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天帝重生都市〕〔史上最强归来〕〔最强鬼医:暴君宠〕〔都市神豪之一夜暴〕〔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我的绝色美女房东〕〔药田种良缘〕〔美漫世界的武者〕〔游戏王之传说再临〕〔灭秦代汉〕〔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爆笑舰炮手〕〔抗日之暴力军团〕〔王者风暴〕〔萌鬼大主播〕〔唐朝生意人〕〔宅神回忆录〕〔高维穿梭者〕〔时间不说谎〕〔军夫请自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69章 我为同知君知府
    不等张悬鹑给出反应,步安便接着说道:“步鸿轩独断专行,你在他手下苦熬了这么些年,陈远桥想必给你出了不少主意,结果呢?”

    “结果你们谋划数年而不成的大事,我重回嘉兴的头一天便迎刃而解了。”步安顿了顿,给足了张悬鹑思考的时间,才接着道:“府衙一场大火死了那么多人,偏偏只有你逃了出来,可畏大难不死,可为了避祸,陈远桥为你散播流言,结果又如何?”

    张悬鹑的眼神中已经带着一丝警惕,他显然听懂了步安的意思,也因此变得紧张起来——步安没有猜错,张悬鹑生不如此的衰样是装出来的,他绝不止这点胆识。

    “结果自不必言。”步安摇着头看向别处,重新看向张悬鹑时,神情肃然,眼中带着警告的意味,声音也变得格外低沉:“张大人,是谁害你到今日这般境地的?事到如今,你还要由他替你筹谋吗?”

    “步公子……”直到这时,张悬鹑才第一次张开他皲裂的嘴唇,用远比以往沙哑的嗓音,轻声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步安站起身,毫不迟疑地往外走去,“不懂就算了。”

    “……步公子!”直到步安伸手去拉门栓,张悬鹑才出声喊道。

    步安只当没有听见,哐的一声拉开了木门。

    和煦的阳光与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同时到来的,还有张悬鹑急切的声音:“步公子留步!陈远桥误我!他说你这几日必会见我,让我装死等候,只要你所提条件,我都一口答应,便可逢凶化吉……”

    “眼下情势所迫,不如先虚与委蛇,他日再徐徐图之?只因我为你求情容易,要请藩台大人重新治你的罪,让他出尔反尔,却不好开口了,是不是?”步安缓缓转过身来,看到的是张悬鹑坐在床头,一张老脸惊惧不定。

    他显然猜对了。

    陈远桥不蠢,稍稍试探,见步安态度不冷不热,就知道此子绝非玲珑坊所能控制的,一腔热血顿时冷了下来。既然拿步安没办法,他便将视线重新投向了穷途末路的张悬鹑。

    事实上,陈远桥没有算错,一旦步安向孔浩言求情,令得张悬鹑脱出囹圄,做了嘉兴知府,想要再把他扳下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样一来,明明是步安出的力,在张悬鹑这边看来,却成了陈远桥略施小计,利用了步安。

    可惜他们演得稍稍过火了,就因为步安说过,要等张悬鹑生不如死再出手搭救,陈远桥便授意张悬鹑装死,以免延误时机。然而,陈远桥千算万算,偏偏漏算了一样:只是被软禁在南湖官驿的话,张悬鹑必定能觉察到了一丝生机,绝不会就此等死的。

    “我不知道陈远桥与你有多少交情,不过为了性命着想,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些为妙。”步安走回来重新坐下,这一回面色变得柔和了许多。

    “公子所言极是,我若能重见天日,必与他割袍断义。”张悬鹑正色道。

    “你又错了。”步安虽然不清楚他话中有几分真情,又有几分假意,却还是摇头道:“玲珑坊有钱有人,陈远桥有心有力,必要时用上一用,未尝不可;但是把身家性命,交在这种自以为聪明的愚人手里……我也毋庸多言,你自有切身体会。”

    张悬鹑苦笑着摇头:“我为官数十载,到头来,不及公子一席话。”他这付痛改前非的模样,并没有博得步安的信任。这样一只老狐狸,越是容易征服,就越不真实。

    “废话就说到这儿,下面我跟你说说正事。”步安懒得跟他虚情假意,直截了当地说道:“头一件事,是希望你仔细想一想,我既然杀得步鸿轩,想要杀你难不难?另外也不妨同你直说,藩台孔老大人与中丞李老大人是我施计救出的,今日扶你上位不难,来日拉你下马也容易。”

    张悬鹑面色变换,似乎不敢不信。

    “你在嘉兴做官也久了,应该知道藩台大人的性子。这次出去之后,不妨留意一下,步鸿轩留下的田舍宅院都去了哪里,便知我说得对或不对。”步安又道。

    这下张悬鹑自然听懂了,假如步鸿轩身后的财产都落到了眼前这位步家三少爷手里,那就必然是藩台大人法外开恩。没有过命的交情,以孔浩言的性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等出格的决定。

    “第二件事,是要跟你说明,此番救你性命,送你上位,不是要你再接着做纸糊知府。”步安坦然道:“我在嘉兴待得不会太久,也没兴趣做一个垂帘知府。你若有志于造福一方、名垂青史,只管去做,假如你只想捞捞银子,在这嘉兴城里作威作福,我也不会拦着。”

    步安看着张悬鹑凝重的面色,知道他已经被自己说动了,趁热打铁道:“将来若有机会,我也可能再托你一把,加官进爵,也未可知。”

    “公子要什么?”张悬鹑肃然道。

    步安笑吟吟地看着他,反道:“你能给我什么?”

    张悬鹑想了想道:“公子坦荡,悬鹑感佩涕零,只要我还在嘉兴一日,府署正堂之上的位子,便是公子您的。悬鹑愿挂知府之名,行同知之实,绝无虚言!若违此誓,漫天英灵也绝不饶我。”

    他这番话说得颇有气势,诚意也够足,至少是此时此地的心里话,至于将来如何,其实谁也说不准,毕竟誓言这种东西,就像一把单薄的锁,防得君子却防不了小人。

    事实上,步安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做官,也不知道将来什么地方会用到张悬鹑,眼下救他,除了应付些许麻烦以外,不过是一招闲棋。

    谈到这个份上,已经到头了。以后张悬鹑能不能用、好不好用,说到底还是得看步安自己的实力,实力够了,什么都好说,反之一切都是空话。

    “知府大人,小生有礼了。”步安笑着站起身来。

    张悬鹑赶紧也起身,动作灵活利索,一点都没有之前奄奄一息的样子。“公子面前,悬鹑岂敢称大。”他深深一揖道。

    步安微笑着点点头,没再跟他客气。直到他推门出去,又返身掩上门,张悬鹑都保持着一揖到底的姿势,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

    知府大人……张悬鹑在心中默念这句称呼,竟浑身颤抖,难以自抑。从五品同知,到从四品的知府,看似只差了一阶,却是从人微言轻的佐贰官到执掌一方的主官,其中差距岂是这一级品阶所能体现的。

    这些年,张悬鹑为了迈出这一步,费劲了心血,却愈行愈远。几日前被软禁在此时,他只当此生此世再无可能,而今喜从天降,真仿佛身在梦中,唯恐梦醒之后,仍是一场空。

    从这一刻开始,张悬鹑变得忽喜忽忧、患得患失,时而枯坐沉思,时而来回踱步,时哭时笑,像一个疯子。

    假如步安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很欣慰:有人比他的官瘾还要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八重樱的日本战国〕〔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