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界之汉统天下〕〔都市最强武帝〕〔顾少宠妻成瘾〕〔我在古代卖内衣〕〔重生之千金毒妃〕〔重生之名媛逆袭〕〔全能妖孽高手〕〔篮场执剑人〕〔绝世剑魂〕〔极品对手〕〔崩坏诸天万界〕〔神级弃少〕〔老婆乖乖,BOSS要〕〔绝品透视狂仙〕〔明星聊天群〕〔最强狂兵〕〔美女总裁狂保镖〕〔一晌贪欢:腹黑总〕〔同桌凶猛〕〔我们相爱吧:错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37章 后生可畏第三计
    步安此言一出,突然意识到自己演得太投入了。宋公问计是假,缓和气氛是真,眼下任务已经完成,自当急流勇退,而不是端着架子跟宋国公争论谁对谁错。

    对错从来不重要,再所谓三计不过临时现编,何必认真呢?

    于是不等宋国公反驳,步安便哈哈一笑,端起酒杯道:“晚辈好高骛远,言谈浮夸,该罚酒一杯!”接着一饮而尽,又抱起酒壶接连为众人倒酒,最后才堪堪给自己也倒了半杯。

    宋国公之前被他反驳,其实并不气恼,隐隐间还很赞同他言谈之中民贵君轻的意思。此时见他神情急转,玩笑间故意自责自罚,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

    好子!竟比老夫还要机警!

    要知道,儒家“民贵君轻”的思想,虽然常被大梁朝历代皇帝提及,可这四字恰恰是皇帝疏远儒门,削弱儒官势力的原因。

    放在平时,以宋国公的超然地位,哪怕当着圣上,大谈“民贵君轻”也无妨,可眼下却有些微妙——李岳路过杭州,顺道拜访宋国公,其中意味深长,须知他番下江南,必定会将七闽道都指挥使宋尹廷平乱拜月教的功过带回汴京,而宋尹廷正是宋国公的亲儿子!

    假如宋国公还在右使中丞面前称赞步安“民贵君轻”的想法,传到年轻气盛的隆兴皇帝耳中,恐怕会为平乱无功的宋尹廷招来革职之祸。

    孔浩言比宋国公的反应慢了一拍,等他也看穿此间关窍时,看向步安的眼神已经完全变味了。

    藩台大人作为旁观者,心中惊愕的程度比宋国公还要胜上一筹。他回想步安那句“岂可同日而语”,发现自己若处在宋国公的位置,还真不好回答——赞许自然不成,驳斥则有违本心,悬而不语又有露怯之嫌。

    在孔浩言看来,步安为明他的第一计,爬上危栏以作示例;第二计却将宋国公推入险境,又轻飘飘将其化解!那这第二计便有好几层意思!

    “好一个民贵君轻,”右使中丞李岳拿手指轻敲着桌案,笑吟吟道:“那友的第三计又是什么?”

    宋国公与孔浩言匆匆对视一眼,两人都听出李岳这声“好”意味深长。

    不等他们有所反应,舍难大师已经抢先一步,笑骂道:“书生吃了几碗酒,就一派胡言乱语!”

    步安闻言一挥手,有意无意地碰落了一只酒杯,一边捡起碎瓷片,一边笑道:“晚辈没有大师的定力,果然不能贪杯……”

    “几杯水酒不妨事,友今日所言字字玑珠;第三计不出,老夫心痒难抑啊!”右使中丞李岳笑道。

    宋国公赶紧道:“中丞大人谬赞了,少年人有几分才学,难免桀骜不羁。”又朝步安道:“都你有些诗才,老夫命你为这院中西湖作诗一首!”

    步安这时已经将碎瓷片捡完,听见宋公让他作诗,明知这是在为自己解围,心中却不乐意。

    “老大人,”他笑着对右使中丞李岳道:“晚辈的第三计便是第二计。”

    此言一出,宋国公、孔浩言与舍难大师几乎同时暗叫一声不好。宋国公眉头微皱,心这少年人终究是有好胜之心,还缺些磨练。

    孔浩言也觉得这书生有些不识好歹,三人合力为他解围,他竟视而不见,肃容摆手道:“友莫要取巧,直词穷便是。”

    李岳却好奇道:“第三计便是第二计?此话怎讲?”

    “晚辈今夏以来在越州捉鬼,起初只收一贯钱,为百姓所称道;忽一日,捕快将我擒至府衙,告我欺压百姓,原告便是那些口口声声赞我行善的贫苦人。他们自然是被买通了。”

    步安摇头感慨道:“感我为其驱鬼,是为义;之后诬告于我,是为利。正所谓君子喻于义,人喻于利。这下间,人恐怕远多于君子。”

    一言及此,他很想骂一声“刁民”,可面对水榭中人,他不得不斟酌用词,不好把话得太透。

    右使中丞李岳略有不屑道:“友的意思是该教化世人,舍利取义?”

    步安笑道:“晚辈的意思是,既然百姓都是人,何不买通他们?”

    不等众人反驳,他便接着道:“于江南西道建府之城,难如登。但佯装建城可得民心;聚集钱粮引贼子来攻,堕其威风,斥其不义,再得民心;建城之初,功德已归朝廷,建城不利,皆是贼人拖累,又复得民心。”

    步安又摊摊手道:“君贵亦或民贵,晚辈不懂,只知道下太平于君于民皆大欢喜。”

    此时此刻,西湖岸旁水榭之中,鸦雀无声,连最初几滴秋雨落到屋顶,落到湖面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湖上微风袭来,右使中丞李岳轻叹一声道:“好一个下太平皆大欢喜,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事实上,步安的第三计在众人看来,还略嫌幼稚,但他所谈及的收买民心的举措,已有几分古之名士的风采,而最后那句“君贵亦或民贵,晚辈不知,但下太平皆大欢喜”的法,则轻而易举地化解了置于他面前的危机。

    “年纪,一肚子阴谋诡计!民心难测,岂容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宋国公笑着呵斥道:“老夫定要好好管教你!”

    步安又不傻,自然知道“管教”一词用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宋国公和他非亲非故,肯来“管教”他,便有故意亲近的意思。要不是步安已经投入姥书院,拜在屠瑶门下,不定宋国公立刻要收他作关门弟子了。

    步安故意挠挠头,做出一副因为做错了事情,而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时雨势渐大,素素也进了水榭躲雨。步安见好就收,赶紧装作关心自家童子,走去水榭进口处对素素问长问短。

    不一会儿舍难大师也走了过来,大概那三人有事情要商量,和尚瞧出苗头,于是主动回避。

    老和尚走到檐下,与步安并排而站,看着朦胧雨帘道:“三计都是现编的吧?”

    步安瞥了他一眼,心这老和尚的眼通是不是会看微表情,耸耸肩含糊其辞道:“我哪有那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