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灵九变〕〔时光和你我都要〕〔重回五零当军嫂〕〔清尘系列之黑骨〕〔神机天国〕〔心里有个兵工厂〕〔隋唐大财阀〕〔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美漫生存指南〕〔麻辣江湖行〕〔皮墨儿梦游仙境〕〔马大犇和木言几〕〔末日夜叉恸〕〔我真不是神仙〕〔学霸富二代的全新〕〔无敌探险家〕〔医品太子妃〕〔美男榜〕〔重生学霸小娇妻〕〔穿越诸天当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62章 小小年纪太圆滑
    惊魂甫定之后,再去看今夜这场刺杀,许多疑团都能迎刃而解。

    刺客不只一人,他们知道钦差李岳身在嘉兴府衙,却不知他具体位于何处,更不知道他身边有没有厉害的帮手。

    因此,第一波进入府衙的刺客,故意暴露了踪迹,引得枪声大作,第一层目的是为了投石问路,试探李岳此次南下究竟有没有高人护送;第二层目的则是调虎离山,将李岳身边可能存在的高手支开。

    可以想象,这第一波刺客是注定要被牺牲掉的,假如他们死得太快,死得毫无反抗之力,那等在外面的刺客主力就有可能知难而退。

    再往深里想一层,第一波刺客应该是被雇来的江湖人或者专门被豢养的死士,即使落到官府手中也无妨,可躲在暗处的刺客主力,却生怕被认出身份,所以不敢轻易暴露。

    所以,当枪声缓缓止歇时,真正的刺客便开始行动了。也正是这个时候,步安邀请李、孔二人夜游南湖。

    在这两位大官看来,步安身为嘉兴知府步鸿轩的养子,自然对嘉兴府衙了如指掌,故而能够避开贼人的耳目,取小道走出府衙。

    事实上,步安对府衙官舍的格局几乎一无所知,全靠女鬼魑魅带路,才堪堪绕过所有人的视线。

    事后知葛亮好当,可在当时情况下,能够提前一步察觉危险,当机立断地离开险境,却需要极其细敏的心思,与远超常人的判断力。

    而这句“我也吃不大准”,就更加令孔浩言捉摸不透了。

    原因在于,步安察觉了危机之后,不选择直言相告,而是借“夜游南湖”为由,将李、孔二人领开,当中存在着两种可能:

    一是他早已洞悉一切,怕伤了两位老大人的面子;

    二是他的确没有把握,怕危言耸听,事后下不来台。

    所谓“吃不大准”,自然就是后一种情况。

    可孔浩言却觉得,以这小书生的性子,恐怕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换句话说,这小书生很可能早就识破了贼人的诡计,当时相邀夜游南湖是为了给他们两位老人家留面子,此刻推说“吃不大准”,也同样是为了给他们留面子。

    小小年纪,竟能做到如此圆滑,这份隐匿锋芒的姿态实在令人惊叹!尤其是在刚刚救了他们两人性命的情况之下!

    “步安小友,”孔浩言下意识叹道:“来日你必闻达于天下,可莫忘为社稷虑,为苍生计。”

    “老大人谬赞了,”步安挠挠头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晚辈自当竭力。”

    话音未落,小船周围的湖面中,竟有淡淡的水汽氤氲而起,仿佛迟到的夜雾弥漫四周,李岳与孔浩言二人更是神情愕然,呆立当场。

    雾气越来越盛,越来越浓,从湖心小船处向四周弥散,渐渐笼罩住整个南湖,遮蔽了星光,也彻底遮蔽了视线。

    一片漆黑中,孔浩言微颤的嗓音响起。

    “好一个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小友此言振聋发聩,便连漫天英灵也都闻而感怀了……”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从今往后,嘉兴南湖要闻名天下了。”李岳也感慨道。

    步安抹了抹脸上沾着的露水,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说露嘴,把后世名言搬到眼前来用,居然会有这等奇效。只是又破了一次“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实在可惜。

    至于嘉兴南湖会不会因为这句“匹夫有责”而闻名天下,步安并不在乎,他只觉得这漫天的英灵也太禁不起煽情,万一灵气波动把刺客又招了回来,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

    ……

    嘉兴城乱了一整晚。

    深秋季节,天干物燥,府衙的大火被风一吹,便引燃了附近的民宅,直到后半夜才被扑灭。

    一把火烧掉了嘉兴府衙,也烧掉了皇权与官威的象征,没等大火扑灭,就有歹人趁机打家劫舍。

    天蒙蒙亮的时候,趁火打劫的贼人赶在官差们反应过来之前一哄而散,嘉兴城渐渐安静下来,整座城市到处都弥漫着火灾过后的焦臭味儿和各种各样的流言。

    有人说,反贼进城,把府衙里的大官儿杀了个干干净净,嘉兴城要变天了。

    有人说,知府步鸿轩与拜月教勾结,他才死没几日,拜月教就来寻仇来了。

    还有人说,昨夜府衙里除了张同知、王通判等佐贰官员,还有汴梁城来的钦差大臣,钦差一死,龙颜大怒,江南即将大乱了。

    可是没多久,又有消息说,张悬鹑张同知没有死,昨夜他力抗反贼,只是双拳难敌四手,受了重伤……

    快到中午时,花易寒姑娘走在比往常冷清得多的望秀街上。

    她刚从嘉兴玲珑坊出来,她比城中普通百姓知道得更多,也更加觉得悲凉。似乎一夜之间,季节就从深秋变成了寒冬,连吹在身上的风都异常寒冷。

    张悬鹑确实没有死,他昨夜听到第一声枪响就跑了,这才捡回一条命。但是除张悬鹑以外,府衙里几乎没有人活下来。

    远桥堂主说,昨夜府衙里有飞剑破空的声音,听那动静,来人至少是无双国士,比藩台大人孔浩言还高出一个境界,右使中丞李岳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实力悬殊之下,两人势必不能幸免了。

    钦差也好,藩台也好,花易寒并不关心他们的死活,可她心里明白,连这两人都不能幸免,步安就更没机会了。

    无双国士,整个江南东道,除了天姥怀沧可能修到了“从心所欲”的无双国士境界以外,恐怕没有第二人了。

    会不会昨夜刺杀钦差的就是天姥怀沧,而步公子恰好因为是天姥学子,被怀沧带走了?

    或者步公子根本就参与了这场刺杀,与怀沧里应外合?他做事从来不循常理,会不会真是这样……

    花姑娘胡思乱想着,眉头却始终紧皱,大概连她自己,也觉得这些想法太过荒唐。

    她走到步安养伤时住着的小院,呆呆地站了一会儿,刚要伸手推门,面前的木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开了。

    “你怎么才来啊?吃过中饭了没?没吃的话,跟我们一块吃粽子去吧?对了,外面冷冷清清的,锦芳斋不会没开张吧?”

    面对步安劈头盖脸的一通问题,花姑娘半张着嘴,愣了好一会儿,直到眼睛里泪花打转,快要憋不住淌下来时,她才迅速扭头抹了一把,回身反问道:“你怎么还敢留在这儿?”

    “什么意思?”步安疑惑道。

    “怀沧没把你带走?”花姑娘脱口而出道。

    “怀沧?”步安恍然大悟,笑道:“这么明显的栽赃伎俩,你居然没看出来。我一时半会儿走不成了。步氏大把族产,都等着我接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