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一百零九章 只恨救得还太少(求订阅求月票)
    车队将要进入越州城,但还看不见城门巡检时,步安起身朝身后喊了一声:“惠圆!放人!”便不再去管。

    他不可能真把这曲阜大儒囚禁起来甚至弄死灭口,要不然曲阜书院真要跟他不死不休;也不至于临放走他之前,凑上去说几句“不打不相识”或者“我这都是为了孩子们,请你多多包涵”之类的软话,根本没有意义。

    梁子结下了,不是靠讨饶就能解决的。

    况且他也明白,自己占着理,就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这些瞻前顾尾的儒生暂时拿他没有办法。

    看大长腿宋姑娘的性子,她爹说不定也是个帮理不帮亲的;就算不是,曲阜书院从国士宋尹廷往上数,总能找出几个讲理的。不至于天下儒生正宗,全是些沆瀣一气的小人吧?

    有道是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这天下的儒门修行法子从根本上决定了,儒门可能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是真小人不至于太多,即使有也修行不到太高的境界。

    就譬如眼下这个大儒(步安还不知道这人叫江宏义),即使拦路抢人也要先把道理讲明白,哪怕这道理狗屁不通,但他自己多半是深信不疑的。

    假如刚才对上的是道家的高人,步安绝不会二话不说就是干,因为道修没那么多规矩和道理跟你讲,人家讲得是逍遥,讲得是大道无情,想杀你便杀你了,因此跟这样的人结仇就得掂量掂量。

    至于这世上的僧人是个什么样子,因为越州没有名寺宝刹,惠圆又显然没什么代表性,所以步安暂时还了解得不多。

    他赶在没有进城之前,放了那儒生,多多少少还给他留了一点面子;而且正如步安所料,这人确实也是要面子的,悄无声息便走了,没闹出什么动静来。

    马车进城时,步安正要下车向看护城门的巡检和税司官差们通报一声,可他才刚起身,就有个官差大声喊道:“是七司步爷!步爷回来了!”

    紧接着平时人五人六的官差们便都换上了笑脸,抢着把木头打成的路障搬开,目送七司的车队入城。

    说起来这些差役纵然惯于媚上压下,其余屁大点本事没有,但良知总还没有泯灭,对昨夜里鬼捕七司威震越州北门,从拜月贼子手里抢下数十孩童的义举,是打心眼里佩服的。

    步安隐约猜到,这种舆论多半也和北门巡检汪鹤有关,自己当时走得匆忙,把贼子与孩童全都留下,等于是送了这位汪大人一份大礼。汪鹤白捡一份功绩,投桃报李,替七司打打名声也是应该的。

    毕竟在场百姓和官差都看见了的,汪鹤想瞒也瞒不住,再说这事在官面上如何盖棺定论,还得看江南东道的提刑按察使司如何禀明朝廷,中间关节自有他那知府姐夫去打通,与越州百姓怎么看,没有多大关系。

    步安自己立的功,好处却给了汪鹤,当时急于要救出心昱没在乎这些,现在想想当然有些不爽,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可后悔的了。

    他施施然坐在马车上进城,只是朝官差们拱了拱手,便收获了一片“步爷步爷”的恭维声。

    想到自己身后还带着几十个等着救伤的孩童,就满脑子名啊利的,还因为官差们口里几声廉价的恭维而有些沾沾自喜,步安便再一次意识到,他确实不是什么大善人。

    马车从城门口鱼贯而入,沿着宽阔的书圣大街朝城里最大的慈仁医馆去,路上有人认出了坐在第二辆马车上的张瞎子(瞎子特征毕竟比步安明显),不多久就有妇人哭哭啼啼地跑来问,七司有没有找着她家闺女。

    这妇人刚问出声,就有辆马车里传出女童喊“娘”的声音,妇人顿时哭着朝那辆马车跑去,抢着要上车。

    张瞎子大声喊道:“孩子们都救出来了!但都受了点小伤,要送去慈仁医馆救治,你莫要来抢,跟去医馆认人便是!”

    妇人一边抹着泪,一边“哦哦”的应着,跟住马车跑着。

    沿街百姓中有人听见了张瞎子的话,扯着嗓子高喊:“救出来了!七司把贼人掳走的童子们救出来了!”

    这声响仿佛池塘涟漪一般朝四周散开,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顷刻便把整条大街堵得水泄不通。

    步安朝着众人大喊:“父老乡亲们给让条道出来!车上有孩子受了伤,要赶去慈仁医馆,莫要耽误了救治!”

    紧接着轰的一声,挡在车队前头的人群便自动往两边分开,有年富力强的壮年帮着拦开人群,嘴里喊着:“快都让一让!给七司让出道来!”

    眼看四周全是人,却在马车前纷纷让开,步安坐在领头的这辆马车上,有种摩西出红海般的奇异感受。

    自越州西门入城,赶到慈仁医馆,几乎要穿过大半个越州,七辆首尾相连的马车在傍晚拥挤的书圣大街上通行无阻,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的,家中走失了孩童的百姓,一边喊着自家孩子的名字,一边拼着命想要挤进来看一眼。

    见此情景,步安也有些动容,回头撩开帘子,朝车厢里坐着看护孩子的医家道:“你问问这几个孩童都叫什么,说给我听。”

    紧接着步安便站了起来,挨个将医家报给他的孩童名字(大多是乳名)高声报了出来,念到第四个时,便看见远处人群里有一对夫妇抱头痛哭。

    他报完七个孩子的名字,才刚刚坐下,后面那辆马车上,张瞎子旋即接上……

    等到七辆马车上四十六个孩子的名字全部念了一遍,步安觉得似乎整条街都沸腾了。

    这天晚上,张瞎子说,今日站在马车前,当着满街百姓,挨个念出那六个孩子的名字,是他活了四十六年,干得最最痛快的一件事情。甚至觉得在这之前的四十几年,全特么白活了!只恨救的孩童还太少,要不然能多念上一会儿!

    不过对于步安来说,当时最令他高兴的,是看见楼云阚站在人群里,听见楼心昱的名字被晴山大声念出的那一刻,笑着流泪的画面。

    在这天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邓小闲去春燕楼,都不用带着银子。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