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虚剑仙〕〔刘备的日常〕〔二次元收视比拼〕〔将军拜上〕〔重生之豪门导演〕〔大周九千岁〕〔辣手小村医〕〔军门枭宠缠绵不休〕〔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娱乐韩娱〕〔快穿:反派男神,〕〔农门娇:宠妻莽汉〕〔绝色至尊:邪王,〕〔初恋给了boss大人〕〔星际逆袭指南〕〔带着武器回大唐〕〔我的外挂是只鬼〕〔重生毒妃狠绝色〕〔大总裁,小娇妻〕〔一剂医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步偷天 第172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从城外营地回来,步安有些闷闷不乐。

    午饭时,他随意扒拉了几口饭,就放下筷子,径自取了长剑,走去院子里操练。

    素素和花易寒姑娘都憋了一肚子疑惑,可看见步安活像个武疯子似的,就只是面面相觑,不敢开口去问。

    直到天色黑了下来,步安收剑归鞘,朝着北边院墙骂了一句脏话,才突然恢复嬉皮笑脸的样子,咧着嘴问道:“晚饭吃什么?”

    花易寒紧张了一下午,早忘了这一茬——步安图清静,刚住进来时,就把玲珑坊安排的下人全赶走了,平时一日三餐都是花姑娘去街上买回来的。

    “我现在就去……”她刚转身,就意识到了不对。今晚是阴夜,街上的店铺早就关门了。

    素素一想到要饿肚子,一张小脸拉得足有鞋底那么长,像是当场就要哭出来了。

    “纵有家财万贯,奈何一餐难求。”步安笑着摇头,抬头瞥了一眼天上的邪月,突然被自己这句话给提醒了,微皱眉道:“花姑娘,今年粮价涨了几成?”

    花姑娘立即正色道:“公子料得不差,今年风调雨顺,越、禾两地收成不比往年少,可大小农户纳了皇粮,便都不再往外粜米,市面上粮价涨了足有两成之多……公子莫非是要屯米?”

    每逢灾祸,粮价自然要涨,眼下只涨了两成,说明百姓对邪月的预期还比较乐观。这时候囤积居奇,确实有利可图。

    可是想要据此来发一笔国难财,却大有风险。万一粮价飞涨,官府必定会对屯粮的大户开刀,关乎民生国计、大是大非,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一念及此,步安频频摇头。

    花姑娘也明白他的意思,提醒道:“公子,乱世可不止米贵。”

    “哦?还有什么会涨价?”步安好奇道。

    “菜和肉也要涨价……”素素说到一半,见公子和花姑娘都对这个答案忍俊不禁,便皱了皱鼻子,像是对他们的态度很无所谓。

    “……金银兑价要涨,所以存银不如存金,存银票不如存现银。”花姑娘解释道:“邪月为患最深时,天下水田十之八九都要受灾,因此地势高的旱田便比地势低的水田更加值得入手;还有,乱世人命贱,修行人更容易活下来,故而道家外丹也会愈发珍稀难求。”

    花姑娘毕竟是搞情报的,这几句分析样样有理,对于即将得到一大笔现银的步安来说,尤为及时。

    恶亲戚没摆平之前,房契地契还不能出手,暂时还不需要考虑银票换现银,现银兑黄金的琐事;另外,步安眼下没有择一地定居的打算,屯田种地离他还太遥远。

    而道家外丹容易保存、方便携带,既有保本逐利的投资价值,又有培植死士的实用价值,简直是杀人放火、居家旅行的必备良药。

    因此,步安想都没想,就让花易寒去打听,如今各色“仙丹”都是什么价?方不方便买到?

    这天晚上,三人在灶间里找着了小半缸米,将就着煮了一锅白粥,总算没饿着肚子过夜。

    ……

    ……

    隆兴二年十月上旬,天下照旧很乱,步安照旧过得波澜不兴。

    李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汴京,开始为他张罗升官发财——哦不,应该说是报效朝廷的机会。

    七司众人早在步鸿轩死后没几日,就收到了步安遣人送去的信,回了越州城,重操捉鬼营生。

    嘉兴城里,步安也去捉鬼,只是不收银子,每夜里一人一鬼出去转上一两个时辰,比七司一大伙儿人效率高得多。

    白日里,他时而练练剑,时而端一柄软弓练射箭,特别有闲情的话,就研了墨写上一两页字。总之,得知自己被皇帝小儿坑了之后,步安于修行上更加用功了。

    这期间,游平从越州来过一趟,替张瞎子传话,说七司一切都好,叫步爷只管安心办妥嘉兴诸事。

    陈远桥来过两回。头一回是催问步安,张悬鹑何时才能起复;第二回却语焉不详,显然是见过张悬鹑,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步氏族人天天都有人来,每天都是在院门口就被轰走,却还是日日不辍,有时还站在院外喊上几句,无非是劝步安别再拖着了。

    这样一成不变的日子,过到了十月初九,初九这天的中午,来了一位稀客:刚刚结束了软禁生涯,官复原职的嘉兴同知张悬鹑。

    这位张大人五十出头,本来身宽体胖,经过最近这一劫,一下瘦了不少,精气神却很足。

    张悬鹑这回过来,看似是问步安有什么吩咐,实际却还有一个目的:步安答应过他的知府官职还悬而未决呢。

    自己连个九品芝麻官都没落实,却先要替人张罗从四品的知府官衔,步安想想也觉得讽刺,这真好比是大姑娘做媒,先人后己!

    不过他也知道,张悬鹑这事儿,只是时间问题了——孔浩言堂堂布政使,从他嘴里说出“尽力而为”四个字,分量可非同一般。

    因此,步安只对张悬鹑说了一句“总要去吏部走个过场”,便教他服服帖帖,安安心心了。

    张悬鹑一走,步安便吩咐花易寒,手里这些宅院田舍可以开始卖了。

    第二天,十月初十,邪月九阴的最后一日,一大清早,步安住着的望秀街小院门前,便围满了前来兴师问罪的步氏族人。

    步安搬了张竹椅在院门这边坐下,隔着门喊道:“日子不还没到嘛,你们急什么?”

    门那边传来七嘴八舌的叫骂声,骂他出尔反尔,赶在期限之前,窃卖地契。

    步安笑着问:“这么说,你们是真铁了要我拿出地契来?”

    院外的步氏族人自然一口咬定,有年轻的族人不知是自告奋勇还是受了指使,竟动手砸起院门来。

    “我这人心善,看不得骨肉相残,因此最后再问一遍,真的不改主意了?”步安大声问道。

    说完这句,他根本懒得去听那些鼓噪,起身走开。

    宅院另一边背街的小门,素素把着门朝步安招手,花姑娘站在门外,紧张兮兮地左右张望。

    步安施施然出来,绕道一旁的巷子往街面走去,素素捂着嘴紧跟上去。

    花姑娘缀在后头,压着嗓子道:“公子都有官府撑腰了,又何必装神弄鬼。”

    步安头也不回地答道:“师出有名,方能以德服人嘛。”

    三人刚来到巷口,就听见街面上喧哗起来。

    步安快步跑了出去,只见那处院门已经被砸开,步氏族人早已冲了进去,而在街道对面,一队足有几十人的衙役队伍跑了过来。

    跑在最前的捕快还没来到院门前,便厉声喊道:“大胆贼人,火患当夜便是你等呼啸街巷!今日竟敢强抢民宅!来啊!全给我绑起来!”

    半炷香后,步安站在院子里,面对着清一色被五花大绑的步氏族人。他身后的院门由几名衙役守着,外面的街坊早被清退了。

    姓董的中年捕快一脸谄媚地站在步安身旁,柔声问道:“公子,您看这些人……”

    “你竟勾结……”前些日子被拗断手指关节的那个年轻人刚刚开口,就被守在他面前的衙役一巴掌抽在脸上,打得一嘴血,连门牙都断了两颗。

    那衙役打完这一巴掌,还不忘回头征询似的看着步安,像是在说:“公子,这一巴掌打得过瘾不过瘾?”

    这时,那位满头白发的三太爷叔突然痛哭流涕,哽咽道:“安儿啊,此事确是我们糊涂了!你念在同族的份上,大人不计小人过……”

    “大人不计小人过?”步安摇摇头道:“我只听说,恶人还需恶人磨……你们谋财不成,眼下轮到我了!董捕头,派人,抄家!”

    抄家二字一出,院子里顿时哭喊一片。步安冷哼一声,瞧都没瞧一眼,朝董捕头道:“这些人全给我下狱,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说。”

    “好嘞!”董捕头闻言赶紧点头,朝衙役们喝道:“没听见吗?还愣着干什么?”

    步安避开人群,朝正屋走去,没走几步,便听到有人声嘶力竭地喊道:“都是一家人,你怎么下得去手?!”

    他回过头,像看一条疯狗似的看了那人一眼,正是步翠云的男人,那个姓田的商贾。

    “一家人?”步安忍不住笑了起来:“你难道忘了?我的家人十年前就已经死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妖娆炼丹师〕〔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大千劫主〕〔农门悍妇撩夫忙〕〔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