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12章 当真没有敬畏心
    这诗已经直白到了极点,屠瑶怎么可能看不懂。

    步安心说她大概是嫌诗文内容与儒家的中庸思想背道而驰了,故意这么问,是要敲打敲打他,于是挠挠头笑道:“便是字面意思嘛……”

    “便是字面意思吗?”屠瑶白了她一眼道:“也与那‘问渠哪得清如许’一样咯?”

    步安这下才明白屠瑶想说什么,原来是借问这首诗,来教训他上回写诗骂儒家呢。但这话没法回答,因此他只是嘿嘿一笑,便沉默不语。

    “山长怀沧责问我,为何我的弟子会在兰亭夏集上写了这么一首诗……我才恍然大悟。”屠瑶叹道:“那时只当你触景而发,原来你是被季詹两位师兄为难,心里有了气了。山长责备我,我也无言以对,只怪自己学艺不精,没能读出这诗文藏着怨气。”

    屠瑶确实聪明,她当时没看清那首诗里的潜台词,纯粹因为身临其境,觉得步安句句写的兰亭曲水,但被怀沧一问,顿时就看穿了步安的心境。

    对那纸入赘余唤忠家的婚约,书院不替他出头也就算了,季詹两位天姥国士还在兰亭夏集上试图把他赶出书院,步安后来抄那首诗,说白了就是骂天姥书院一潭死水,骂季詹二人是非不分。

    现在屠瑶当面说穿,步安也有些尴尬,因为这一记地图炮把屠瑶也带进去了。

    “你有这份天资,不留在书院修行,实在可惜了。”屠瑶感慨道。

    步安知道这时再怎么强调诗是抄来的,屠瑶也只会当他是在狡辩,只好摇摇头道:“我对儒家英灵没有敬畏之心,学儒怕是学不成的。”

    “儒家修行只讲究专精圣人学说,确有不足之处。但先圣著书教化世人,难道也错了吗?”屠瑶问。

    步安想了想才道:“师尊,我近来一直有个疑问……”

    屠瑶点点头,示意他但说无妨。

    “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这句话出自《礼记》,大意是说孔子向往三代之治,恨没生在那个年代。步安能够背诵,当然不会不懂,因此他在此略微停顿时,屠瑶并没有为他解释,而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师尊,三代都有哪些国君,又有哪些能人志士?”

    步安看见屠瑶微微摇头,才明白自己没有猜错。这个世界的儒家问题很大。

    当初宋青曾说,世上本来有神,春秋时期诸子百家横空出世,旧神才纷纷陨落;又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因此以儒家为首的诸子百家把世上有关旧神的文字统统销毁了。

    后来步安为了考进书院,没日没夜的背诵经典,常常看到“三代之治”以及孔子对周公的推崇,自从那时起便有了一丝疑惑:既然春秋之前世上有神,既然诸子百家视旧神为仇寇,那孔子他老人家为什么这么向往夏商周三代?甚至推崇周公为儒学祖师呢?

    得知仓颉就是旧神之后,这种疑惑又加深了一层:相传仓颉曾是黄帝时期的左史官,仓颉是旧神,那黄帝炎帝是不是?尧舜禹是不是?夏商周三代的那些国君又是不是呢?

    他穿越至今,还从没有听说过炎黄蚩尤以及尧舜禹的传说,此时见屠瑶竟然连三代夏商周有哪些国君和名人都不知道,便坐定了自己的猜测:夏商周三代的国君应该也是旧神,但或许要比仓颉弱上一些。

    “师尊……”步安接着又问:“你觉得眼下这大梁朝,与三代相比,哪个优哪个劣?”

    屠瑶笑道:“你叫我一声师尊,怎么竟考教起我来了。大梁朝何德何能敢于三代相提并论。”

    “孟子曰,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步安皱眉道:“师尊,为什么儒家推崇了两千年的‘亲亲而仁民’,天下却还是不如三代之治呢?三代那时可还没有圣人著书立言啊。难道越提倡,越不堪了?”

    屠瑶默不作声,脸色有些凝重。

    她满打满算只见过步安五次,第一次在镜湖凉亭修习礼艺时被他撞见,第二次在点星殿前当场见他三步成诗,第三次拜师礼,第四次兰亭夏集,接着便是眼前。

    每一次见面,这个弟子都有令她惊奇的表现,但之前任何一回都没有眼下震撼。

    他借物喻理,用一句“问渠哪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把天下儒门都骂了一遍,屠瑶还只当这是少年心性,天不怕地不怕,此时才发现,他并非言而无物,而是真的思考过这些,否则绝不至于三两句话便直指要害。

    “师尊啊,弟子有几句话可能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可憋在心里却难受得很,这里没有外人,您听过便算……”步安长长吸了一口气道:“圣人恐怕南辕北辙,缘木求鱼了。”

    “何出此言?”屠瑶听得心惊肉跳,又怀疑步安只是故意做惊人之语。

    “旧神有血脉传承,自然亲其亲;旧神神力全凭黎民信仰,自然仁其民……可圣人将旧神推下了神坛,却又要强求亲亲而仁民,难道不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吗?”步安正色道。

    屠瑶叹了口气,心说这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只是说得毫无道理。她瞪了步安一眼,肃容道:“难道亲亲仁民不对?无子无父,暴君乱民才算正道?”

    步安摇摇头道:“不是不对,是做不到。圣人见三代之治有亲亲仁民,便以为亲亲仁民就是解药,殊不知夏商周三代都是血脉和信仰维系的城邦。可天下早已今非昔比,你纵然喊上一万遍父母官,官老爷也不会真把百姓当做子女来爱护;你天天靠唱高调来规劝皇帝爱民如子,他反而觉得你碍手碍脚。”

    屠瑶第一次被步安的才智吓到,甚至觉得自己远没有能力做他的师尊。她当然不会因为这几句话就改变想法,只是惊讶于步安能把离经叛道这四个字演绎得如此惊人,而且明明说得毫无道理,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只好板起脸来反问道:“照你的意思……是要将旧神再请回来才对吗?”

    步安赶紧笑着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证明给你看,我当真对儒们英灵没有敬畏之心……”

    屠瑶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微嗔道:“那你还来书院学儒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大概冥冥之中皆有天数。”步安挠挠头笑道:“师尊……你不会听了这些,就要把我逐出师门吧?”

    “只要你不作恶,我也懒得来管你那些奇思妙想。”屠瑶抿了抿嘴,故意做出有点生气的样子,却又怀着一丝莫名的好奇,白了步安一眼道:“敢说圣人缘木求鱼,难道你就有法子来治国平天下了?”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个本事……”步安嘿嘿一笑。

    屠瑶听到这个答案,竟有种突然轻松下来的感觉,或许是因为知道了眼前这弟子天赋绝伦之后,更加生怕他会走上歧途。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