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在龙珠世界升级〕〔宝莲灯前传之杨蛟〕〔皇朝一品〕〔只短一笔〕〔修改超凡〕〔哈利波特之黑魔之〕〔穿越六十年代之末〕〔择夫婿〕〔渣男莫追〕〔重生之绝世废少〕〔神偷毒后:嫁个皇〕〔穿梭在电视剧〕〔至高主宰〕〔咎由自娶:鲜妻每〕〔迟律师,离婚请签〕〔嫡女难逑〕〔篮下我为王〕〔重生商纣王〕〔神宠降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13章 我们谈谈船票吧
    既然步安对儒门英灵没有敬畏心,屠瑶也不再要他回书院修行,只叫他仔细说说,是怎么跟曲阜书院发生了冲突的。

    听过之后,她沉吟片刻才道:“江宏义是有些刚愎自用,却也不是是非不分之人,宋尹廷更是鲁中四君子之一,既然宋蔓秋都看见了事情经过,我猜他们不会来为难你。假使曲阜来人问责天姥书院,我自会替你挡回去……”

    “谢谢师尊。”步安脸上笑嘻嘻,谢得却是真心实意。

    “你连破拜月教两回,先后救出那么多孩童,现在名声正盛,就不能白白浪费这个走上仕途的机会。”

    屠瑶一言至此,见步安有些惊讶,便笑着瞪了他一眼道:“你奇怪什么?”

    “我以为师尊不食人间烟火的呢,原来也这么实际……”步安笑道。

    “几个月不见,你倒学了一手油嘴滑舌的本事。”屠瑶嗔道:“若是君子都嫌仕途腌臜污浊而不愿踏入,天下岂不都由小人当道了?你既然作诗言志,要遍踏人间龌龊踪,自然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又来跟我装什么糊涂?”

    步安哈哈一笑道:“师尊你不也装糊涂嘛,明明对这诗句理解得比弟子还深,却说自己不善诗词,看不懂其中意思……”

    “我装糊涂是要考教你,你装糊涂也是要考教我吗?”屠瑶气道。

    虽然她生气的样子很好看,但步安也知道不能做得太过,毕竟人家是师尊,自己是弟子,天姥书院也不是古墓派,赶紧笑着认错。

    屠瑶用一种“真拿你没办法”的幽怨眼神瞪了一眼步安,道:“平乱拜月教毕竟是曲阜书院宋尹廷的职责,山长怀沧不会为你向上报功……本来我倒另有途径,可眼下也有些麻烦……”

    步安隐约猜到了屠瑶的麻烦是什么,余幼薇说右相屠良逸不久就要辞官,虽然她难免添油加醋,但这说法多半不是空穴来风。

    他见屠瑶皱眉沉思,便摆摆手开解道:“也不能处处都麻烦师尊,此事就让弟子自己想办法好了。”

    屠瑶诧异道:“你有什么办法?莫非是要找你那个做了嘉兴知府的伯伯?”

    “我不找他麻烦就不错了,怎么会去求他帮忙。”步安笑笑道。

    屠瑶只觉得越来越看不懂这弟子了,当下也没多问,只是嘱咐他,若真有贵人肯替他进言报功,一定记得要淡化天姥学子这层身份,否则曲阜书院必会从中作梗。

    这天傍晚,屠瑶一行早早吃了晚饭,就回天姥山去了。

    临行之前,屠瑶又叮嘱步安,九月重阳的兰亭秋集就不要去了,上次那首诗闹得动静不小,天姥太湖两家书院都憋着劲要灭灭他的风头,既然他选择要走仕途,去争一时意气,还不如安心养望。

    ……

    ……

    步安已经两天一夜没有睡过,可送走屠瑶一行后,仍觉得有些心事放不下。

    兜里那枚“仙丹”得找个人看看,到底是什么来头,有什么神效。

    他蹭鬼修行似乎到了临近晋升的关头,但这也有些麻烦,记得邓小闲和张瞎子晋升时都有灵气覆体、坐而忘物的时候,万一神力修行晋升时也有异象,被人看见可就麻烦了。

    另外,如何把破了拜月教的名声转化为好处,也是当前要务。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踱步回阜平街,路上不时有人认出他来,远远地就会喊一声“步爷”。步安一一拱手致意,后来被喊得烦了,索性低头疾行,心想着得赶快弄一条围巾或者口罩来蒙住脸,否则往后想干点坏事都不行了。

    快到七司门口时,迎面被人挡了下来,步安一抬头见是玲珑坊的花易寒花姑娘,笑道:“我正要去找你。”

    花易寒本来准备了好多开场白,却被他这一句“正要找你”说得不知该怎么接了,仓促间应道:“我也正要找你。”

    步安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嘛,不是找我,你跑来阜平街干嘛,当街挡下我又是干嘛。当下也不废话,直接领着花易寒去了七司衙门。

    仍旧是那间搭配不伦不类的前厅,这一回花易寒姑娘的观感却又变了,似乎觉得唯有这样不拘一格的布置,才符合这位“七司步爷”不按常理行事的风格。

    步安问她找自己有什么事情,花姑娘说:“我怕你被人坑了都不自知,越州知府刘老大人已经把北门平乱拜月教的事情知会了江南东道提刑按察使司,根本没有提你。”

    步安笑了笑道:“花姑娘,明人不说暗话,上回你为我定计上中下三策,不会是因为喜欢上了我吧?”

    他见花易寒面色愕然,笑得更畅快了:“当然不会,所以你是对我有所图谋……”

    花易寒毕竟不是不经世事的懵懂少女,接连被他戏耍,反而镇静下来,微笑着回应道:“那你是希望我喜欢上了你呢?还是对你有所图谋呢?”

    “都差不多……”步安知道花易寒讲得是利益,而不是感情,但也不说穿,只摊摊手道:“就是想问问花姑娘,我这条船要出港了,你上不上船?”

    “上船怎么说?不上船又怎么说?”花易寒微微皱眉道。

    “不上船便就此别过,江湖相忘;上船的话……就该买船票了。”步安道。

    “你总得告诉我,你这趟船要往哪儿开,我才好打算吧?”花易寒道。

    两人互相打着哑谜,却都心中了然。

    步安的意思是说:你上回给我定下上中下三策,我现在决定开始干了,你跟不跟?跟的话,就得拿出点诚意来。

    花易寒的问题是:你都不说清楚目标,我怎么决定跟不跟?

    步安当然不会说,我眼下也没想清楚,或者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但是现在说这些还太早。因此他只是微微一笑,道:“花姑娘,第一回是你上门来找我,第二回是请我去玲珑坊赴宴,眼下也是第三回了,昔日刘玄德三顾茅庐是为了请卧龙出山,到了我们这里,怎么反过来了。”

    花易寒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当然不是觉得尴尬,而是兴奋与激动。

    “现在我们来谈谈船票吧。”她说。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