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虚剑仙〕〔刘备的日常〕〔二次元收视比拼〕〔将军拜上〕〔重生之豪门导演〕〔大周九千岁〕〔辣手小村医〕〔军门枭宠缠绵不休〕〔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娱乐韩娱〕〔快穿:反派男神,〕〔农门娇:宠妻莽汉〕〔绝色至尊:邪王,〕〔初恋给了boss大人〕〔星际逆袭指南〕〔带着武器回大唐〕〔我的外挂是只鬼〕〔重生毒妃狠绝色〕〔大总裁,小娇妻〕〔一剂医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22章 人太聪明没朋友
    江对岸山脚下的镇子里灯火渐灭,江面上浮起浓雾,星光淡去,除了哔啵作响的火堆仍照亮着方圆丈许的枯草地,四下里已经漆黑一片。

    老和尚闭眼枯坐着,火光把他满脸的皱纹映得越发深重。步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思索着假如这老和尚真是个高人,会是修的哪一种佛门神通。

    看不透前路安危,不会是宿命通;怕遇上歹人,不像是能够感化恶人的漏尽通;出门要骑驴,神境通得排除;连个船夫有没有害人心思都看不透,大概也不是他心通……剩下两种佛门小神通不过是耳聪目明,着实没什么卵用。

    步安虽然对这老和尚没有恶意,却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么盘算过,才稍稍放心。

    他暂时还没有困意,便让素素先睡一会儿,坐得久了也有些无聊,往火堆里添了两根干柴,悠悠道:“大师,我觉得你这让渡的法子,其实一点都不保险。”

    老和尚睁眼好奇道:“为何不保险?”

    “若是我先渡江,大师等在渡口,船夫就算对我起了歹念,也怕被大师瞧见。可我一旦过了江,势必扬长而去,船夫再来接大师,岂不是没有人看着了吗?”步安道。

    老和尚嘻嘻一笑,摇头道:“施主鲜衣怒马,老僧僧穷驴瘦,歹人哪有不来害你,偏来害我的道理?再说山高路远,老僧就算瞧见他害人,又能去何处报官?”

    步安点点头,觉得老和尚还真没说错,自己这身秋衣虽然算不得奢豪,但毕竟是新衣裳,人年轻,马也看着精神,简直像是专为贼人预备的大肥羊。

    看来得把衣裳弄脏一些,把马也卖了换作两头毛驴。

    正琢磨着,老和尚突然叹道:“小施主,你可知道老僧为何如此惜命吗?”

    不等步安回答,和尚便一脸愁容地看着火苗,说起他惜命的缘由。

    原来这老和尚曾是对岸镇子里贫苦人家的孩子,年少时也生得白净俊秀,因此与镇上大户人家的闺女私定了终身,可那女子的爹爹非但不同意这桩婚事,还打伤了他的父母,他一气之下杀了那王姓的大户,逃去临安府出家做了和尚。

    和尚临老终于不能释怀,这次赶回家乡,一来是要拜祭父母,二来也是要将性命赔给那王姓人家。因此离乡越近,他便越发畏死,生怕不能偿还了那桩血债。

    说到这里,老和尚闭目沉吟,长长叹息之后,才倒头和衣而卧。

    步安撑着头发呆,半晌才道:“没听说过镇上出过王姓人家嘛。”

    老和尚翻了个身,看了一眼步安,才喃喃道:“隔得久了,怕是搬走了罢……”

    步安本来还只是试探试探,见他这个反应,便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笑道:“大师果然怕死到了极点!”

    “这条老命要留着偿债,当然怕死……”老和尚喟然叹道。

    步安实在被这和尚逗乐了,忍不住笑道:“大师是要用这故事,换来一晚好觉吧?”

    老和尚一骨碌爬了起来,脸上同样在笑:“施主如何看出来的?”

    “那船夫是对岸镇子里的人,三四十岁模样,大师若也是镇上人氏,只需攀谈几句,说出一两个故人姓名便能安全渡江,何至于驻足不前。”步安摇摇头道:“纵然是十恶不赦的歹人,听了大师这故事,也不忍心来为难你。”

    老和尚摆摆手道:“你还没瞧出这故事的妙处……”

    步安经他提醒,才恍然大悟道:“大师这故事说的是年少杀人,老来忏悔……我若信以为真,便会觉得此时若是杀你谋财,到老也要追悔莫及。”

    老和尚有种遇见了同道中人般的喜悦,笑道:“小施主让书童先睡,自己却来与老僧攀谈,不也是怕老僧睡到后半夜来了精神,你不好应对嘛!”

    “果然被大师瞧出来了。”步安钦佩道:“可大师为何说那是我的书童呢?”

    “日间你称他舍弟,他却唤你公子,哪有弟弟称呼哥哥公子的。施主言谈儒雅,又带着一弓一剑,自然是个儒生。”老和尚道。

    步安心说,这老和尚非但有些道行,还委实有趣,便好奇道:“大师之前不愿上那摆渡船,莫不是也瞧出些端倪来了?”

    老和尚饶有兴致地看看步安,嘿嘿一笑道:“老僧来时,这船夫便候在渡口,问他可是等人,他说不为等人……那便有蹊跷了。”

    “大师所言极是,既然不为等人,何苦候在这边荒凉的渡口。他既然是对岸镇子上的人,大可以待在对岸。有人求渡时隔江喊上一声便是。”步安点头道。

    “此为其一。”老和尚似乎有意考考步安,笑吟吟地等着他补充。

    步安沉吟片刻道:“渡口荒凉,恐怕没有多少生意,有个老汉摆渡谋生还说得过去,一个壮年船夫,便有些不对劲。”

    “此为其二。”

    “……那船夫见你我争执不下,撑船便走,像是没了耐心,但细想之下,他去得如此果决,更像是被识破歹念之后恼羞成怒了。他忍心将你我抛在这荒凉之地,一来未存善念,二来也可见他不在乎些许渡江的船资。”

    “此为其三。”

    “还有?”步安惊讶道。

    老和尚摇摇头,颇有些失望地说道:“此人右手虎口生茧,是拿惯了刀剑兵刃的。”

    “常年撑船不也虎口生茧吗?”步安不解道。

    老和尚做了个撑船的姿势,接着摊开左手道:“可他左手怎么没有茧子?”

    步安不好意思说,自己根本没留意这人的双手,拱拱手诚恳道:“大师观察入微,洞悉人心,晚辈当真佩服!”

    老和尚合十回礼道:“小施主过谦了,老僧如你这般年纪时,怕是连你一半的聪颖都没有。三步成诗步执道,果然名不虚传。”

    步安听得头皮发麻,脸色大变,惊道:“他心通?!”

    老和尚笑道:“小施主那张白木弓上,刻着越州何氏制弓的字迹,胸前又戴着右相家传的玉佩……屠良逸子侄中可没有小施主这般年纪的,既然从越州来,想必就是天姥屠瑶新收的弟子了。”

    步安摸了摸胸口,才发现自己被火堆烤得热了,不经意间敞开了衣襟,有大半块玉佩露在外面。

    “大师既然认出我来了,又何必把我当做歹人?”他疑惑道。

    老和尚犹豫片刻,叹道:“小施主,你剑鞘口上有新染的血渍。”

    步安这才知道这老和尚的缘法是什么——怪不得他连船夫手上的茧子都看到清清楚楚,原来是个天眼通佛修。“我杀了个恶人。”他担心天眼通佛修能看出动物血渍与人血的区别,索性坦然道。

    老和尚笑道:“小施主不必解释,你听了老僧的故事,仍旧丝毫没有杂念,自然是觉得那人该杀。”

    步安翻翻白眼,觉得这老和尚心机实在太深,轻哼道:“大师,人太聪明没朋友的。”

    还在找”一步偷天”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妖娆炼丹师〕〔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