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天帝重生都市〕〔史上最强归来〕〔最强鬼医:暴君宠〕〔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我的绝色美女房东〕〔药田种良缘〕〔美漫世界的武者〕〔游戏王之传说再临〕〔灭秦代汉〕〔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爆笑舰炮手〕〔抗日之暴力军团〕〔王者风暴〕〔萌鬼大主播〕〔唐朝生意人〕〔宅神回忆录〕〔高维穿梭者〕〔时间不说谎〕〔军夫请自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46章 七司步爷在不在
    一自从分了那几千两银子,七司众人已经彻底脱贫,张瞎子不缺银子,几块绸缎未必放在眼里,可步安从杭州回来,特地为他捎带,意义却大不一样。

    而步安只给瞎子带了礼物,别人都没份,意义就更不一样了。

    步安此举看似随意,其实是有些考虑的。

    当初去越州城外捉鬼,得知步安便是名震越州的天姥大才子时,是瞎子第一个出来表忠心;将救了越州童子,引以为平生第一畅快事的,也是瞎子。由此可见,张瞎子是七司众人中最有野心,也是对七司内“步爷之下第一人”这个位置最感兴趣的那个。

    有野心可是好事。只靠一帮无欲无求的家伙,怕是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事实上,七司班底中,属张瞎子年纪最大,江湖经验最丰富,又只有他能制得住队伍里最大的刺头邓小闲,换句话说,步安不在的时候,这支队伍自发形成的意见领袖也必然是张瞎子。

    而步安眼下所做的,就是用个人意志,替代这个“自发形成”的过程。这看上去不过是效率问题,实际却是一个很微妙的心理问题:是步爷赏给你的?亦或是瞎子理所应当该得的?

    出城晋升之前,步安从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对待七司众人,他都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该是谁的便是谁的。

    可晋升之后,有些事情突然变得不同,似乎原来理所当然的事情,未必都是对的。

    和尚傻、道士癫、晴山心太善、洛轻亭小家子气,游平没存在感——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阶层、有次序,假如瞎子迟早都会是七司的二把手,为何不将这框架主动确立下来?

    当然,步安也不至于直不愣登地把张瞎子叫到跟前,说以后咱们七司的第二把交椅就归你了。

    人心最为微妙,俘获人心的常常是些外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步安从杭州回来,只给瞎子带了些绸缎,名义上又是送给张李氏和两个小丫头的。因此瞎子会觉得步爷是对自己格外看重,别人会觉得步爷这是瞧李氏母女可怜。

    如此条理清晰目的明确、手段柔软不着痕迹,换做以前的步安,恐怕绞尽脑汁也做不到,现在却信手拈来,根本不费心思。这种变化,连步安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只不过,这样一来,少了些跌跌撞撞的乐趣,也仿佛应验了他在富春江畔对舍难和尚的那句忠告:人太聪明没朋友的。

    一念及此,步安又反躬自省,劝自己不要以算计别人为乐,免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寄几性命。

    ……

    ……

    七司衙门院子里,素素把糖果小吃分给比她还小一些的大丫二丫,一边剥开了糖纸往自己嘴里塞,一边像小大人似的嘱咐她们不能吃太多,免得吃坏了肚子——显然都是步安曾经说给她听的。

    洛轻亭讲起前些日子有个前呼后拥的大官儿来过阜平街,跟街坊们打听了七司衙门的事情。她问步安,是不是七司救了那么多童子的事情被朝廷留意到了。

    步安相信花姑娘应该都安排妥当了,虽然没自己设想的那么戏剧化,但只要效果到了就行。

    他于是笑着说:“我又不在,哪里知道这些。”接着起身将惠圆手上薄薄的一本《妖狐志》抢来翻了几页,又扔回给他,摇头道:“这有什么看头,改天我给你讲个画皮,比这有意思多了。”

    正说着,衙门外有人喊:“七司步爷在不在?”

    “大概是那个送信的,接连来了两三天了,说是非要亲自交给步爷不可。”洛轻亭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解释道。

    步安跟着她走了出去,只见衙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阔脸宽鼻,穿一身褐色长衫的中年人。

    这人眼神根本没有落到洛轻亭身上,而是直直地朝步安看过来。步安眉头微皱,心说这人像是认得自己,那自己也该认得这人。

    步安当然不知道这人是谁,只好故意面无表情地问道:“怎么是你?”他琢磨着假如真认识的话,这样就能蒙混过去,万一猜错了,推说认错了人便是。

    “老爷说,让你回一趟嘉兴。”那中年人也同样面无表情地答道。

    非但认得,还恰好是步鸿轩老贼的手下,步安轻哼一声道:“知道了,我得空便回去。”

    他用脚后跟都能猜到,准是步经平失踪,步鸿轩着急上火了。这老贼应该能查到步经平找人跟踪过自己,还查得到步经平不见,跟自己出城是同一天,但他想必没有证据证明这两件事情有直接关联。

    “老爷说有要事,三少爷别让我难做。”中年人嘴上喊的三少爷,口气却丝毫不像是奴仆在对主子说话,隐隐带着一丝威胁的口气。

    “让你难做?”步安皱眉认真道:“你是个什么东西?需要我来照顾你好做难做?”

    “那小的便不客气……”中年人话音未落,已经伸手抓向步安。

    步安负手退了半步,堪堪让过他的五指,喊了一声:“和尚!”

    褐衣中年微微一怔,旋即往前迈了半步,并指成掌,朝步安腰际劈了过来。步安再退半步,又避过了他的掌风。

    这人显然太低估步安的身手,接连两次落空,神情略微诧异,正要再添一把力,却见门内一团黑影迎面扑来。

    “砰”的一声巨响,刹那间,七司衙门的沿街门厅竟被震得砖石齐飞,刻着“越州鬼捕七司”的匾额砸罗在已经碎裂得不成样子的门口青石板上。

    巨大的冲击力将步安迫得连退几步,洛轻亭更是闷哼一声,从衙门口直接被震飞进了院子。

    而惠圆和尚跟这人硬碰硬对了一拳,自己摔进砖石堆中,对方却只是“蹬蹬蹬……”接连退了六步,在街上依次踩出六个由深到浅的足印。

    这人低估了步安的身手,步安也同样低估了他。现在,他见惠圆都吃了点亏,便断定这人就是致虚圆满的内丹羽士了。

    步鸿轩老贼贪墨了本该属于步安的家产,拿这些钱中的一部分买了“仙丹”,培养了心腹打手,再用这打手来对付步安。一想到这些,步安便替自己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感到悲哀。

    这时街上已经聚起了不少人,全都远远地看着这边。

    素素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步安身边,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要不是步安朝她摇头,小丫头说不定又要像上次在杭州城外一样抓狂了。

    褐衣中年冷哼一声,脸上神情极其轻蔑,一步步朝步安走了过来,脚下青石板被他踩得“咔咔”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大唐颂〕〔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从姑获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