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六十九章 鬼气应当更直接
    深夜,越州鬼捕七司院子深处的主屋里。

    素素称过最后一吊钱,心满意足地把它放进已铺满铜钱的榆木箱,盖上盖子又锁上锁,开始整理银子。

    银子全是碎银,哪怕一个小元宝都没有,但全凑在一堆,视觉效果还是很震撼的。

    步安浑身上下脱得只剩一条裤衩,泡在热水快要溢出来的大木桶里,头枕着桶沿,一脸惬意地看着素素数钱,心情妙不可言。

    穿越以来第一次安下心洗个澡,浑身舒坦;从走出天姥书院时两袖清风,到现在拥有几百两银子,穷人乍富。

    这些都还在其次,想到从明晚开始有那么多的鬼气等着自己去蹭,才是最令步安满足的。

    在这个世界,权比钱管用,而修为管用得更加直接:余唤忠官封二品,还不是因为不动明王的佛门修为。怀沧能当天姥书院的山长,必然也是因为实力超然。

    假如自己一拳就能把余唤忠轰成渣,又何必费尽心机地去离经叛道,博一个狂人名头呢?说到底,对于步安来说,修行才是排在第一顺位的,其他都是不得已的权宜之计。

    但素素似乎不这么想,不知道她是本性如此,还是被步安一步步培养的,她看上去已经是活脱脱的一个小守财奴。

    看着她那双小手一块块、一枚枚地把形状相似的碎银子攒成一撮,动作温柔神情投入,步安也看得爽心悦目,仿佛这些碎银子都在她手下被赋予了魔力似的。

    “公子……水凉了吗?”素素头也不抬地问。

    “不凉,正好。”步安拿了块布巾就着热水在身上狠狠地搓,没多久就把自己搓得红彤彤的。

    “我听瞎子说,公子是个大善人呢。”素素一边说话,一边收拾银子,一点都不影响效率。

    “你听他瞎说!”步安脱口而出,又觉得骂瞎子瞎说似乎不怎么厚道。

    素素大概也听出了里头的巧合,嘻嘻一笑,闷头整理银子,没多久,她全部称完,份量再和铜钱一合计,同账目上的五百五十七两稍有出入,但也差得不多。

    “公子一下子有了好多银子。”她笑着笑着又扁起嘴来:“不过也不全是公子的,要分给花道士,分给洛姑娘……还要交下个月的鬼引例钱呢。”

    步安半开玩笑地骂了声“小财迷”,就让她赶紧把银钱都藏好,过来给公子搓背。

    “别太重啊!”他知道这小丫头力气大得夸张,怕被她搓掉一层皮,吩咐一声,才身子往前探,把后背露给了素素。

    素素拿了干布巾搓啊搓,搓出好多泥垢。

    “公子你好脏……”

    “你以为你就不脏啦?一会儿换我搓你。”

    “素素不脏的,不信公子你搓搓看。”她说着把藕节似的小臂递了过来。

    步安使劲搓,用力搓,却真的什么都搓不出来,心想这小猫妖跟人不一样,大概不是**凡胎,假装思索着,冷不丁把她手臂连带着捋起的袖子全拽进了水里。

    素素“啊”的一声尖叫,接着又嘻笑着撩水往步安脸上泼。

    两人闹了一阵,步安估摸着时辰不早,让素素躲到房间角落去不要偷看,才从浴桶里站了出来,擦干身体,三下五除二地换了裤衩。

    “公子……我有点想家了。”素素对着墙角坐着,声音很轻,就像她那晚给步安送野果被当场逮住时一样。

    “哪个家?”步安随口问。

    “山上,公子和素素才住了一晚的那个家。”

    步安微微一愣,心说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念旧,那间破屋子才不过住了一晚上,就念念不忘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素素这么一说,他似乎也有些触动。大概那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吧。

    他难得有些寂寥地笑笑:“楼师姐和方师姐会替我们收拾好那个家的,等我们回去,说不定比以前更好了。”

    素素开开心心地“嗯”了一声。真是个特别好哄的孩子。

    收拾完浴桶,素素爬上了她的小床,步安却不急着睡。

    ……

    ……

    夜深人静的七司院子里,步安抱着琵琶琴坐着。

    下乡捉鬼期间蹭来的鬼气,加上原先就有的,已经能够支撑他弹奏一小段简单的旋律,大概几个小节那么长。

    但是这段时间以来,他试过各种风格的乐曲片段,也尝试带着强烈的情绪去弹奏,无论怎么做,从指尖沁出的暖光,都没有明显的变化。

    灵气是魄,能随乐曲而动,鬼气是魂,难道就不行吗?那鬼气到底有什么功用?

    这是除了蒙头蹭鬼以外,摆在他面前的,另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

    酝酿了好一会儿,步安低头拨弄起琴弦,幽幽的暖光顿时从他指间荡漾开,和他每晚尝试时的没有不同。

    一个音,两个音……鬼气化成的暖光看上去神秘而瑰丽,像是一团活物,可它却又像是完全听不懂音乐的聋子。

    鬼气耗尽,琴音戛然而止,步安看着渐渐淡去的暖光,无聊地放下琵琶琴,伸手去撩拨它,像搅动清水中的染料似的,把它搅得流动起来。

    “会动?”他第一次发现,鬼气暖光会动,随着他的手动。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一甩手,即将消失的暖光猛地窜了出去,划过一棵槐树低垂下来的枝头。

    像一阵秋风扫过般,树枝微颤,一枚不起眼的树叶悠悠落下。

    步安伸手捏住那张叶子,放在眼前细看,没有枯萎,也没有变得更加茁壮,星光太幽暗,看不出这张叶子有什么变化。

    他起身走进屋,凑在油灯下细看,只见树叶上竟布满了均匀而又细微的划痕,全部朝着同一个方向,像极有耐心的工匠花了很长时间雕琢出来的。

    这就是鬼气的作用吗?

    像密密麻麻的飞刀?

    树叶上的划痕是它黯淡到近乎消失时的威力,那早一些去挥舞它,会不会威力要强得多?

    对这些问题,步安没有答案,可他隐约察觉到,自己的方法错了,鬼气不适合拿来修习乐艺,驱策它的方法应该更直接,比乐艺直接得多。

    步安吹灭油灯,爬上了床。

    明晚……明晚当邪月从东山升起的时候,是新一轮的蹭鬼时节。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