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灵九变〕〔时光和你我都要〕〔重回五零当军嫂〕〔清尘系列之黑骨〕〔神机天国〕〔心里有个兵工厂〕〔隋唐大财阀〕〔披着上帝的球衣打〕〔美漫生存指南〕〔麻辣江湖行〕〔皮墨儿梦游仙境〕〔马大犇和木言几〕〔末日夜叉恸〕〔我真不是神仙〕〔学霸富二代的全新〕〔无敌探险家〕〔医品太子妃〕〔美男榜〕〔重生学霸小娇妻〕〔穿越诸天当反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66章 找人送回银子来
    南湖官驿是本是接待来往官员的驿站,现如今嘉兴府衙被一把火烧没了,这处官驿便成了府署用来临时办公的场所。【】

    驿站不大,但孔浩言经过了那一晚的险情,多少有些惊弓之鸟,因此他与臬台张居平等人全都住在城外,而嘉兴府眼下压根没剩几个官员,出入官驿的不过是些办事的衙役而已。

    虽说府衙大牢也随着那把火灰飞烟灭了,可城里城外,能够用来关押囚犯的地方绝不在少数,张悬鹑只被关在南湖官驿,由府署衙役们看管,可见孔浩言对他还没到非杀不可的地步。

    若非如此,陈远桥恐怕花再多银子,也见不到这位昔日的同知大人。

    步安既然看破了这点,便也知道搭救张悬鹑不难,可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这疑问却要见到张悬鹑本人才能解开。

    这天下午,步安细细清理了一遍步鸿轩留下的房契地契,又让花姑娘帮他估算,若是全部出手,大概能得多少银两。

    花姑娘好歹也是越州玲珑坊的坊主,阴谋诡计不是步安的对手,算账却是她的强项,一把算盘打得噼啪作响,不多久便得出了结论。

    “一十四万六千两,只多不少……”她顿了顿又道:“眼下邪月临世,城里的宅院店铺涨势不止,公子若不急着用银子,不如先留地契在手上。”

    步安点头接着又摇头,沉吟道:“我已经把苏家的保举书函交与藩台大人,预计要不了多久,吏部的任命就要下来,到时还不知要去哪里做官。这些田宅留在嘉兴,不过是一笔死钱。况且嘉兴临海,邪月要是闹得更凶,过不了多久,地价也要跌。”

    花姑娘脸色有些尴尬,本来这保举书函是要转交给张悬鹑,由他向吏部推举步安的,现在倒好,连张大人的性命都系于步公子一念之间了。

    “……公子便是再心急,也得等到初十之后吧。”她苦笑道。

    十月初十是步安与步氏族人约定的日子,花姑娘的提醒不无道理。步安笑笑道:“早作打算总是好的。一下子抛出这么多产业,说不定把嘉兴地价都打压下去。花姑娘这几日要没有别的事情,就帮我找找接盘的下家如何?”

    花姑娘低头思索:“既然要卖,总要想法子卖个高价。”接着又抬头看向步安道:“步鸿轩身后竟没有留下金银一分一厘,公子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吗?”步安哂然道:“雁过拔毛,有什么奇怪的?”

    “明知公子与藩台大人私交匪浅,办事的官差也敢伸手?”花姑娘不解道。

    步安翻翻白眼,心说花姑娘又犯幼稚病了,轻笑道:“你也知道办事的官差不敢伸手,那还看不明白吗?”

    “公子是说……”花姑娘瞪大双眼道:“雁过拔毛的是藩台大人?!”

    这下步安对花姑娘真心有些失望了,摇头道:“藩台大人是儒官,但也不是迂腐之人,更不是不顾官声名望,独断专行之人……你要知道,步鸿轩犯了死罪,女眷发卖,儿子充军,哪有单单留下财产不予罚没的道理?这般出格的处置,免不了有人要说闲话,怎么办?”

    他一边整理地契,将属于青龙镇的单独放在一旁,一边解释道:“步鸿轩留下的金银,依我看,大头是都拿去充公了,小部分进了经办官员之手……自然藩台大人默许的。这样一来,朝廷这边有了交代,属下官员得了好处,藩台大人照旧做他的清官,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孔浩言贵为曲阜国士,竟,竟……”花姑娘惊愕道。

    “竟弄虚作假?竟容许属下贪赃?”步安笑着摇头道:“他若不知变通,布政使的位子又怎么坐的长?”

    花姑娘沉思片刻,狐疑道:“公子又不是藩台大人肚中蛔虫,怎知自己所料皆准呢?”

    “那日来送房契的小官面上挂笑,若不是拿了好处,见我独得这许多地契房契,只会羡慕嫉妒恨,哪会笑得那么开心。孔大人又不是昏庸之辈,属下官员吞了银子,他怎会不知?自然是他默许的……”

    这时步安已经整理完所有青龙镇的房契地契,他说到这里,也不再往下解释,卷起这沓契书递给了花姑娘:“前月青龙苏氏分家,卖了不少产业,青龙镇人心惶惶,地价还得往下跌,这些要赶紧出手。”

    花姑娘接过契书,神情有些颓丧,估计是受挫折了。一样天天待在这间小院里,一样见过那位上门来送契书的小官,她对步鸿轩留下的黄白之物去向哪里一无所知,步公子却能根据人心世道分析得有理有据……再没有什么会让有志于谋士职业的花姑娘如此灰心了。

    世上哪有需要主公提点,才能想明白事情缘由的谋士?

    “只是可惜了那些金银,”她长叹一口气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步鸿轩做了六年嘉兴知府,不知攒下多少银子。”

    “这老贼精得很,房子地皮都在明处,这些年贪墨的银子恐怕只有一小半换成了房子地皮。”步安看着突然扁起嘴的素素,和同样垂头丧气的花易寒姑娘,话头一转,又道:“不过这老贼一门心思要往上爬,想必大多银子都已经花出去了。”

    “那也起码有几万两。”素素气道。

    步安笑笑道:“来,我们猜猜看,大概是个什么数目。”

    花姑娘一脸疑惑,心说步公子怎么突然小孩子气了,这银子早就落进别人口袋,还有什么好猜的。

    “我猜有十万两!”素素瞪了一眼青砖铺成的地皮,仿佛在跟谁怄气。

    “哪有那么多……”花姑娘随口道。

    “算他三万两吧。”步安笑道:“得找人把这些银子送回来。”

    花姑娘讶异道:“那些银子不是缴给了朝廷,就是落进了大小官员的口袋,哪还拿得回来?”

    “公子说找人送回来,就一定是有办法了!”素素轻飘飘瞄了一眼花易寒,心说这女人笨笨的,公子肯定不会喜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