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调霸爱,傲娇小〕〔超级疯狂无敌系统〕〔三国之武魂通天〕〔田园娇宠:毒医娘〕〔总裁的千岁萌妻〕〔诡夫难缠〕〔重生军少小甜妻〕〔爆宠萌妻:霸道老〕〔爆宠萌妻:霸道老公〕〔慕如春风霍先生〕〔提前登陆三百年〕〔盛唐女帝〕〔快穿之还愿人生路〕〔王者荣耀:捡了把〕〔三国之黄巾神将〕〔明威天下〕〔绝代名师〕〔毒萌双宝:父王,〕〔末日游戏之暴力召〕〔平步权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64章 此一时彼一时也
    陈远桥因为发现了步公子的不同寻常而激动,步安却对陈远桥兴趣寥寥。

    嘉兴之行,让步安看清了玲珑坊的局限性,归根结底它也只是一个商业连锁机构,而在当下这个时代,商人想要影响政治,实在太难。

    况且,官本位之下,等而上的人才全都流向了统治阶级,即便玲珑坊的幕后人物再有能耐,所能笼络到的人手,能力也有限——这一点,只看陈远桥便一目了然。

    有了这层认识,步安决定同玲珑坊保持适当的距离,偶尔互惠互利可以,但要避免牵涉太深。

    这天下午,陈远桥回去之后,果然将天使与藩台两位大人安然无恙的消息转告了张悬鹑。

    这位名义上仍是嘉兴同知,现如今嘉兴城中品阶最高的朝廷命官,从这一刻起,便像是傻了一般,一直呆坐到次日清晨,官兵将他从南湖官驿带走为止。

    这时候,右使中丞李岳早已踏上回京之路。至于他是走得水路还是陆路,一路将要途经何处,恐怕除了李岳本人以外,再无他人知晓。

    而嘉兴官场的巨震,也因为同知张悬鹑以下所有官员全都在那场大火中死绝了,变得毫无悬念。

    隆兴二年九月二十九,孔浩言再临嘉兴,这回,江南东道提刑按察使张居正在内,大小官员来了不少。

    查案、平乱、缉贼,安抚民心,重组官制……照着这年头人们做事的效率,嘉兴府要回到往日一派清平的景象,还得有些日子。

    但是,义士阿四诛杀知府步鸿轩的案子,却以超乎常理的速度落定尘埃。简而言之,步鸿轩被按上了六条罪状,妻妾发卖官妓,次子步纬平充军燕幽,养子步安因大义灭亲而免于刑罚。

    这些日子,步安仍旧住在望秀街上玲珑坊的别苑里,陈远桥前前后后来了许多次,不为别的,只想请步公子早些出手,把张悬鹑从狱中搭救出来。

    十月二日中午,陈远桥又到望秀街,却发现别苑里闹哄哄的,里里外外聚了许多人,连院门口都被看热闹的街坊围住了。

    他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只见院子里男女老少足有数十张陌生面孔,将步公子团团围住,可步公子却仍旧一脸惬意地躺在那张竹躺椅上。

    陈远桥只听了一耳朵,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钱财。

    步鸿轩被定了罪之后,照理名下财产,所有田舍商铺都要充公罚没,可官府却破天荒的网开一面,将地契房契全都送到了步安这里。

    大概此事太过蹊跷,办事的官差嘴又不严,不知怎么搞的,就走漏了消息,不出几日就传到了步氏族人那里。

    这下,自称是步安三太爷叔的老人,带着几十号人,从嘉兴赶了过来;步安的姑妈,步鸿轩、步鸿辕两兄弟唯一的妹妹,几十年前就嫁去了海宁县的步翠芬,也被她男人领来了府城。

    他们闻讯而来,自然是冲着步鸿轩留下的财产,说出来的理由也很直白:步鸿轩是一族之长,他没有留下嫡亲后人,身后财物,理应由全族人来分;步翠芬的男人,一个姓田的商人,说步鸿轩欠了他家两千多两银子没还,要步安拿地契来抵债。

    有道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步安一下子得了价值十余万两的地契房契,也算是一朝乍富,可这些远亲们,吃相委实难看了些。

    步安心说,自己好歹也混成了“越州一霸”,怎么一点威慑力都没有,难道是白花花的银子,壮了这些人的胆不成?

    早知如此,还不如跟孔浩言说一声,让他给步鸿轩定个足够株连九族的罪名才好……

    其实,步安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既不会跟孔浩言提这么具体的条件,更不会在这位儒官面前表现得那么冷血。况且,真要是株连九族那么大的动静,步鸿轩名下的财产,就必定要被官府罚没了。

    自称三太爷叔的老人看上去已经七八十岁,整个院子里除了步安以外,就他坐着,只是他单单坐在那里,都已经颤颤巍巍的,每说一句话,更是要喘上几口,才匀得过气来。

    这老人操着一口不怎么地道的官话,慢慢吞吞地讲了一通大道理,说来说去,是要讨一个“公道”。

    步安听得耳朵长茧,心底不屑之极,但他也知道,这年头人们尊老尊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自己若是跟这半截入土的老头争吵,有理也要变无理了。

    可他忍得住,却有人忍不住了。

    一个站在步氏三太爷叔身后,二十出头模样的年轻人,低着头,一脸轻蔑的哼道:“步氏族产落在谁手里都行,偏偏不能便宜了认贼作父的小人……”

    这回跟着三太爷叔来府城的年轻人不少,初到这大地方,多少有些气短,但被这句“认贼作父”一撩,便有些群情激奋,嘴上渐渐的就不怎么干净。

    而三太爷叔仿佛聋了一般,对这些言语不闻不问,只是斜眼看着步安。

    这时,步安的姑父,长了一张长脸的田姓商人,和事佬般摆手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只要安儿讲得通道理,那些陈年烂芝麻的破事,不提也罢……”

    “怎么能不提呢?”步安缓缓坐直起来,摇头道:“一定要提,要好好提一提,最好刨根问底,说说明白才好!”

    田商人微微一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刚才还装聋作哑的三太爷叔,也眉头微皱,浑浊的眼球上下游走,把步安好好打量了一番。

    陈远桥看在眼里,只替这些步氏族人捏了把汗,心说惹谁不好,惹到太岁头上来了。他挪了几步,走到花易寒身边,轻声问道:“这些人几时来的?”

    “才来不久。”花易寒耸耸肩,她眼下在玲珑坊的地位水涨船高,跟陈远桥说话时,已经不再把“堂主”挂在嘴边了。

    这时步安从素素手中接过茶碗,喝了一口之后,把茶碗交还给素素,站起身来,柔声道:“三太爷叔今年高寿啊?”

    “……八十有四。”老人答道。

    “高寿高寿……”步安笑着点点头,又问:“姑妈今年也有三十五六了吧?”

    步翠芬看了一眼自家男人,才轻声道:“三十四。”

    “嗯……三十四。”步安又笑着点点头:“十年之前,三太爷叔七十四,身子骨想必比如今要健硕得多;姑妈二十四岁,正是年富力强……”

    “你废话连篇,意欲何为……”之前躲在三太爷叔身后放冷箭的年轻人,突然手指着步安喝道。

    说时迟那时快,他话音未落,步安便已经箭步迎上,一把握住他的手臂,将他生生拽了过来。

    人群顿时乱作一团,紧接着又在步安的一声断喝之下,变得一片死寂。

    “都给我住嘴!”

    只见步安把那出言不逊的步氏族人摁在了地上,把刚刚指着自己的手指活活掰断,阴狠道:“叫爹!”

    那人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淌,嘴唇咬得发紫,却死死地抿着嘴。

    步安没有任何迟疑,紧接着又掰断他一根手指:“叫爹!”

    等他握住第三根手指时,那人终于坚持不住,哭着喊了一声“爹”。

    步安甩开他的手臂,笑着摇头,一脸戏谑道:“都二十多岁了!我不过把他手指关节掰脱了臼,就管我叫爹!原来这废物只会说些风凉话……”

    他摊摊手,颇为和气地对着三太爷叔道:“步鸿轩逼死我娘那年,我才六岁而已,您老人家是七十四,应该还走得动路吧?怎么也没见您出来说个公道话呢?偏偏今日想起公道来了?这便是此一时彼一时吗?”

    老人听得喉结滚动,一张老脸难看至极。

    步安的脸色也渐渐阴冷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蔑哼道:“若不是今日见到这么多人,我还以为步氏族人早在十年前就死光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