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火狂妻:高冷帝〕〔农民小神医〕〔重生红妆之凤归朝〕〔高冷王爷掌上妃〕〔穿越远古之女配逆〕〔我就是如此妖艳〕〔万邦来朝〕〔农门娇女:神秘质〕〔妈咪好甜:爹地诱〕〔快穿:邪性BOSS,〕〔红楼梦之最强纨绔〕〔鬼吹笛〕〔木叶之毒液〕〔大唐丑妻〕〔无双神道〕〔首席鲜妻:总裁老〕〔腹黑总裁心尖宠〕〔妖娆炼丹师〕〔呆萌小财妃〕〔爆笑医妃:摄政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10章 英雄豪杰不好当
    屠瑶带着宋青和方菲儿从天姥山下来,到书院设在儒岱镇上的车马司取了马,一路风风火火赶到了柳店,恰好遇上楼心悦和游平。

    此时的柳店镇,从镇口一直到河岸旁的街道,到处都是抬着残缺尸骸的官兵。游平见挖了地窖的那间房子已经空无一人,知道准是邓小闲从剡东县雇到了马车,把受了伤的孩童送往越州城去了。

    于是一行人又匆忙离开柳店,上了通往越州的官道。

    得知楼心昱性命无碍,只是受了腿伤,屠瑶也不再那么焦急,一边赶路,一边问起事情经过。

    游平知道这天仙般的女大儒是步爷的师尊,恭恭敬敬地将七司从鄞州回来之后,步爷得知心昱被拜月贼人掳走时,如何火急火燎地追到越州北门拦了贼人的镖车,又如何连夜赶来柳店,定计杀鬼,躲避官兵,大战阴魂,寻着了心昱,气走了官爷,细细说了一遍,唯独把步爷逼问贼人的过程草草略过。

    他一口一个步爷,听得屠瑶又惊又奇,心说自己这弟子明明性情澹泊,凡事都不怎么挂在心上,正如他这名字,纵然步步惊心也安之若素,可怎么一下山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她见这腿有残疾的道修事无巨细一一交代,却独独不提步安是如何从贼子口中问出柳店来的,已隐约猜到其中原委,又旁敲侧击问了几句,就全明白了。

    步安能降服江湖豪杰,诛杀拜月贼子,救出楼心昱及其余近百个孩童,她当然欣喜之极,可又暗自忧心,生怕他用力过猛,在离经叛道的路上走得太远。等她迎头遇上曲阜书院的几个小辈和乱做一团的南越卫官兵,被他们出言不逊地誓要天姥书院交人时,便更加担心了。

    听说步安竟使了下三滥的手段偷袭曲阜大儒江宏义,将他打成重伤还绑上了马车不知去向,不单屠瑶愕然,楼心悦、方菲儿和宋青也都脸色大变。

    游平却愤愤不平地指着邱缙和江氏兄弟破口大骂,说必是他们三番两次阻扰七司救治伤童才惹毛了步爷,又说惠圆和尚、邓小闲和晴山先生联手,哪里用得着使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屠瑶已经知道来龙去脉,自然明白理亏的是曲阜书院,再瞥一眼官兵们的脸色,也知道游平没有骂错,江宏义果然是技不如人才被打伤带走的。

    这么看来,宋青打听到的市井传闻并非无稽之谈,步安虽然修行未成,但凭着手下这些奇人,江湖上称他一声“步爷”,还真不算出奇。屠瑶欣喜之余,想到眼下这起冲突事关天姥、曲阜两家书院,更牵扯到曲阜书院平乱拜月教的职责,也不由得替步安捏了一把汗。

    摆脱了邱缙等人的无理纠缠,再行十几里地,远远看见官道上有个低着头踽踽独行中年儒生。屠瑶看清了这人面貌,勒马停了下来,有心替步安赔罪,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挤出一丝歉色道:“江大儒……”

    江宏义憋了一肚子火,虽然大部分是冲着欺瞒了他的孽徒邱缙和两个宝贝儿子,但也有一小半是冲着步安,见了屠瑶便下意识想要兴师问罪,可转念一想,道理全给那天姥小子占着,根本无罪可问。

    于是他也只能冷笑着留下一句:“你教出来的好弟子!”便拂袖而去。

    一行人看着江宏义的背影远去,楼心悦凄然叹道:“步师弟是为救心昱才得罪了江大儒……”

    宋青皱了皱眉道:“我觉得步安没有做错。宋尹廷尸位素餐,这江大儒更不堪,救人的本事没有,恶心人的本事倒很了得。”

    屠瑶瞪了他一眼道:“你骂人的本事也不小。”只是她这神情和口气不像是在责备,是有点哭笑不得。。

    几人拨马回头,不久进了越州城,随便找了个人打听,便直奔慈仁医馆。

    ……

    ……

    张瞎子和邓小闲他们把孩童们送进了慈仁医馆就都走了。

    只剩步安坐在乱哄哄的医馆里,耳边尽是欢喜的哭声和仍旧不止的道谢声,刚刚甚至有一对夫妇过来磕头,拜谢“步爷”救了他家三代单传的男童。

    步安虽然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但不至于故意赖在医馆不走,专等着别人来磕头拜谢,纯粹是因为自己肩上被阴魂伤得血肉模糊,也得等着治伤。

    但救人的英雄并没有得到特殊照顾,全医馆的人力都围着那些孩子去了,步安只能光着膀子干等。要不是被人一口一个“当世儒侠”“英雄豪杰”的捧着暂时下不来,他恨不得做一回医闹,扯着嗓子喊一声:“我的伤就不是伤了吗?坐这么久也没个人过来看看吗?你们还有没有点医德?”

    这个场景告诉他一个道理,英雄豪杰这个职业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风光,英雄受了伤就得忍着,而且所有人都认为你能忍、该忍、愿意忍甚至忍得很高兴很愉快很有成就感,因为你是英雄嘛。

    譬如有孩子被救治时大哭,身边大人就指着这边道:“你看步爷伤那么重,连哼哼都没哼哼一声……”

    那孩子要是伸着脖子看过来,步安便摊摊手,言下之意是我有什么办法,可在别人看来却是:“这点痛算什么?”

    屠瑶一行走进医馆时,他就正处于这种状态。

    跑在最前的是楼心悦,她在人群中匆匆瞥见父亲楼云阚和弟弟楼心昱,却没有朝那边走过去,而是来到步安身前,抹着泪道:“步师弟……”

    步安就猜她不会说什么肉麻的话。之前楼云阚过来,只是捏着步安的手淌泪,连一个谢字都没有提,不是不感谢,而是不敢谢。

    楼家都是念书人,懂得大恩不言谢的道理,有其父必有其女,再加上一层师姐师弟的关系,楼心悦就更不会轻易说出那个“谢”字了。

    步安也不提别的,笑着说:“心昱这孩子了不起,一滴眼泪都没流,师姐你快去看看!别看我了,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我这点伤,哈哈,你看连医家都懒得给我治,准是没事嘛!哈哈哈……”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