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调霸爱,傲娇小〕〔超级疯狂无敌系统〕〔三国之武魂通天〕〔田园娇宠:毒医娘〕〔总裁的千岁萌妻〕〔诡夫难缠〕〔重生军少小甜妻〕〔爆宠萌妻:霸道老〕〔爆宠萌妻:霸道老公〕〔慕如春风霍先生〕〔提前登陆三百年〕〔盛唐女帝〕〔快穿之还愿人生路〕〔王者荣耀:捡了把〕〔三国之黄巾神将〕〔明威天下〕〔绝代名师〕〔毒萌双宝:父王,〕〔末日游戏之暴力召〕〔平步权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61章 谁知你俩没后手
    步安不是头一回听见府衙里的..la

    上次是诛杀步鸿轩的那天晚上。

    当时树倒猢狲散,整个府衙都落在同知张悬鹑的掌控之下,这位同知大人也是个狠角色,顶头上司一死,他便趁势剪除异己,借着镇乱的名义,着实杀了不少人——正因如此,张悬鹑与陈远桥才会警告步安,别乱说话。

    但今夜的枪声不比寻常。天使亲临嘉兴,张悬鹑但凡没觉得脑袋长在脖子上太碍事,就不会允许府衙里出一丝一毫的岔子。

    然而,枪声非但没有被迅速控制住,反而越来越密,越来越近。听这阵势,像是有什么人闯进来了,实力不弱,至少府衙里的火枪营拦不住。

    是冲着钦差来的吧?步安下意识瞥了李岳一言,只见他坐得一动不动,面上神情淡然,孔浩言也一样,仿佛谁先露出惊色,谁就落了下乘似的。

    “有刺客!”

    枪声方向传来了官差的呐喊声,紧接着是几声惨叫。

    这边院子里,墙角、树影、屋顶等处,陆续响起极轻微的脚步声。

    步安略微有些惊讶,李岳与孔浩言带来的人,一直藏身在这些隐蔽的角落,他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

    与此同时,步安只觉得耳边有一阵微弱的气息吹过,女鬼魑魅又嗲又糯地说了一句:“我瞧瞧去。”

    这女鬼自从“装文艺”被揭穿之后,还是头一回用这种口气说话,估计是近来过得太无聊,被闷坏了,难得有热闹可瞧,一下子来了兴致。

    步安留意李、孔二人的反应,见他们丝毫没有异样,不像是发现了魑魅的样子,心说这魑魅软甲果然玄妙,女鬼进出其间,竟连孔浩言都察觉不到。参昉的散仙名号真不是白给的。

    此时外头的枪声、呼喊声、惨叫声越来越密,李、孔二人却仍旧安然端坐。

    李岳说,江南也不太平嘛。孔浩言笑着答说,本来挺太平的,李大人一来,蛇虫鼠蚁都钻出洞了。

    步安朝素素招招手,让她把小板凳挪近些,又笑着示意她擦掉嘴角沾着的饭粒,心中却暗自揣摩着,外头的刺客会是什么人。谁会这么兴师动众来刺杀一个钦差?蛇虫鼠蚁指的会是谁?

    这时李岳又说,自己来或不来,蛇虫鼠蚁都在,太平也是假太平。孔浩言便喝了一口酒,笑着摇摇头,没再说下去。

    步安这下更加搞不懂了,这两人刚刚合起伙来要挟自己时,明明很默契的,怎么一言不合,又暗中较起劲来了。

    此刻的小院里秋风习习,酒菜香中夹杂着淡淡的硝烟气味,外面的呼喊声、枪声、厮杀声似乎弱了一些。看样子,用不了多久,这场莫名其妙的刺杀就要无功而返。

    可偏偏就在喧嚣将要止歇的时候,步安笑着起身道:“晚辈斗胆,欲邀两位老大人夜游南湖……”

    李岳闻言抚掌笑道:“浩言兄意下如何?”

    孔浩言也笑着站起身来:“久闻嘉兴南湖有‘轻烟拂渚’之名,既然李兄有此雅兴,在下自当欣然而往。”

    既然两人都没异议,步安便与素素一起,在前头带路,沿一条僻静的小道,往府衙外走去。

    有意思的是,他挑中的这条小道,正朝着残余打斗声传来的方向,然而李、孔二人也都不以为意,任凭他领路前行。

    步安在一处岔路口停了片刻,拨开枯枝,往几乎无路可行的花园中迈步时,李岳脚下一滞,与孔浩言对视一眼,各自眼神中都露出一丝惊讶与严肃。

    然而,这两人仍旧什么都没有问,默默跟了上去。

    七拐八弯,不知道走了多少岔路,四人终于走出府衙。

    沿八字墙一侧的稀疏树影走向南湖岸旁,李岳轻声道:“步安小友,老夫若是年轻三十岁,定要杀了你,才能觉得心安。”

    步安眼角余光瞥见素素的脚步突然变慢,立即伸手拉了她一把,生怕她跟李岳翻脸,紧接着头也不回地答道:“老大人说笑了……”

    就在这时,四人身后的府衙方向传来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似箭矢离弦,又似断金裂帛。步安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瞧见,可紧接着传来的呐喊声却仿佛撕破了夜空。

    “大人快走!”

    死的显然是李、孔二人的随从,不久之前,刚从小院角落里的藏身处赶去剿灭此刻的那些个随从。

    步安意识到那声破空声是飞剑,只觉得脊背微微生寒。

    四人跑动时踩得枯叶沙沙作响,这平时听来颇为悦耳的声音,此刻却像是催命的号角一般。身后府衙里有个御使飞剑的高人,天晓得是个什么境界,被他听见动静,循声而来的话,可就危险了!

    步安想要跑得慢些,把声音压低些,可是刚缓上一缓,一旁就有个矮小的身影掠了过去……是素素!这小丫头比步安还要怕死!

    步安只好发足狂奔,连翻白眼的空闲都没有。

    李岳与孔浩言两人也提着官袍在跑,之前气定神闲的出尘之态再也不复得见。

    骇人的惨叫声再度响起时,四人已经登上了靠在南湖岸旁的一条小船。

    系在水岸柳树上的缆绳被孔浩言用灵力凭空捏断,小船缓缓往湖心漂去,四下里只剩急促的呼吸声和水波荡漾的声响。

    府衙里喧嚣渐盛,有建筑被拆毁的声响,接着是冲天的火光和此起彼伏呼喊声、求饶声、惨叫声……

    不知过了多久,照亮了半边天际的火光暗了下去,幽暗的星光映在湖面上,像洒落一地的细碎瓷片,周围一片安静,只剩下轻柔的风声。

    “嘉兴府衙并非铜墙铁壁……刺客不惧火枪,修为至少接近空境,暗中潜入也不难……何必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有诈嘛……”李岳压着嗓子,断断续续地说着,像在自言自语,只是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自嘲。

    孔浩言的心情也相差仿佛,他与李岳一样,都是在发现步安择隐蔽小径而行时,才受到暗示,意识到不对劲的。“小友既然瞧出了端倪,为何不直言相告呢?”他不解道。

    “我……”步安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确实早就瞧出不对,觉得贼人应该是使了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计,又觉得贼人“示敌以弱”是要稳住李、孔二人,还觉得贼人“投石问路”是要试探这边人手的深浅……

    可问题在于,步安那时还搞不清李、孔二人是中了计?亦或早已看穿,故意守株待兔?

    他有心出言提醒,却又担心拂了李、孔二人的面子,踌躇了好一会儿,才用邀请二人夜游南湖做幌子,试探之下,才发现这两人光顾着装逼,根本没留后手!

    “……我……我也吃不大准。”他想来想去,只好含糊其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