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流芳百世〕〔古代农妇生活日常〕〔雪月风涛游〕〔鹰扬美利坚〕〔不良太子妃:公主〕〔重生之苍莽人生〕〔四爷心尖宠:神医〕〔首席建筑师〕〔超神学院之元素女〕〔娇妻有毒:陆少,〕〔剑鸣九天〕〔三更听尸〕〔青晓天笑芄〕〔重生之名贵娇妻〕〔反派妈妈奋斗史[穿〕〔回乡做食神〕〔合久必婚之娇妻求〕〔悬情蜜爱之暖妻神〕〔含苞待宠:帝少的〕〔神医媳妇乞丐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86章 望江楼上又说书
    ,精彩小说免费!

    望江楼这名字乍一听,容易叫人误解。

    首先,望江楼上望到的不是江,而是数百年前开凿,由京杭运河延伸至泉州的京泉大运河。

    其次,这酒楼并不是什么文人骚客荟聚的地方,恰恰相反,常年在此扎堆的,都是越州城修行圈中的恶汉莽夫。

    正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七司前有魔窟救童的勇迹,后有散尽千金的壮举,在越州百姓心目中,形象固然高大,但是威望攀升最快的,反倒是在这些亦正亦邪的屠狗辈们中间。

    而步安特意支开宋氏兄妹,兴师动众地来一趟望江楼,真实目的也不是为邓小闲摆宴这么简单。

    钱塘江上,宋蔓秋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在嘉兴募兵。步安所说的原因,只是其一,另一个原因,更加复杂,也更加隐秘。

    一言以蔽之,他兴办团练的目的不是保家卫民,这在将来是迟早要图穷匕见的。

    而寻常良民,一旦知道自家主子要举兵造反,恐怕第一反应就是吓得魂飞魄散。

    只有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从来不知忠君为何物的亡命之徒,才会安之若素,无所畏惧。

    更何况,要将种地的农民培养成上阵厮杀的悍卒,所要花费的时间和代价,都太大了。

    换句话说,步安来望江楼,不是请客吃饭,而是发动群众闹革命来了。

    此刻,他气定神闲地走在七司众人前头,频频抱拳,穿过一众赴宴者,来到二楼空着的主桌前。

    刚要坐下,便有一个穿戴富贵的中年妇人迎了上来。

    邓小闲忙替他介绍说,这位胡四娘就是望江楼的东家。

    步安闻言,打着哈哈,说了一声久仰大名。

    胡四娘扑哧一笑,忙拿手绢捂着嘴道:“步爷真会说话,四娘只是个伺候人的,哪有什么大名。上一回步爷把公孙庞那老小儿丢进江里,真正快意,可惜奴家没能亲眼得见。”

    这女人生得妖艳,笑起来,眼角满是细密的皱纹,但手背上的皮肤却是细嫩得很。

    她说什么伺候人,显然是谦虚客套的话,望江楼在越州修行界颇有声望,她这个老板娘绝不是寻常人。

    只是她再不寻常,跟风头正劲的七司一比,也要矮上半头。

    眼下,她嬉笑打趣,像是跟七司众人都熟稔得很,一边招呼伙计好酒好菜伺候,一边陪着步安说些玩笑话,既给足了步安面子,又全无低声下气的感觉,实在是八面玲珑,世故圆滑。

    等到酒菜上齐,步安起身道谢,接着走到二楼中庭,举杯朗声道:“今日花道士练气圆满,新晋修士,七司特来望江楼上,宴请诸位豪杰,有什么不周之处,还请海涵!”

    言毕,他便率先举杯,一饮而尽。

    “步爷客气了!”

    “邓兄弟竟然晋升了,真是可喜可贺!”

    “花道士平时没个正经,全是步爷管得严,修行才没有落下!”

    楼上楼下,前来赴宴的食客们也纷纷举杯。

    邓小闲一杯酒下肚,脸上就已经冒着红光,口中喃喃道:“谁没正经了,老子是有松有紧,修行哪里落下过……”被洛轻亭瞪了一眼,才讪讪改口道:“还是步爷管得严,说的有理!十分有理!”

    这时,步安接过胡四娘帮他重新倒满的酒杯,又复举杯道:“趁这机会,我有一问,想要请教诸位豪杰。”他不做停顿,直接了当地问道:“你我修行,求的到底是什么?”

    胡四娘神情有些诧异,心说这小书生喝多了不成,怎么跑我这望江楼上,考问经义来了。修行求的什么?不求富贵荣华,难道求自在圆满?

    数百名食客也都被他问得一愣。

    “为民除害!”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引来悉悉索索的笑声,然而笑声很快轻了下去,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越州城中,有哪个不知道,七司步爷是天姥学子。想来这位小步爷,也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只是这些道理,与望江楼的气质格格不入。

    众人不愿驳了步爷的面子,却也没有人,为了逢迎谄媚,而在望江楼上说大话,惹得同辈们日后耻笑。

    胡四娘见状,干咳一声,正要说些场面话,来缓解气氛,却见那行事无常的七司步爷哈哈大笑起来。

    “狗屁!”步安笑道:“你为民除害,谁来为你出头?!”

    众人都没料到,七司步爷说话如此粗鄙,竟与江湖人无异,一时听得过瘾,又想起七司的遭遇,不禁都有些感慨。

    胡四娘神情闪过一丝慌张,暗道不妙:这小书生是要借望江楼这些异人,来给官府找麻烦?好出一口恶气吗?如此一来,望江楼可也脱不了干系。

    转念之间,她又觉得自己想多了。再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楼中的几百号人,要把这些人煽动起来,可不是看起来那么容易的。

    “别跟我来虚的!”步安提高嗓音道:“大伙儿修行,到底为的什么?”

    见众人全都一脸茫然,他才转身指着邓小闲道:“来来来,花道士,你是为的什么?”

    邓小闲事先早已得了步安的指示,想也不想就爽气地答道:“为了吃酒吃肉,还为了不低人一等。”

    有人起哄道:“为了逛窑子吧!”引来一片笑声。

    邓小闲摊摊手,笑道:“有理有理!为了吃酒吃肉逛窑子嘛!”

    这下众人笑得更欢了。

    胡四娘则更加一头雾水了:这小书生不是为了报复官府,那他今日问这一句,到底为的什么?

    当下打定主意:我且稍安勿躁,看他接下去又要怎么说。

    只见步安哈哈笑道:“这才是实话!江湖儿女,有什么说什么,才叫痛快!”一扬脖子,饮尽杯中酒,顺手把酒杯递给胡四娘,接着道:“我曾听说,前朝有个皇帝,下江南时,遇上金山寺主持,有心刁难,便问这大运河上,究竟有多少条船?你们猜猜,和尚答不答得上来?”

    有人看了一眼窗外繁忙的运河河面,摇头感慨道:“那如何答得上来?太多了!”

    另有人猜测道:“难道这老和尚修的天眼通,一眼就能看清?”

    胡四娘一边倒酒,一边腹诽:这小书生肚子里哪来这许多的问题,今日是请人吃酒,还是来说书的?对哦,听说这小书生气势之前,还真在子敬街上说过书。

    他这是日子长了,技痒难耐?过嘴瘾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鬼王传人〕〔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