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一百零八章 坑爹货色嘴还硬
    面对蛮不讲理的曲阜书院众人,步安之所以要打,一来是因为怒气、怨气、火气憋着难受,二来是自己占着理呢,假如占着理都要委曲求全,那就太窝囊了。

    而他之所以敢打,则是仗着七司独战百余阴魂的威风和气势,纵然打不过千余个骑兵,也一定打得过那个故作潇洒的曲阜儒生。

    在他看来,七闽都指挥使宋尹廷也才是个国士,眼前这人明显是宋尹廷的手下,充其量是个养气圆满的大儒而已。

    虽然邓小闲的凝神境,惠圆的入定境和晴山的明德境,和儒家养气境界都差着一层,但这三人天赋异禀,个个都能独战大儒,一琴一咒一拳头,配合日渐娴熟,管他养气初境还是养气圆满,只要不碰上空境(第四层修行境界,譬如儒家无妄、道家无为、佛家无相)的高人,大可以打打看。

    况且先前那首“今召风雷起卧龙”因为极契合这三人当时的心境,诗意招来的灵气几乎被他们一扫而空,纵然一时半会儿升不了境界,也攒了足够多的灵力。

    再加上步安新蹭了一肚子鬼气,丹田神魂驱至指间时,隐隐间距离脱体而出只差一层薄膜,多少有种求战心切的劲头。

    所以,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怪就怪江宏义太轻敌,满心以为自己一介大儒,教训个晚辈手到擒来。

    而江氏兄弟和邱缙虽然亲眼见过七司剿灭阴魂,但他们赶到时官兵都已死光,隔着一条几丈宽的河,又哪里知道那些阴魂到底有多厉害,只当换做自己也照样杀魂屠鬼轻而易举。直到这时,面对面见识这道士的九字临兵真言,感受这琴师乐声响起时五岳当头般的重压,才知道自己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更加令他们难以预料的是,那和尚突然暴起时竟形同鬼魅,只几个来回就将师尊(父亲)打晕过去。

    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头,哪怕从曲阜书院选出最杰出的年轻英才,也充其量这点能耐。

    可是惊归惊、怕归怕,纵然一时间骇得目瞪口呆,眼看师尊(爹爹)落了敌手,也想起来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快把我师尊(爹爹)放下!不然便将你们视作拜月同党!”

    “你以下犯上!等我们禀明书院,定要治你个忤逆之罪!”

    步安听得好笑,心说这些蠢货果然是蠢,这狗官你们的师父,与我又非亲非故,忤逆个屁啊!

    人质在手,他哪里还有兴趣跟这些人拌嘴,一边喝令他们让路,一边拿了素素及时递来的绳子把江宏义绑了个结结实实又交给惠圆。

    邱缙再怎么扯着嗓子放狠话,也不敢真的再动手,只好勒令官兵让道。

    江氏兄弟双眼冒火般盯着步安,江楚筳眼角含泪,咬着牙道:“你敢伤我爹爹,曲阜书院便与你不同戴天……”

    步安伸手拍了拍他的脸,摇头笑道:“你这坑爹货色,嘴还挺硬的嘛……”

    说着便不顾呆若木鸡的江楚筳,跳上了行进中的马车,探头朝亦步亦趋跟上来官兵和邱缙等人招手,冷笑道:“你们爱跟着就跟着吧!送我们到越州城,正好让城中百姓见识见识曲阜书院的威风!”

    身后一辆马车里,剡东医家彭济安感慨道:“老夫曾听人说,这世上有怀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之人,今日终于见着了。”

    另一辆车里,连双腿被打断都忍着没哭的楼心昱,此刻却悄悄抹起眼泪。晴山见状递了条手绢给他,他接过手绢愈加止不住泪,哽咽道:“心昱将来也要学儒,但绝不做刚才那样的儒生,要做步公子这样的儒生……”

    车厢里年纪小一些的孩子,全都看着楼心昱,听得懵懵懂懂。

    晴山听得有些感动,觉着像这样的孩子,真值得步爷拼着命把他救出魔爪。

    楼心昱擦干眼泪,递还手绢时有些局促地问道:“姐姐,你是不是要做步公子的娘子了?”

    晴山听得一惊,心说难道连这孩子都看出自己不对劲来了吗,却又听楼心昱说:“我爹爹说,步公子都和姐姐住到了一起,想必不日就要成婚。让我和心旻等着喝喜酒呢。”

    原来如此……晴山脸上微微一红,摇头道:“子虚乌有,偌大的宅子怎么能叫住到了一起呢,是你爹爹想错了。”

    这时突然有个五六岁的女孩儿指着晴山笑道:“姐姐脸红了……羞羞呢……”

    接着居然又有个女孩儿笑着唱起了不知谁教的童谣。

    “大姑娘,上花轿,哭哭啼啼就不笑……脸儿俏,心儿跳,新媳妇只恨天还早……”

    晴山心说,是哪个卑赖的竟编出这种童谣来教坏孩子,扭过头故意不去看她们,隔了一会儿才忍不住问:“为什么要恨天还早?”

    “要等天黑了才能入洞房呗……”

    “……你们腿脚都不疼啦?”晴山红着脸嗔道。

    “看着姐姐就不疼了……”有个嘴甜的小女孩儿笑道。

    楼心昱虽然嘴上不说,但看着晴山姐姐这付神情,便觉得爹爹准没有说错,她迟早要做了步公子的娘子。

    ……

    ……

    只过了大约一炷香时间,江宏义便在马车上悠悠醒来。

    步安故意让惠圆和尚带着他上了孩童伤情最重的那辆车上,因此江宏义睁开眼时,看见两位上了年纪的医者各自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孩童,见到孩童的腿伤深可见骨,才觉得自己说不定犯了失察之过。

    惠圆和尚瞥见他瞪着眼睛,生怕这人背着手也能施展术艺,便一下把他摁住,叫他丝毫动弹不得。

    “这位禅师……你等真的是为了救这些孩子?”江宏义沉声问道。

    惠圆和尚老实答道:“若不是你们三番两次作梗阻碍,这些伤童早已经躺在越州府城的医馆里了。我也不是禅师,我是比丘僧。”

    “那你们为何不与我弟子早说?”江宏义一脸苦色,想到自己可能真做了恶人,便连眼前这和尚到底是禅师还是比丘,都不怎么在乎了。

    “哪个是你弟子?你们曲阜书院的人,不是早就见着这些孩童了吗?还阻拦我们去延请医家,非要将这些伤童抢去……我若不是身在地窖,怕是早和他们打过了。”惠圆和尚知道来龙去脉,一部分是在地窖里听到的,另一部分是爬出地窖后,张瞎子告诉他的。

    “终究是你们强闯关隘,又设陷害死官兵,也难怪我那弟子愤愤不平。”江宏义叹道。

    惠圆和尚极难得地皱了皱眉头:“你看着年纪不小,怎么还没有那位宋姑娘懂事。我家步爷的师姐的弟弟被贼人掳走了,正着急去追,可那兵头也像你一般不听解释,非要把我们绑了,我们自然不肯,打伤了他们已经算轻,没有打死就算好的了。”

    “你说宋姑娘,宋姑娘怎么了?”江宏义越听越心惊,见这和尚一脸老实,便觉得自己多半是给蒙蔽了。

    “宋姑娘说,要把此事禀明他父亲,才把你们的人吓跑的。”惠圆和尚如实答道。

    到了这时,江宏义自然全听懂了,气得面色铁青,浑身发抖。

    和尚赶紧把他摁紧:“施主,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你放心,步爷说了,快到越州城时,就把你放了。”

    “我放心……我教出如此孽徒,哪里还敢放心……”江宏义又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

    惠圆和尚心道,你那些徒弟跟你又没什么两样,怎么说得全是他们不对似的。不过这些事情他可管不着,他只管看好这人,等快到越州,再把他放了便万事大吉。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