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灵裁缝师〕〔李大炮的抗战岁月〕〔幻界仙途〕〔暗夜风尘〕〔我在昆仑学生物〕〔篮场执剑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超级丧尸工厂〕〔未来之王者荣耀〕〔蹭出个综艺男神〕〔重生军少麻辣妻〕〔绝密试验档案〕〔俗眼病〕〔极品农妃〕〔嫡女为谋:将军,〕〔咸鱼翻身的正确姿〕〔甜心圈住爱:恶少〕〔网游之帝国争锋〕〔Boss男配要逆袭〕〔宦海商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68章 一朝坐堂一朝囚
    从穿越伊始的普通人,到晋升人神境界,步安一共花了半年时间,捉了两千多只鬼。【】照女鬼魑魅的说法,这些鬼气足以使一只厉鬼晋升到鬼雄境界。

    这两千多只鬼有大有小、有强有弱,折算成孤魂应有五六千条。

    晋升人神之前,步安就常常在想,旧神境界与魂力总数会是怎样一个对应关系,要晋升到神帝境界,大约需要多少鬼气。

    他琢磨着,上古时期,神州先民总数不过百万,可那时的旧神零零总总加起来至少也有百十位,蛋糕就这么大,分蛋糕的人还不少,就算炎黄两帝这样的大人物,也最多分得十几二十万的信徒吧。

    可只靠十几二十万条鬼气,是绝对晋升不到神帝境界的。

    原因在于,旧神一旦修到某种境界,就能获得远超常人的寿命,这样一来,他们便能从许多代世人身上攫取信仰念力。

    十几万信徒经过数百代延续,随着人口膨胀,总数至少上亿吧?

    人有三魂,任意一魂都是最小的魂力单位,不可再分,换句话说,上亿信徒的魂力总数,也必然上亿。

    以步安一晚十几二十只鬼,魂不过百的进度,要攒下上亿孤魂,得花上三千年,要是算上阳夜阴夜各占一半,这个数目还要翻上一翻。

    六千年……这还是邪月临时的情况下,假如按照邪月百余年来一回,每来一回平均逗留十年的情况计算,就得是六万年!

    每回想到六万年这个数字,步安都不由感慨,自己这挨家挨户捉鬼的法子,比起旧神家中坐、魂力天上来的爽快修行法,实在笨得可以!

    或许邪月闹得再凶一些,鬼气就会跟喷泉似的,从各个聚阴之穴里冒出来,到时捉鬼的进度也会一日千里吧。

    步安有了魑魅这个帮手,其实已经没必要再兴师动众地搞什么鬼捕衙门,换句话说,即使不做官,只做个游侠儿,他也能随便捉鬼,不惧官府掣肘了。

    可问题在于,邪月无常,除了越闹越凶以外,还有一种可能:万一没多久邪月就要溜走,步安的蹭鬼大业也随之彻底玩完,挨不到下回邪月临世,他就得老死……

    穿越之初,步安只想在这世上某个立锥之地;而从天姥山上下来的时候,他也不过想做个优哉游哉的江南富家翁;可随着见识增长,他的心态也在慢慢变化。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夺了盘古大神的舍,修行略有小成,脑子也变得好使了,不混出点名堂来,实在说不过去。

    当初为了摆脱入赘婚约,屠瑶为他指了两条路,或名扬天下,或离经叛道。

    步安当时没有直说,心里却想着,这两条路未必只能取其一,离经叛道,也可以名扬天下的。

    如今时过境迁,摆在他面前已是另外两条路,出世或入世,苦修或仕途,可步安仍旧是那个步安,对他来说,这两条路同样未必只能取其一。

    某种意义上,这想法正合他阴差阳错得来的身份——修身齐家治天下,这世上的儒修,本来就是一边求修行,一边谋做官的。

    这天半夜,回去的路上,步安走在漫无一人的街上,脸上挂着笑,心里想着:白天做官,晚上捉鬼,这算不算是黑白通吃?

    ……

    ……

    次日一早,步安醒来时,陈远桥已经等在院中。

    匆匆洗漱完毕,喝了一碗清粥,他便随陈远桥去了几里地外的南湖官驿。

    嘉兴地处南北要道,又颇为富庶,官驿修得很气派,占地百余亩,白墙绿瓦,茂林修竹,又依山傍水,倒像是个古代干部疗养院,只不过无论看门的衙役还是偶尔进出的官员面色都很不好看,整个气氛有些压抑。

    一番周折之后,陈远桥留在了驿站外,步安则由一名小吏带着,做贼似的东拐西绕,经一条僻静小道,来到一座孤零零的低矮平房前。

    “就是这边了,我在外头等你,你别耽误太久。”小吏姓陈,三十多岁,黑着脸,态度不怎么友好。

    拿了银子还摆臭脸,步安懒得搭理他,一声不吭,便推门进了屋。

    屋子里光线有些暗,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床一椅,别无他物。床上睡着一人,裹着被子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似的,屋子里有股令人作呕的臭气,大约是霉味与排泄物混杂的味道。

    步安掩上门,在屋子里唯一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却不开口,只是静静坐着。

    十天之前,步鸿轩是嘉兴知府,张悬鹑是嘉兴同知,可转眼情势急转,一个家破人亡,一个蜷缩在眼前这张臭烘烘的床上,等待着随时降临的厄运。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一朝堂上坐,一朝阶下囚,世事果然难料,命途当真叵测……

    作为这一切的幕后推手,步安有此感慨,实在是猫哭耗子假慈悲。他自嘲般笑了笑,换了个坐姿,双臂抱在胸前,一副极有耐心的样子。

    他不贸然开口,是心里有些疑问。

    张悬鹑不是官宦世家,上头没有人,要不然这些年也不至于被步鸿轩压得喘过气来。

    可假如因此而看轻了张悬鹑,就有些流于表面了。

    以太湖书院这种二流出身,能够爬到五品同知的位子上,已经极为不易,而多年忍辱负重,一等到机会便痛下杀手,剪除步鸿轩的羽翼。这份耐心与决断,显然远超常人。

    可如此有勇有谋的张大人,只是被羁押在南湖官驿,明显还有机会运作的情况下,就一副束手等死的衰样,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对此,步安有自己的猜测。

    五品同知,对于平头百姓来说,是何等威风的人物。短短几个月前,这还是步安踮着脚尖都求不着的大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装死的同知更加不可小觑。因此,步安得先弄清楚自己有没有猜错,才能考虑下一步怎么走。

    足足半炷香时间过去,床上那人微微动弹了一下。

    步安终于笑笑道:“张大人用心良苦,可惜藩台大人见不着。”

    床上那人缓缓翻身,从背对着的步安的睡姿转了过来,正是张悬鹑,只是一张脸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他张了张皲裂的嘴唇,看上去像是要说什么,可最终却只叹了口气。

    步安一本正经地问道:“在下不久也要走上仕途,听说官场险恶,今日来取取经,张大人可有什么教我的吗?”

    以张悬鹑眼下的处境,步安这样问,仿佛是在故意刺激他,可张悬鹑脸上去没有愤怒,只有苦涩。

    步安知道他不会回答,也根本没有等待他的答案,顿了顿便自问自答道:“我听说为官之道,须知人善任,张大人,你觉得自己可有识人之能?”

    张悬鹑原本无神的双眼,似乎聚焦了一瞬,显然,他很想知道,步安为什么要说这些。

    “我觉得你没有。”步安很认真地摇头,神情中甚至带着一丝惋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时来孕转:总裁欺〕〔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