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虚剑仙〕〔刘备的日常〕〔二次元收视比拼〕〔将军拜上〕〔重生之豪门导演〕〔大周九千岁〕〔辣手小村医〕〔军门枭宠缠绵不休〕〔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娱乐韩娱〕〔快穿:反派男神,〕〔农门娇:宠妻莽汉〕〔绝色至尊:邪王,〕〔初恋给了boss大人〕〔星际逆袭指南〕〔带着武器回大唐〕〔我的外挂是只鬼〕〔重生毒妃狠绝色〕〔大总裁,小娇妻〕〔一剂医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39章 步公子择木而栖
    “大侠?”舍难大师好奇道:“世子何时成了大侠了?”

    步安赶紧道:“是我这童子认错了。”

    素素想要辩解,满肚子话都被步安一眼瞪了回去。

    宋蔓秋此时已经换了女装,手撑油纸伞,脚踩木屐,因为石径湿滑,步子迈得,一路行来,姿势倒像江南女子了。

    那位年轻儒生垂头丧气地跟在她身后,看样子像是刚刚受过挫折。

    两人来到水榭前,宋蔓秋微微欠身道:“让大师与公子久等了,今夜……”

    她“今夜”两字刚刚出口,还没来得及出下文,步安突然大声道:“慢!我的剑呢?”

    宋蔓秋听得一愣,不明白步公子这是怎么了,那柄剑看上去也不像是名贵宝剑,还怕自己私吞了不成?

    非但她不明白,舍难大师、键盘侠儒生和素素也都被步安搞得一头雾水。

    好在宋蔓秋确实带着他的佩剑,当下收起雨伞迈入檐下,将腰间长剑解下来递还给他。

    步安接过长剑,走到长廊一侧的红漆木柱前,姿势颇为潇洒地抽出长剑,用剑尖在木柱上由上至下写了一排字,与此同时大声叮嘱道:“不要念!”接着又走去另一侧的柱前,如此依次刻完了四根柱子,才还剑入鞘。

    地上留下四滩朱漆木屑,木柱上多了一首缺字的七言绝句:

    “光敛艳晴方好,山色空蒙语亦奇。”

    “欲把西胡比西子,炎妆农抹总相宜。”

    宋蔓秋看着他写完,轻声道:“缺了好多水……”

    步安哈哈一笑,指着西湖道:“漏作西湖水了。”

    他得风趣,宋蔓秋却知道这并非有意卖弄,步公子故意写这残诗,是将补齐水以招来灵气的机会留给此间主人。

    舍难大师看看步安又看看宋蔓秋,摇头感慨:“三步成诗,今日亲眼得见了。”

    宋蔓秋被大师这么瞥了一眼,面色微微一红——步公子见到了她,才突然写下这诗句,这句“淡妆浓抹总相宜”,可真耐人寻味。

    步安遥望西湖,感慨道:“人间美景不过如此,便是醉死西湖岸又有何憾。”

    素素眨巴眨巴眼睛,心公子今是怎么了,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难道喝了几杯酒,真的醉了不成。

    这时,立在宋蔓秋一旁的年轻儒生突然冷笑道:“湘楚反贼作乱,塞外兵戈四起,国邦危难之际,不去杀敌报国,还有脸什么醉生梦死……”

    宋蔓秋听得眉头微皱,刚要劝解,只听步安气道:“你又如何杀敌,如何报国了?”

    年轻儒生胀红着脸反驳道:“我身在杭州,志在四方!不比那些留恋美景美色,不闻世间疾苦的酸腐书生。”

    步安脸色难看之极,冷哼一声,便从宋蔓秋手里抢过一柄伞,拉着素素走出了水榭,直到走进雨中,才堪堪撑开雨伞。

    宋蔓秋看着半边衣服都已经被淋湿的步公子,跺脚气道:“哥哥!”

    “我哪里错了?这人与前院那些酸货有何不同?”

    “你……你知道这人是谁吗?”宋蔓秋道。

    “我自然知道。”

    两人争执间,舍难和尚笑着摇头:“老僧也要走了……”着自顾自从地上捡起一柄油纸伞。

    宋蔓秋急道:“大师莫走,今夜……”

    老和尚只当没有听见,撑开伞便走了出去。

    宋蔓秋实在拿她这位堂哥没有办法,也撑伞追了出去。

    舍难大师要走,她自知留不住,但步公子被堂哥气走,宋蔓秋琢磨着只要好言相劝,或者索性替哥哥赔罪,总能留下。

    可事与愿违,她穿着木屐本来就走不快,一路来到国公府门口,都没能见到步公子,门外鹤丘巷上,也没有他们主仆两人的身影。

    ……

    ……

    傍晚时分,宋国公与藩台大人孔浩言回到鹤丘巷上的国公府,却听舍难大师与步公子全都走了。

    宋蔓秋解释,步公子是被堂哥宋世畋气走的,临走前在湖畔水榭中留了一首诗。完她便陪着宋公与孔浩言一起去了水榭。

    从前院去到后院的路上,宋公问起当时情景,宋蔓秋便事无巨细,一一相告。

    来到水榭,孔浩言看到木柱上的诗句,笑道:“宋公命他写诗,果然还是写了。”

    宋公摇头笑道:“浩言兄觉得这诗,是为我而写?”

    宋蔓秋陪在两人身后,听到祖父这么,脸上不由得一红——淡妆红抹总相宜,果然连祖父都看出来了。

    孔浩言感慨道:“我为官四十载,便是同辈中人,也少见有这般心机者。”

    宋蔓秋听得心惊肉跳,她可从来没有听师叔祖这么称赞过一个辈,不由得又重新审视木柱上的四句诗文,可颠来倒去也没新的发现。

    宋公道:“浩言兄对他那三计,有何观感?”

    “方才路上,我前思后想,觉得第一计当真可行;第三计我观李岳神态,似乎对这三得民心之,颇为欣赏。”孔浩言道。

    宋公沉默半晌才道:“你避开第二计不谈,也是觉得那第二计不简单了。”

    孔浩言叹道:“你我问计于他,他竟也出题试探你我。”

    宋公叹道:“岂止试探,简直当头棒喝。”

    宋蔓秋听到这里,已经一头雾水,轻声问道:“祖父,我再去客栈邀他吧……”

    孔浩言回头微笑道:“蔓秋觉得,那位步公子眼下还在客栈吗?”

    宋蔓秋一脸疑惑。

    宋公摇头道:“你比你那堂兄聪颖,却还远非那子的对手。他今日写这诗,是故意引你堂兄争执,好一走了之。”

    宋蔓秋惊得不出话来,她此刻再回想当时情景,才发现祖父得不错!步公子根本不给她几回出今夜府中设宴之事,写完四句诗文,又故意什么“醉生梦死”,不正是点中了堂兄宋世畋的命门嘛!

    “可他为何一心要走?”宋蔓秋还是不懂。

    宋国公叹道:“今日我与你孔师叔祖,在使面前露了怯。良禽择木而栖,人家看不上曲阜书院这根已经被压弯了的枝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