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七十六章 怎么他竟当真了
    花易寒冷着脸走过玲珑坊的后院,正坐在院子里喝茶的孙掌柜和瘦丫鬟似笑非笑地对看了一眼。

    等她进了屋,瘦丫鬟轻声道:“掌柜的,瞧见没?又折了一阵。”

    孙掌柜严肃脸摇头:“小声点,人家是坊主呢。”

    瘦丫鬟“戚”了一声:“又不是余杭、江宁的大坊主,真把自己当纵横家了。”

    “年轻人,心气高。”孙掌柜笑了笑:“神州王朝一统,如今哪里还有合纵连横的用武之地,能做得八面玲珑就不错了。”

    “花姑娘夜夜梦回七国……”瘦丫鬟说到一半,身后房门嘎吱一声开开,赶紧吐了吐舌头,低头不语。

    “掌柜的,你来一下,我有事跟你商量。”花易寒站在门内,脸色仍旧不好看。

    ……

    ……

    孙掌柜听着花易寒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听得眉头微皱,心说怪不得这女人今天转了性子,竟会找自己来议事,原来是在书生面前输了个一败涂地。

    “嘉兴坊有步鸿轩一十七条罪状的铁证,足可致他死地,我本以为有这一桩条件,便能牢牢捏死那书生,谁料他全无所谓……”花易寒不解道:“难道他扬名天姥,行善越州,不是为了报仇雪恨?”

    “不可能,”孙掌柜摇头道:“杀母夺产又逼他入赘,这是绝户之仇,他只怕夜夜枕刀而眠,绝无不想报仇的可能。不过……”

    他顿了顿,心说今日就让你这小丫头知道,我这掌柜也不是白做的,摇头道:“不过花姑娘还是小看了这书生。他去天姥可是拜在屠瑶门下,这是借了右相朝堂之力;再到越州招揽邓小闲,又借到昆仑之力……花道士谁也管不住,却唯独对他服服帖帖。”

    花易寒听得心惊肉跳,花道士被昆仑道长收为记名弟子的事情,别人不知,玲珑坊可是知道的,早几年前任越州坊主也曾试过招揽邓小闲,却根本无处着力,那书生与邓小闲交好,这么看来也不是臭气相投这么简单。

    “是我大意了……我只当都是巧合。”花易寒神色凝重。

    “那日他来坊中,我还当他是个唱评弹的走街艺人,”孙掌柜叹了口气:“花姑娘,你我都看走眼了。我事后找人问过,他那个嬉笑怒骂的神鬼故事,似乎暗合朝堂之争啊……这书生是个人物,小看不得。”

    花易寒脸上浮起一丝惭愧之色:“这么说,我故意将他的诗词说得一文不值,其实早已被他看破用意?”

    “挑货才是买货人,你将他的诗词贬得越过,他便越有所恃。”孙掌柜若有所思:这书生要的不是银子,也不单是为了报仇,恐怕是有野心。此时各门各派包括朝廷在内,都在观望邪月走势,倒是给了他出头的机会了!”

    他突然正色道:“花姑娘……邪月临世,可正是枭雄出世之机。”

    花易寒听得激动,仿佛闻到了一丝先秦张仪苏秦纵横捭阖的味道,探过身子道:“这么说,我们应该换个做法,不是去招揽,而是助他一臂之力?”

    “示之以诚便可,若他真有枭雄之相,就不是越州玲珑坊的事情了。”孙掌柜沉声道。

    花易寒侧头思索,正想着要不要将此事禀报堂主,突然有人敲门。

    瘦丫鬟隔着门喊:“掌柜的,花姑娘……你们快去看看吧,门外有人闹事!说我们要杀鬼捕七司的人,是不给穷人活路了!”

    孙掌柜一脸惊讶地看着花易寒。

    花易寒苦道:“我只是随口一说……怎么他竟当真了?!”

    ……

    ……

    步安有一点当真,也没太当真,尤其是听张瞎子说,纵横家早就衰败,如今纵横不得,只剩玲珑了,就更加不把花姑娘太当回事。

    那女人色厉内荏,像是个赖在小摊位前,威胁着要砸摊,眼睛却盯着看中的那件衣裳不放的泼皮姑娘,这样的货色,步安上辈子打零工时见的多了。

    要说免疫负能量和毒鸡汤的本事,在这个世界,他还真不是针对谁。

    况且,一晚上蹭了三十户人家的鬼气,比他之前积攒的总数还要多上一些,凝聚在丹田里的那股凉意,已经变成边缘分明的丸状,成果实在喜人。

    这份蹭到了鬼的成就感和还想继续蹭鬼的饥渴感鞭策着他,他又拿银子和灵气的诱惑,来鞭策鬼捕七司众人。

    初三晚上,洛轻亭干完第一户,嚷嚷着要走。步安便劝她说,今晚再陪着一块儿走下来,有难同当,往后才能有福同享。洛轻亭嘴上不依不饶,却没有真的走掉。

    这一晚,邓小闲怨声载道,虽然被步安拖着走完了整整三十户人家,但有晴山帮忙,再有游平画符出力,花道士还是成功赖掉了四户,一宿就捉了九户的鬼,倒是惠圆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答应的份额全干完了。

    做完最后一户人家,步安说:“今晚洛姑娘和晴山姑娘也别急着回去,先去衙门里坐一会儿。”

    邓小闲惊喜道:“今夜又要作诗了吗?”说话间双眼放光,显然之前的疲倦有一半是装出来的。

    洛轻亭也仿佛意识到了“有难同当,有福才能共享”是说的什么,满脸的期待。

    步安笑了笑道:“一会儿就知道了。”

    ……

    ……

    回到七司衙门,天还没有亮,步安关紧大门,把大伙儿都聚拢到院子里。

    等到大家围坐成一圈,他才神神秘秘地说道:“晴山先生有一首新曲要弹给大家听听。”

    众人都朝晴山看,晴山却看着步安。

    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几天,此前一直不清楚,步公子为什么不让她弹那首“月溅星河”,隐隐觉得影伯或许是猜对了,他真的是拿这曲子吊着自己的胃口,直到这时才发现,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这两夜走街串巷,晴山也看得出来,再这么折腾两晚,七司众人恐怕就真的熬不下去了,疲劳还是一方面,灵力消耗太大才是真正的原因。

    原来你是要用这曲子犒劳大伙儿,好把这口气再撑下去吗?晴山心里不禁有些紧张,她刚谱完这首奇怪的新曲时,恨不得马上弹来一试,可是拖得越久,她反而没有了信心。

    步安却一点不担心,假如曲子不灵,大不了抄首诗来救场。

    可晴山并不知道他想法,只当他这一脸轻松的样子,是对曲子有十足的把握。

    “就这么自信吗?”

    晴山莞尔一笑,也变得轻松下来,双手伸向了琴弦。

    似曾相识,却又并不完全相同的前奏响起,步安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靠坐在竹躺椅上。

    “月溅星河,长路漫漫。风烟残尽,独影阑珊……”

    “……幻世当空,恩怨休怀。舍悟离迷,六尘不改。且怒且悲且狂哉,是人是鬼是妖怪,不过是心有魔债。”

    这仿佛昨日重现的歌声,在晴山唱来,清灵如空谷回声,悲苦如杜鹃啼血。

    步安闭着眼聆听,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朦朦胧胧中将要睡去的时候,悠忽睁了一下眼睛,便被眼前的场景惊到了。

    头顶夜幕中的银河熠熠生辉,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浮起了一层浓雾,晴山就像端坐在云中的瑶台仙子一般,轻拢慢捻,弹奏着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旋律,而周围邓小闲等人都已闭目盘坐。

    一曲弹罢,晴山如梦初醒般看着步安,眼角噙泪,眼神中有惊喜、有感动,还有一丝羞涩。

    “辛苦你了。”步安笑得很满足。

    “晴山谢谢公子。”晴山笑得很美。

    步安靠回躺椅,闭上眼睛,轻声道:“修行吧姑娘……我也要修行了。”

    实际上,他只是想睡一会儿。实在太累了。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