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虚剑仙〕〔刘备的日常〕〔二次元收视比拼〕〔将军拜上〕〔重生之豪门导演〕〔大周九千岁〕〔辣手小村医〕〔军门枭宠缠绵不休〕〔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娱乐韩娱〕〔快穿:反派男神,〕〔农门娇:宠妻莽汉〕〔绝色至尊:邪王,〕〔初恋给了boss大人〕〔星际逆袭指南〕〔带着武器回大唐〕〔我的外挂是只鬼〕〔重生毒妃狠绝色〕〔大总裁,小娇妻〕〔一剂医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59章 怪不得你要杀他
    陈远桥呆呆地站在嘉兴府衙的仪门外,直到府衙方向传来的笑声越来越轻,渐不可闻,他才拖着灌了铅似的大腿上了..1a

    而嘉兴同知张悬鹑的心情比陈远桥还要复杂。

    这位同知大人刚才见到步安走进府衙正堂时,还悄悄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可瞬息之间,这眼神的内容便换成了谄媚与告饶。

    天使亲临嘉兴,前前后后跟他这个五品同知不过说了三句话,连正眼都没瞧过他,此时见到步家三少爷,非但笑吟吟唤他“小友”,还说什么“甚为挂念”。

    藩台大人语气更加亲热,仿佛与这小辈成了忘年之交。

    张悬鹑这五品官衔不是凭空得来,眼力虽然差了一些,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是有的。他本来垂手站在两位大人身旁,一副任凭耳提面命的下官姿态,此时却朝一旁衙役急道:“步公子腿脚不便,还不快上前搀扶。”

    没等衙役上前,同样候在堂内问话的嘉兴府通判,王彭泽王大人便已经自告奋勇地跑上前去,可惜没等他伸手扶到步安,坐在堂上正位的右使中丞李大人,便摆摆手道:“汝等全都退下。”

    嘉兴通判王彭泽伸到一半的手,只好讪然放下,与张悬鹑等人一道行过大礼之后,全都退了出去。

    “望彼僚属,可识其人。这嘉兴府中一应官员,竟都如同市井小人一般……”李岳丝毫不给面子,不等张悬鹑、王彭泽等人走远,便大声感慨。

    中丞大人今日身穿大红官袍,头顶乌纱官帽,与大半个月前,国公府西湖畔,一身便装时的模样截然不同,整个人有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

    而同样穿着官袍的孔浩言,气质却比李岳要柔和得多,步安琢磨着,这大概是儒官特有的文雅气质吧。

    “嘉兴糜烂如斯,我有失察之责。”孔浩言摇头叹道。

    这两人坐在堂上,背后是气势巍峨的千里江山图;步安被素素搀着站在堂下,有些被人提堂过审的滋味。

    人家客气,称他一声“小友”,他却不好以友自居,就老老实实站着,三两句之后,他听出了一丝异样。

    堂上这两位,大半个月前还差点为了逐月大会争吵起来,现在似乎变得异常和谐:孔浩言说自己有失察之责,李岳则笑着为他开脱,而且这个话题一触即止,两人都没有深入下去。

    步安暗自翻翻白眼,心说,这两老头准是在台面下完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否则何至于关系进展得这么快。

    晾了他一会儿,孔浩言便走了下来,笑道:“中丞大人初临嘉兴,所见所闻,都是些斗筲之辈。节前被你遁走一回,今日就罚你作陪,以尽洗耳之责!”

    步安拱手作揖道:“敢不从命。”

    李岳也笑着走下堂来,直到这时才轻描淡写地问道:“那步鸿轩是你养父?”

    步安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

    ……

    ……

    落日时分,嘉兴府衙官舍,一座清幽小院里,摆着一张八仙桌,桌旁就坐了三人。

    不时进来上菜换盏的下人,全都屏息凝神、低眉顺目,连看都不敢往这三人看,只在离去时,瞥一眼搬了小板凳坐在一旁的小书童。

    这书童端着白瓷饭碗,拿筷子往嘴里扒拉饭菜时,几乎把整张脸都埋进了碗里——极少有人能把饭吃得这么香,这么投入的。

    “原来这断命知府,与你有杀母夺产之仇。”李岳呷了一口米酒,摇头道:“怪不得你要杀他。”

    步安听得一惊,心说:是自己哪一步出了纰漏?还是中丞大人出言试探,要从自己的神情反应中,读出一点真相来?

    这就有点麻烦。

    假如李岳随口一句,自己就吓得全交代了,显然很傻很白痴;可假如李岳、孔浩言两人已经掌握了点什么,自己还嘴硬不承认,就有点敬酒不喝喝罚酒的味道了。

    活成了人精的老家伙,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番前思后想只不过刹那之间,李岳话音刚落,步安便长叹一声道:“于公于私,我都想杀他……只可惜不能手刃仇敌。”

    这一句话说得很巧妙,前半句是借大义为自己开脱,后半句则有两种不同的解读法:一种是说,人不是我杀的,跟我没有关系,我不过适逢其会;另一种是说,事情就是我干的,但借了阿四之手。

    一言及此,他便用眼角余光暗中留意孔浩言的反应。

    李岳在试探步安,步安也在试探李岳,两人段位都不低,不会被对方从脸上读出异样,可置身焦点之外的孔浩言孔大人,却相对放松,不会保持同样程度的机警。

    果然,孔浩言闻言抬头看向李岳,同时微微点了点头,眉宇间有一丝轻松的笑意,像是在说:我就知道试不出来吧?

    李岳摇摇头,瞪了步安一眼道:“步鸿轩前车之鉴,你要引以为戒,须知善恶到头终有报,投机取巧,终非大道。”

    这家伙明明什么都没试探出来,还要装出一付“就此放你一马”的样子,步安心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面上却不得不做出毕恭毕敬的样子。

    这时,孔浩言拿手指轻敲桌面,笑着道:“步鸿轩人是死了,可如何定罪,却还有些讲究,若是十七条罪状统统坐实,步氏一族势必在劫难逃,族产也要悉数罚没……”

    藩台大人这是要堂而皇之地谈条件了吗?

    步安略一踌躇,便满脸苦涩道:“青龙步氏本是布衣,几代人胼手砥足……”

    他刚要把步鸿轩那套“咱步家也不容易”的说法照搬过来,孔浩言却似乎格外体恤他,商量般朝李岳道:“李大人要是不为难的话……”

    李岳闻言摆摆手道:“邪月临世,狼烟四起,圣上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嘉兴府些许乱相,自当大而化小。”

    这么轻飘飘就过去了?步氏族产保住了,是不是就能落到我手上了?步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步安小友,你意下如何?”孔浩言笑吟吟问道。

    “晚辈全听两位大人做主。”步安心说,步氏族产有田有地有银子,充公罚没实在可惜,不要白不要,步老贼反正死了,大事化小算什么,就是送这老贼进英烈祠都无妨!

    孔浩言捋着胡须道:“小友果然淡泊名利。”

    步安听得莫名其妙,心说我明明是伸手要银子,怎么扯到淡泊名利上去了?

    孔浩言笑着解释道:“臬台张大人重阳节前,曾往越州一行,回来之后,便对你赞不绝口,要保你为官。”

    张居平张大人重阳节前为了巡察平乱拜月教之事去过越州,步安自然是知道的;他当时离开越州,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可这跟淡泊名利有什么关系呢?

    “步鸿轩是你养父,他一死,你须丁忧三载……”孔浩言道。

    丁忧?丁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妖娆炼丹师〕〔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