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虚剑仙〕〔刘备的日常〕〔二次元收视比拼〕〔将军拜上〕〔重生之豪门导演〕〔大周九千岁〕〔辣手小村医〕〔军门枭宠缠绵不休〕〔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娱乐韩娱〕〔快穿:反派男神,〕〔农门娇:宠妻莽汉〕〔绝色至尊:邪王,〕〔初恋给了boss大人〕〔星际逆袭指南〕〔带着武器回大唐〕〔我的外挂是只鬼〕〔重生毒妃狠绝色〕〔大总裁,小娇妻〕〔一剂医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154章 相逢一笑述恩仇
    隆兴二年九月二十四,嘉兴街头秋意正浓。

    傍晚时分,花易寒姑娘从望秀街上的锦芳斋门口出来。又过了一会儿,步安和素素也从同一个门口出来,与仍没走远的花姑娘背向而行,往南湖畔的嘉兴府府衙方向去。

    素素的小拳头紧紧攥着两根竹筷,筷子上戳了半只剥过叶的粽子,她一边走,一边探头去咬粽子,嘴巴张得老大,却每每只咬下一小口,大概生怕很快就要吃没了。

    步安笑着瞅了她一眼,觉得这小丫头没修成人形之前,多半是做过流浪猫的,要不然怎么会变成一个小吃货。

    “小……”他刚要提醒素素小心,已经来不及了。大半边已经被咬空了的粽子上,肥瘦相间、冒着油光的五花肉晃悠了一下,终于掉落下来。

    步安已经做好了看素素哭鼻子的准备,却见这小丫头空着的那只手迅疾一抄,拽住肉块就塞进了嘴里。

    腮帮子鼓着,眼睛眯着,嘴角翘着,素素像个小松鼠似的嚼着肉块,一边还朝自家公子嘻嘻一笑。

    “饿死鬼投胎……”步安哭笑不得地翻了个白眼,心说当初穷困潦倒时,怎么就没想到让这小丫头杂耍卖艺呢,可比说书来钱快。

    不一会儿,素素吃完了粽子,皱着眉头看看自己黏糊糊的手掌,又贼头贼脑地瞧瞧自家公子,接着趁他没留意,假装打哈欠捂嘴,暗中却伸出舌头一通乱舔,把手掌上沾着的肉油舔得干干净净,见公子没有发现,又迅疾无匹地把筷子头也舔了一遍。

    “我都瞧见了……”步安头也不回地说道。

    素素吓得慌忙把筷子扔开,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再跟上来时,垂着头,一副做错事被抓了现行的丧气模样。

    “公子……以后不舔了。”

    “公子从来就不舔……”步安瞪了她一眼,见她一脸委屈地朝自己看过来,才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素素这下知道公子没有真的生气,又没羞没臊地嘻嘻直笑。

    两人踩着稀稀落落的枯叶,走在秋风萧索的嘉兴街头,赶在天黑之前,来到了嘉兴府衙。

    嘉兴府衙南望南湖,北面靠着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大概也算是风水宝地。过了八字墙门,再到仪门前,不等步安开口,守门的衙役便低头哈腰地称呼他“三衙内”。

    看来这会儿的“衙内”还没有变成贬义词,步安嘴角微翘,目不斜视地穿过仪门,绕过正堂,往官舍去。

    普天下衙门布局都差不多,步安小半年前为了一张鬼捕公文,去过越州府衙,后来因为步经平的栽赃陷害,又被请去过一回,因此就算头一回来嘉兴府衙,也不至于完全摸不着方向。

    正如他所料,一进了“机关大院”,就有官差陪着笑迎上来道:“三少爷啊,你这些天都上哪儿去了,老大人正四处找你呢……”

    ……

    ……

    一间布置清雅的书房里,步鸿轩笑吟吟地端详着步安,眼神中满是赞许。两个身穿褐衣的下人一坐一右站在他身后,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仿佛两座雕像。

    步安也对着步鸿轩笑,笑得很轻松。站在他身后的,是同样一脸轻松的素素。

    照理身为义子,在养父面前是没得坐的,可步安一进书房就大咧咧坐了下来,步鸿轩居然也没什么反应。这老贼今日似乎有些反常。

    “早知今日……”步鸿轩收敛笑意,摇头感慨道:“你不该恨我,也不必如此处心积虑。”

    步安微微皱眉,真有点搞不清楚这老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青龙步氏世代布衣,到了我曾祖这辈才行商发迹,三代人胼手砥足,方成嘉兴首富,可无权无势之下,钱财也不过是无根之木。当初你父亲亡故,步家数代人攒下的半壁家财,落在苏妇手中,那时我已是七品知县,官场来往、人情运筹皆需银钱……”

    步鸿轩眼神愈发坚定,哂然道:“换做是你父亲,也会像我一样做的。”

    一边是落在弟媳手中的万贯家产,一边是加官进爵、光宗耀祖的机会,步鸿轩似乎没有说错,步家花了几代人才从布衣变作豪商,而步鸿轩当时却看到了,再进一步,跃升江南望族的机会。

    他也确实做到了,眼下年富力强,便已是从四品的大官,假如用好余唤忠这层关系,告老还乡之前,升到三品官衔,那青龙步氏就真的麻雀变凤凰了。

    这些道理站在步鸿轩的角度,全都讲得通,可问题是,他干嘛要说这些?

    步安来之前,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没想到步鸿轩会给他来这一手。难道这老贼是要相逢一笑泯恩仇,伯侄同心赴前程?他已经理智到连丧子之痛都可以一笑置之了吗?

    “我那时哪里会想到,鸿辕生下了这么了得的儿子……”步鸿轩一脸无奈道:“你若早些显慧,我又怎么可能把你入赘给余家。藩台大人来信我已看过,宋国公要将孙女许配给你……”

    步安听得一怔,心说,那宋老头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自己已经摆明了要躲他,他还可着劲儿地贴上来。

    “早知今日……你不该恨我,也不必如此处心积虑。”步鸿轩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这句,只是语气变得异常生冷:“既然你恨我入骨,我又怎么敢留你呢?”

    对嘛!这才是你的戏路!步安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又有了笑意。

    “宋国公恐怕也想不到,他的一番美意,竟然要了你的性命。”步鸿轩摇头道。

    这老贼显然不是因为藩台大人的一封信,才对步安动了杀机的,他会这么说,是觉得步安仗着这封信,以及这封信背后来自宋国公的美意,才敢来到嘉兴府衙自投罗网的。

    “我说你怎么见了我,一点都不惊讶呢……”步安一边感慨,一边皱眉考虑着该怎么应付来自宋国公的美意。他的第一反应是如何推脱,可一想到那双大长腿,又有些举棋不定。

    “你也不要怪我,都是一家人……”步鸿轩轻蔑道:“你有才有抱负,我自然会助你成事;可你非要处心积虑扮成个废物,就不能怪我以废物待你。本可以皆大欢喜的,为何一定要弄个你死我活呢?归根结底,你还是太像你娘,自作聪明……”

    步安恍然抬头,像看笑话似的看着步鸿轩道:“这么说起来,你那傻儿子还真跟你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