先不要弹奏。”

    “小姐啊……”影伯叹道:“音律之道你是行家,可要是论起玩弄人心,那人却是个真正的大行家。”

    晴山惊道:“影伯你为何这么说?我倒觉得步公子很坦荡,是之前我误会了他才对。”

    “小姐,你再想想呢……他最初叫人将你掳去,又毫发不伤地将你放回,投醪河边唱一曲‘月溅星河’便消失无踪,待到现身又说往后再唱别的曲子给小姐听,可那首‘月溅星河’怎么不准你弹奏了……”

    停顿了一会儿又问:“小姐还没看出来吗?”

    “你是说?”晴山眉头微皱,接着频频摇头:“我看步公子不像是这样的人。”

    “他拿弦挂住了小姐的心,牵一牵,你的心思便要动一动。小姐可曾想过,从那晚以来,你时时都在想着那人……念念不忘,岂不是正中了他的道,着了他的魔。”

    “可他图的什么呢?”晴山仍旧不信:“若是图我的身子,那夜不替我松绑,早就得偿所愿了。”虽然面对的是影伯,她说到这些还是微微有些脸红。

    影伯叹道:“这才是那人的可怕之处啊……小姐,你已处处为他说话,替他开脱了。”

    晴山这时才想起,昨夜步公子提到余唤忠,莫非也是使计,令自己觉得同仇敌忾?若是如此,这人未免也太可怕了!

    “小姐也不要太过为难,只需与他虚与委蛇,得来他那些怪曲便可。只要不动真心,当可立于不败之地。”影伯道。

    “嗯……影伯只管放心,我提防着他便是,绝不对他动心。”晴山答。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