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七十四章 公子卖身不卖艺
    七司衙门的前厅摆设有些不伦不类,花鸟屏风是从书房里搬来的,桌椅也是各间房里挑出来的样子货,配不成一套。

    大家都是俗人,摆得满满当当就觉得挺气派了,可在外人花易寒看来,这里却像是一个刻意凸显玩世不恭,却又底气不足的作品,很符合此间主人的心性。

    邓闲和惠圆早就回屋补觉去了,素素很不喜欢这个凶巴巴的大姐姐,步安困得上下眼皮打架,也顾不上什么礼节。

    所以,没人端茶过来,花易寒心里冷笑着。她觉得对付眼前这人,还是直接点为妙,免得又被他无赖调笑。

    “你有心机,却无格局。”她单刀直入,口气很冷。

    嗯?什么意思?我没有听错?这是骂我心机婊咯?步安一下子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惊醒,对自己突然从圣母婊变成了心机婊很难转过弯来。“花姑娘……”他脸上不动声色,嘴上却占着便宜,“你一大早跑过来扰人清梦,就是为了这个?”

    花易寒冷眼瞟着步安:“南方有鸟,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你比那鸟还能忍,十六年都不曾鸣过,憋到姥书院一鸣惊人……可惜你把才子看得太重了。”

    她看着眼前书生一脸惊愕的样子,趁热打铁道:“你现在知道了,会吟几首酸词,充其量逞一时风头,到头来还是没人把你当回事。很不甘是吗?”

    这女人联想能力实在太强了,步安忍着笑道:“不甘吗?是有点……那照你的意思,我该怎么办呢?”

    花易寒很不喜欢他这副无所谓的态度,仿佛卯足了劲的一拳却打在棉花上,这使得她脸色愈加冷了三分:“你是嘉兴府华亭县青龙镇人,令尊步鸿辕十年前病逝,步鸿轩为夺家产,逼你母亲步苏氏自缢,逼你入赘余家……你不恨吗?不想手刃仇敌吗?”

    “那当然……”步安随口答着,心这老贼杀的又不是我亲爹亲娘,血海深仇我也没多少代入感,现在最气的就是入赘这一桩,不过……他撇撇嘴道:“你他是为了夺家产?我家很有钱吗?我是……我家早前很有钱吗?”

    “青龙步氏曾是嘉兴首富……令尊与步鸿轩一个在商,一个在官,要继承祖业,反而是令尊多一些,只是这几年都落到了步鸿轩手里,被他变卖得也差不多了。”花易寒答道。

    怪不得这老贼在官场上窜得这么快,步安暗骂,突然正色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花易寒了这么多,等的就是他这一句,扭过脸对着窗外道:“你从嘉兴来,想必知道嘉兴也有玲珑坊,可你知不知道,下有玲珑坊逾千家,南至百越,北至燕云。”

    看把你能的!你还能有沙县牛吗?不就是暗中查访过我的底细了呗!步安把这几句藏在了心里,笑着道:“花姑娘生意做得好大。”

    “我只是越州玲珑坊的管事人而已。”花易寒瞥了他一眼,心想这书生是不是故意这样来挤兑自己的。还有,今日明明是打算好来镇住这书生的,怎么气氛着着就要跑偏呢?

    分店店长,步安给花姑娘贴了个标签,连背景调查都做得这么仔细,这位店长上门来显然不是为了晴山这么简单了。

    他摊摊手问道:“花姑娘特意登门,不会只为了刚刚这些?”

    花易寒微微一笑,道:“往后逢三,就由你代替晴山过来,一首新词五十两白银。”

    换在两个月前,步安不定会犹豫一下,可现在,他是要以鬼气入神道的男人了,怎么干得出拿诗词换银子的事情,冷笑着摆摆手道:“花姑娘的好意我领了,不过你还是另请高明。”

    “六十两,不能更高了。”花易寒的语气很坚定。

    “这不是多少银子的问题。”步安摇头也很坚定,这是关于一个穿越者的尊严的问题。

    花易寒笑了笑,笑得很有自信,她来之前就准备了一个对方拒绝不了的条件。

    “你在玲珑坊做满五年,我们会替你杀了步鸿轩。”

    她完这句,笑吟吟地看着步安,笑容紧接着冷了下来。

    因为步安仍旧在摇头。每个月三首诗,一年三十六,五年一百八十首,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拒绝了。步鸿轩的脑袋哪里有这么值钱。

    “三五十首诗词,换我不去入赘余家,还能考虑考虑。”步安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条件花易寒没法答应。步鸿轩只是个角色,余唤忠就不一样了,玲珑坊不会为了一桩生意,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你还是没有弄清楚,”花易寒摇着头道:“汴京乐乎楼,曲阜儒庙,昆仑虚,白马寺,哪怕是姥山上的凌霄台,灵气都比你念诗招来的要更雄浑更浓郁,只有不入流的修行者才会对你的诗词趋之若鹜。”

    步安一脸轻松地摇头:“不卖。”

    花易寒眉头微皱,语气也变得森冷:“若在行军打仗,所谓名士不过是和马牛相当的辎重补给,为防灵气资敌,连战场都不准你们踏足的!”

    “不卖。”

    “学会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你可知道,宫中诗社的御用才子,年俸也不过三百两白银!”

    “我了不卖。”

    “你弄出这鬼捕七司,想要行善扬名,殊不知庙堂之上,根本无人在意这些虚名!”

    “了不卖就是不卖。”

    “府衙放出传言,邪月不久,是要稳定民心,你一口气收了五百多户的银子,殊不知是上了府衙的当,如今抽身也难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呢,我都了不卖了。”

    花易寒终于安静下来,盯着步安的眼睛,好一会儿才道:“史书上,邪月若是到了一夕之内,地变色,百鬼夜行,海啸滔,千里泽国,庶民十不存一。你没有修行的赋,但玲珑坊能护你周全。”

    步安照旧摊摊手:“卖身不卖艺。”

    “你什么?”花易寒惊道。

    漏嘴了,步安笑着摇摇头,“你真的别费劲了,凭着新诗新词杀不了敌,做不了官,名士不值钱,这些我都知道了。我念诗只是兴趣爱好,不靠这个发财,你还是回去。”

    花易寒过来之前,绝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这书生不但油盐不进,居然连丝毫犹豫都没有。他是疯了吗?

    “我知道你是余家赘婿,”她突然压低嗓子:“但假如有刺客来杀了你,你猜余唤忠会为此兴师动众地调查吗?”

    步安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朝着花易寒凑了过去,轻声道:“你是在威胁我咯?”

    玲珑坊素来都和气生财,轻易不会因为谈不成生意而挑起杀端,花易寒也实在是气急攻心,被他这样一问,倒有些不好回答了。

    “步公子,你好自为之。”她冷笑着站了起来,既没有是,也没有不是。

    “那我就不送了。”步安动都没有动。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font>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