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调霸爱,傲娇小〕〔超级疯狂无敌系统〕〔三国之武魂通天〕〔田园娇宠:毒医娘〕〔总裁的千岁萌妻〕〔诡夫难缠〕〔重生军少小甜妻〕〔爆宠萌妻:霸道老〕〔爆宠萌妻:霸道老公〕〔慕如春风霍先生〕〔提前登陆三百年〕〔盛唐女帝〕〔快穿之还愿人生路〕〔王者荣耀:捡了把〕〔三国之黄巾神将〕〔明威天下〕〔绝代名师〕〔毒萌双宝:父王,〕〔末日游戏之暴力召〕〔平步权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83章 古道热肠汪大人
    感慨也罢,唏嘘也罢,宋蔓秋姑娘寄托来生,虽然含蓄地表达了幽思,却也透着深深的无奈。

    在这神州大地之上,除了星罗东海的岛屿外,便是皇权的天下,还有什么能够对抗皇帝金口赐婚呢?

    而在步安这边,却已经打定主意。

    三年期满,隆兴五年九月重阳的那场婚事,他是决计不会去赴的。假如到时候仍旧力有未逮,不能把皇帝小儿拉下马,他便一走了之,远遁东海——他修的本就是神力,跟东海旧神们勉强也能算一伙儿的,只是不知道人家认不认他这个“远房亲戚”。

    有了这条退路,他便没了顾虑,谈笑间又将宋姑娘的心思牵到了“剿匪”上。

    宋蔓秋终归还是大气,受了步公子“心系百姓疾苦”的影响,也暂时放下了儿女情长。

    船家沿着钱塘江朔水而上,复经曹娥江南下,于江畔马山镇口歇了一晚,登船换马,直奔越州府城。

    两个月前,步安匆匆离开越州时,仍是深秋时节,此番重回故地,已是冬月,落叶飘飞的官道上,泥土坚硬如冰,马蹄踏在上面,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响,正合金戈铁马,奔赴沙场的气氛。

    从越州北门入城,四人下马步行,走了一程,身后便有马蹄声追了上来,远远传来一声“步公子”,回头看去,只见马上那人,正是汪鹤。

    “步公子,你可算回来了!”汪鹤一张肥脸被风吹得泛青,少了些往日的风采。大概是巡检北门的官差见步安进城,立即禀告了这位顶头上司——说起来,要不是步安从中搅和,汪大人或许已经高升了。

    “汪大人别来无恙,找我有事吗?”步安有些敷衍地抱了抱拳。

    汪鹤一直到了跟前,都没有下马的意思,兀自跨坐在马背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也没旁的,就是告诉步公子一声,七司的鬼引即将到期,府署责令,不准延续了……”

    原来这肥头大耳的家伙,是公报私仇来了,这中间大约也有刘知府的意思。

    步安本来就不准备继续留在越州捉鬼,更不在乎劳什子鬼引,正要随口应付过去,突然想起什么,神情渐渐冷了下来,沉声道:“岂有此理!鬼引到期,续缴银子便是,哪来不准延续的道理?”

    汪鹤看他着急,心中愈发痛快,耸耸肩道:“步公子若是觉得没有道理,只管去府衙鸣冤吧。愚兄也只是来传个话,做不了主的。”

    步安冷冷一笑,道:“鸣冤就不必了。汪大人空口无凭,又无公文,七司该当如何,我自己心里有数。”

    说着甩了甩衣袖,大摇大摆地牵着马走了。

    汪鹤撒气不成,当着属下的面,被步安晾在一旁,心中冒火,远远喊道:“姓步的,你坏我好事,还装什么糊涂?有我汪某人在,这越州城你就休想待得下去。”

    他身着官服,骑着高头大马,叉腰怒骂,倒也颇有气势,街道两旁的百姓全都窃窃私语,间或还有几声“步爷”响起,显然是认出步安来了。

    这一边,步安拉住作势要骂回去的素素,又对一脸疑惑的宋蔓秋笑笑,示意无妨,然后才扯着嗓子喊道:“汪胖子!你有种!我倒要看看,这越州城还有没有王法!”

    汪鹤气急败坏,破口大骂,步安却一下子偃旗息鼓,不去管他了。

    宋世畋这一路上全都梗着脖子跟步安作对,这会儿见他吃了憋,脸上竟喜滋滋的,还连连回头去看那位“壮士”。

    宋蔓秋快走了几步,跟上来步安,小声问道:“步公子,那是什么人?”

    “越州知府刘裕的妻弟,姓汪名鹤,人很不错,帮过我不少忙。”步安随口答着,语气平静如常,完全不像是刚刚与人对骂过的样子。

    宋蔓秋听得云里雾里,无论如何也没法将那个一脸奸猾,对着步公子破口大骂的胖子,跟“人很不错,帮过不少忙”这一形容对上号。

    “那……刚才……”宋蔓秋不解道。

    “汪大人见我有些麻烦,又来舍身相助了。”步安摇摇头笑道:“真是古道热肠。”

    这下不但宋蔓秋听不懂,素素也眨巴着眼睛,一头雾水。

    倒是宋世畋听出苗头不对,扯扯宋蔓秋的衣袖,将她拉到一旁,轻声道:“这小贼莫不是又设计坑人了吧?”

    宋蔓秋经他提醒,才想起杭州城里,步公子与堂兄争吵,负气出走的情形,只是不知道,这一回步公子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一行人来到阜平街时,远远的,就瞧见七司衙门口人头攒动,不时还有骂声,从人群里传出来,却是洛轻亭的声音。

    只见七司衙门口,洛轻亭双手各握着一杆阵旗,独自一人与一众衙役对持着;晴山抱着琴站在她身后,神情严肃;张瞎子、邓小闲却蹲在衙门口,缩着脖子束着手,一副窝囊相。

    汪胖子办事效率很高嘛!步安心中暗赞一声,迎头走上前去,街坊们看清来人是谁,纷纷让道,一边喊着“步爷,步爷”。

    人群中央的喧闹也立即停歇,洛轻亭远远看见步安,竟悄摸抹了把眼泪,一脸委屈地喊道:“步爷!你看这帮官差,也太不讲道理!”

    一旁的晴山见到步安,眉眼顿时舒展开来,仿佛一下子有了主心骨。

    反应最为剧烈的,确实张瞎子与邓小闲。

    这两人原本窝窝囊囊,现在突然来了精神,蹭的站起身,就往步安这边迎过来。邓小闲一边跑,一边还在喊:“步爷回来了就好,这些龟孙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来封咱的衙门了。”

    街坊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拜月贼子,人……人人……”

    紧接着,步安便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对着他看过来,似乎只要他接一句“人人得而诛之”,便能像杀死步鸿轩麾下打手一样,演一出法不责众的好戏。

    原来街坊中间,也有聪明人,上一回只是跟着装傻而已。

    只是打狗也得看主人,今时不同往日,这一次的狗,是越州知府派来的,不是这么容易蒙混过关的。

    步安伸伸手,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然后盯着七司衙门口,两个手持封条的差役。

    那两人被他这么看着,竟然浑身冒汗,双手都止不住地哆嗦,大概都想起了数月前,越州北门外,七司步爷杀人不眨眼的情景。

    宋蔓秋站在步安身后,全都看在眼里,心说步公子好大的气势,只怕再往前一步,那两个差役就要逃之夭夭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步安没有再往前走,更没有振臂一呼,只是摇摇头叹息道:“自古民不与官斗,让他们贴吧。”

    人群发出轰的一声惊呼,有不甘、愤懑、同情亦或无奈的情绪蔓延开来。

    直到这时,宋蔓秋才恍然反应过来:步公子本来就要抽手,从此不干鬼捕买卖了,他这是借官府的封条,来给百姓们一个交代啊!

    步公子啊步公子,你好阴险……怪不得说那位汪大人古道热肠呢。

    一念及此,宋蔓秋不禁莞尔。

    事实上,她还没完全明白。

    鬼捕七司开业之初,可是许下过一两银子包捉一年鬼的承诺的,今日若没有汪鹤帮忙,想要抽身可没这么容易。

    而在“无奈接受”了被官府查封的命运之后,七司步爷又干了一件令整个越州城都震惊的大事:这天傍晚,七司衙门的封条旁,又贴了一张告示:所有缴过包年银子的百姓,都可以凭当时立下的字据,去阜平街上的楼家书馆,领回银子。

    此后数月,陆陆续续去领银子的百姓,只有当时总数的三成而已。

    七司仁义!咱也不能丢了越州人的脸面!

    ——大多留着七司捉鬼凭据,却不去领回银子的百姓,都是这么说的。一步偷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